010 渡真元
    “好”

    陈牧此时浑身肌肉麻痹,说话有些大舌头,自己都听不太清楚咬着牙,控制着僵硬的四肢,向着白衣女子爬了过去

    天空中的雨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淋在他的身上,他却感觉不到多少冰冷,他全身心都在跟肌肉里又酸又麻的刺痛感抗衡着

    五六米的距离,他足足花了十几秒,才爬到白衣女子的身边,抬头看去她软绵绵地趴在石头上,浑身都湿透了,有几缕头发贴在脸颊上,眼中也不再有锐利的光芒,这位实力强大的女武者,此时看起来份外柔弱

    她张开苍白的嘴唇,轻声说,“你将后背转过来”

    陈牧照做了,转过身后,不一会,就听她说,“行了”

    等他转过来,看见她手上多了几根很细的钢针现在想来,应该是刚才快要摔入陷阱时中的,她拔出的时候,一点感觉也没有这个仙人醉,实际上是一种麻醉剂吧

    她将钢针扔掉,看着他,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牧微微一怔,都这个时候了,才来问名字,还是耐着性子答道,“陈牧”

    她嘴唇动了一下,似乎在默念这个名字,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后闭上眼睛,重新睁开,又变得坚定起来,像是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你听着,现在我们两人的生死,都维系在你身上一会我会将最后一点真元渡给你,助你驱散余毒你把他杀了然后带我一路往北走,几里之外,有一座天楼山,山底下有一个被浓雾遮蔽的山谷,进到里面才有生机记住,进了山谷后,绝不能将我放下”

    她一口气说完,到最后有些气促

    陈牧听她这么郑重其事的交待,知道事关重大,说道,“我记住了”

    她喘了一口气,说,“好,你靠近一点”

    陈牧艰难地挪动身体,离她近一些

    突然,她一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扯近,封住了他的嘴

    他瞬间蒙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是用这种方式将真元渡给他的

    他瞪大了眼睛,看见她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有水珠滴落在上面,微微颤动着

    接着,他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息涌了过来,进入腹中,随后往身体各处蔓延开来,清凉的气息所到之处,所有的酸麻刺痛如同顿时消失

    几秒后,那股气息消失,他感到衣领一松,女子软倒滑落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将她抱住,见她勉力睁着眼睛,眼眸也失去了平时的光泽,嘴唇动了一下,声音微不可闻,“记住……”

    话未说完,她的眼皮垂落,脑袋无力地靠在他的胸前

    陈牧心脏猛地一缩,想说什么,喉咙却被什么给堵住了猛地看向了不远处的黄坚,心中仿佛有一团火

    他小心地将怀中的女子放好,站了起来,从旁边的一具尸体身上取下一张弓,抽出一根箭搭上弓弦,用力拉开,对准了不足十米的黄坚

    他跟前女友约会的时候,去过家附近的射箭馆,玩过几次,还记得怎么瞄准,这么近的距离,就么多支箭,他就不信射不中

    黄坚见到他用箭对准自己,脸色一变,就在他拉动弓弦时,突然一跃而起,人在空中,噗的一下吐出一口血

    陈牧心中一急,凭感觉将箭射了出去,射了个空忙抽出第二支箭,却见黄坚落地后,再次跃起,他还没来得及将箭搭上,对方几个起落间,人影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

    居然这样都让他给跑了

    陈牧咬着牙齿,神情凝重,慢慢将弓放了下来

    这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心狠手辣还阴险,布下的陷阱让人防不胜防,要不是他突然情恢复了一些行动能力,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他将长弓背到身后,又解下尸体的那壶箭,挂到腰间,最后捡起白衣女子掉落的长剑,走到她身旁,她的脸色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就是嘴唇异常苍白

    他抬起头,长出了一口气,抛开最后一丝迟疑,蹲下来,将她抱起,朝着北面跑去

    地面上,只余下五具尸体,地面的鲜血被雨水一点一点冲淡

    …………

    陈牧的状态并不好,快一天没吃东西了,加上流了那么多血,又抱着人跑了半天,真的是又累又饿

    但是身后随时有人会追上来,在死亡的威胁下,他咬着牙坚持着,一路狂奔,丝毫不敢停留

    雨越下越大,四周都被雨幕所包围,前面的景象一片模糊,看不真切

    他只能听到雨水打在树叶上的噼啪声,还有自己的喘气声就像这个世界只剩下他,还有他怀中的女人

    跑了不知多久,他感觉大脑有些微眩晕,也不知道是失血的后遗症,还是有些缺氧

    他连方向都有点分不清,只是闷着头向前跑,一直跑

    大脑里有无数杂乱的念头

    “她一直没有声息,是不是死了?”

    “要不然把她扔下,一个人跑吧,这样更有机会逃脱”

    “可是,能逃到哪去呢?难道以后要一直逃亡?那要逃到什么时候?”

    “好累啊”

    “算了,反正回不去了,死就死吧能跟一个妹子死在一起,也不算亏吧她虽然不算很漂亮,也凶了一点,总算是个恩怨分明的妹子”

    “如果真的死了,能穿越回地球吗?”

    “不对,我是出车祸死的,恐怕死状很惨,真穿越回去又能怎么样?”

    “唉,爸妈看到我的尸体,肯定很难过……希望哥能照顾好他们”

    “佳琪……她还年轻,再找一个也不难还好没来得及跟她去登记,没有耽误她……”

    他想到这里,悲从中来,鼻头一酸,涌出泪来

    突然,他感觉脚上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下子摔倒在地,连带着怀里的女子滚落在地

    他躺在地上,脑袋嗡嗡作响,刚才落地的时候,头撞到了地上的石块,好一会才缓过来,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不由愣住了

    雨幕中,出现一座四四方方的山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