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回府
    顾北三人回到村里的时候,见村里所有人聚集在一起,黑压压的一片人吵吵闹闹的,顾北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顾北拉过一旁的顾三叔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顾有前已经被官府捕快抓捕了,这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见顾三叔满面愁容,疑惑问道:“三叔,既然顾有前被抓了这是好事呀!那你怎么还愁着个脸”

    “小北,你是不知道顾有前被抓了大家都很欢喜,但是接下来我们租种的地就要新换一个东家了,也不知道新的东家人怎么样?到时候会不会加租”顾三叔解释说道

    原来是这样,顾北早就让人安排,不过他没有让人宣布,想给顾家村一个惊喜,神秘一笑,往家里方向走去

    顾三叔心里装着心事,没有看到顾北的笑容,也没有多想

    三人走了一段路,程小艺蹦跳着对旁边的顾北说道:“姐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我可是看到了”

    顾北神秘一笑:“你猜”

    “猜中有没有奖励?要不姐夫答应我一个条件”程小艺笑颜如花说道

    “没有”顾北双手一摊,他怎么可能上当,万一提的条件是暖床呢?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答应了,对不住孩子他娘,不答应吧!落下个不守信用就不好了

    “姐夫,你就答应吗?”程小艺抱着顾北手臂撒起娇来,两团柔软之物,不时摩擦顾北的手臂,让她俏脸一阵微红

    感受着手臂传来的酥麻感,也不知道她从那里学来的,顾北大感吃不消,忙捂着鼻子落慌而逃...

    “哼,臭姐夫,有色心没色胆...”留下程小艺在原地跺了跺脚,瞥眼见一旁的晴儿憋的通红,没好气道:“想笑就笑”说完自己当先笑出声来...

    一大早,晴儿亲自收拾好行李,让人安排好车马,来时七八辆马车,回程时三辆马车,除去先走一步的程家兄弟,还增加了一人

    顾诚激动的一晚都没睡好觉,天未亮就已经起来,生怕顾北抛下他,他简单的背着一个行囊,里面只有几件换洗衣物,跟家将们一起站在马车旁等待

    长这么大,他还从未出过远门,到过最远的地方的就是县城,他也不知道这一行是好是坏,未来会怎样,他坚信只要跟着北弟,再差也不会比现在差,带着藏在心里最深处的梦想准备启程...

    此时顾北正在跟村里众人一一道别,最后抱了一下顾西,叮嘱几句,毫无犹豫的上了马车

    三辆马车车轮在十余家将护卫下开始缓缓转动,车轮辘辘,马儿萧萧往府城方向行去

    顾诚带着新的梦想起飞

    顾北坐在马车里状似闭目养神,在心中一遍遍梳理着度假村的事宜,他要把一些发生的未发生的事情,提前想好应对办法

    两个时辰过后,车快要到白府前,顾北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或许是近乡情怯吧,顾北的心怦怦地跳着,胸口有些发热,只想马上看到那个日思夜想的娇俏人儿

    门扉扣开了,门房瞧见是姑爷顾北,不禁神色一喜,道:“姑爷,您回来了”由于顾北想给白洛诗一个惊喜,没有让人提前传信,是以都不知道今日他回来

    顾北见门房想去通报大小姐,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下,道:“先别声张”

    顾北让人安排一下顾诚住处,便带着两女过了中堂,往后院居处行去,路上侍女见到姑爷回来,想惊呼出声,被顾北即时摆手制止:“嘘,都别声张”

    在府里的侍女,都呆了很长时间,察言观色的本事,个个不差,明白了姑爷的用意

    曲廊一转,一个端着水盆的侍女恰恰走了过来,瞧见顾北迎面走来,她惊喜张大了嘴巴,然后咣啷一声丢了铜盆,转身就跑,一串“姑爷回府啦!”地尖叫瞬间传遍了后院儿

    顾北怔了一怔,瞧这女婢惊喜忘形的模样,身形如此的迅速,不禁摇头苦笑虽然不能给白洛诗一个惊喜,可是府上的下人能对自己有亲人般的感觉,也真是很窝心的感觉

    顾北抢先一步拾起铜盆来,才堪堪走出几步,院子里一道白衫倩影就疾掠过来:“相公,你回来啦!”

    顾北心中翻腾起一股喜浪,虽然离去才几日,但是这声音还是那么熟悉,‘相公’那是洛诗对自己的专属称呼,只有她才能这么叫自己

    顾北张开双臂,铜盆在次哐啷一声掉在地上,向一旁滚去,等着倩影扑进来

    白洛诗惊喜的身影疾掠到顾北身前才堪堪停下,脸上重新恢复了淡然

    顾北见白洛诗没有扑进来,不管不顾,把日思夜想的身影拥入怀抱,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程小艺怔住:怎么能当着人家的面这样,真该...真是...真的...好动人,她心中一酸,有些羡慕起来

    一张清丽的面孔,丰盈而翘起的小嘴儿,一双乌黑动人的弯眉下,那双星辰般动人的眸子深处里漾着一丝喜悦

    顾北贪婪地看着她的俏颜,轻轻抚摩着她光滑的面颊:“洛诗...我的娘子...”

    一身淡然的声音响起:“放开...”语声未尽,顾北已拥紧了她的纤腰,向她唇上深深吻了下去“咿呀”的轻喘堵住了白洛诗未完的话语

    “姑爷!”娇呼中,一个侍女轻盈地跑来,瞧见拥吻的两人,顿时停住了急奔的身子

    “天呐,白姐姐跟姐夫怎么能大庭广众之下...”程小艺看了看晴儿,眸子里有种亮亮的东西

    程小艺咬了咬唇,轻轻弯腰捡起那只铜盆放在一边,心里忽然像是咬破了一粒酸甜的葡萄,那汗液顺着喉咙直沁进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味道

    好一个缠绵的长吻,在大夏的时代,众目睽睽之下,有哪个男人敢这么向女人表达自己的爱意,就连程小艺都看得脸红心跳了,顾北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白洛诗柔软饱满的嘴唇

    可怜的白洛诗被顾北一通狂吻,稚嫩鲜嫩的嘴唇已微微地肿了起,杏眼迷离,满脸红晕,身子都酥软了...自从她向顾北敞开心扉后,渐渐接受他后,还是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被强吻

    晴儿和程小艺羡慕地望着白洛诗,对着她说道:

    “白姐姐...”

    “小姐...”

    白洛诗见她们两人都瞧见那一幕,一个是闺中密友,一个是亲如姐妹的丫鬟,俏脸红晕的打了个招呼,眼眸还不望瞪了一眼一旁傻笑的顾北

    顾北解了相思之苦后,朗声笑道:“走,我们一家人先回院子再聊”

    一家人回院子再聊?程小艺轻轻咬着唇,脚下有点沉重起来晴儿到没想那么多,跟在后面往院子走去

    白洛诗瞧见程小艺有些犹豫,不禁白了一眼有些忘形的顾北一眼,走过去拉住了程小艺的手,嫣然笑道:“妹妹回来了?姐姐好生想你呢,走,跟姐姐说说一路...”

    程小艺犹豫了一下跟随着白姐姐往院中走去

    顾北在一群莺莺燕燕的包围下来到院中,对白洛诗道:“娘子,这次我堂兄跟随前来,先在府中住几日,一会儿为他安排个住处吧”

    白洛诗说道:“相公你觉得该如何安排?”她觉得毕竟是相公堂兄,还是问一下相公意见为好

    “娘子你安排就是”

    白洛诗对旁边的晴儿说道:“晴儿,你等下去找管家,让他安排一间卧室吧”

    晴儿笑盈盈地答应一声,下去找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