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死气
    高架桥大事故的肇事者并未在这场事故中遇难,恰恰相反,他只受了点轻伤,被拷上手铐,带到了汪芸面前

    “说吧,是谁指使你干的?”汪芸开门见山就问幕后黑手的底细

    这名大货司机面无表情,很不配合,拿出了准备好的说辞:“什么指使?我是一不小心没注意到车距,追尾而已按交通法,不至于抓我坐牢吧?”

    “不至于?你险些酿成一场大祸!”汪芸指着远处玉米地里的汽车残骸,怒斥肇事司机:“如果他们不幸死于这场车祸,你就要把牢底坐穿!”

    “你说的是如果……再说了,是他自己开下去的,不是我撞的,关我什么事?顶多,你拘留我几天!”司机伸长了脖子,在汪芸面前显摆泼皮无赖的本性,这是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那种,没出人命,按法律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

    汪芸恨恨摆手:“给他测一下酒精,看有没有毒驾!查一下他的手机!”

    “我可没喝酒,我有病的,警官!”这家伙扯着身上那廉价的套头衬衫:“你看我像是玩的起手机的人吗?”

    “少废话,吹!”一个男人拿来了测酒驾的检测仪

    “不必了,我看看”林风凑过来,露出了微笑

    汪芸示意这名警官先暂缓测试,看林风有什么办法能治一治这个无赖司机

    “你干什么?你凭什么……”司机见到林风,不由地恐慌起来,他这是做贼心虚,他的目标本来就是林风,要制造一起车祸,让对方车毁人亡

    可现在不但人没死,还站到了他面前!

    “看着我,你好像认识我对吧?”林风目光直视着这男人,锁定了他的眼神!

    瞳术在暗中施展,这名司机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是笼中鸟、网中鱼!

    “不,我不认识你……对,认识……”他的回答已经前言不搭后语,语无伦次

    “到底认识不认识?看着我的眼!”林风再次喝问,目光透过这家伙的眼,沉浸到他的心神

    “认,认识……我看过你照片……”男子终于沦陷在林风的瞳术中

    “是谁指使你的?那家伙在哪里?”

    “赵,赵伟赵老板……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和他电话联络,手机刚刚被我扔了……”

    赵伟!又是赵伟!这个恶棍还敢冒出来作恶!

    林风脸上蒙起一层冷酷,“你叫什么名字?收了他多少钱?”

    “我叫童江,我收了他五十万……我要换肾,我缺钱……”

    林风闻言,仔细看了看童江蜡黄的脸,眼前忽然一晃,看到一股朦胧的灰气笼罩在童江身上!

    那是……死气!

    林风脑海中立即蹦出来这个念头!

    将死之人,生机减少,死气浮上头顶,童江没有撒谎,他身患重病,离死不远了!

    突然之间,为什么能看到死气?难道是——生死薄?

    对,一定是生死薄!

    林风有种醍醐灌顶的顿悟感,世界仿佛在眼前豁然开阔

    得生死薄者,可观生死,可掌他人生死!能看到普通人无法触及的层面,这不正是洞悉了世界的大秘密?

    “混蛋!立即去查赵伟的行踪!快!”汪芸听到这里,忍不住下达指令,收买一名绝症患者伪造车祸杀人,赵伟已经触犯了刑法!

    林风不再多问,童江能交代的都差不多了,剩下的事可以交给汪芸去处理

    周媱开车来接走了夏雪馨,林风和法拉利车行的人员交接过后,后续的保险理赔就交给了他们去做

    听从了汪芸的忠告,林风决定以后低调一些,法拉利暂时不考虑了,搞一辆皮糙肉厚耐用的越野车,比较符合当下需求

    因为这出事故耽搁,傍晚时分,林风才返回春天公寓

    打开门,一身女仆装的柳瞳让林风愣在了门外

    看到这位天忍头戴猫耳朵发卡,身穿碎花女仆装,齐膝的黑色裤袜,跪在那里卖力擦拭地板,林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

    “你,回来了……”柳瞳也是一愣,她没料到林风今晚会回来,这几天都是她一个人在家,藤原静香回去办丧事了,柒子君也走了,她闲来无事,就在家里做卫生,每个地方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你怎么还没搬走?”林风恢复了冷淡

    “你不给我解药,我就一直住下去!”被这话一激,柳瞳站起身,恨恨瞪着他

    “露出狐狸尾巴了不是?告诉你,要解药没门!”林风往沙发上一坐,打开了电视机

    柳瞳走到他面前挡住电视屏幕,双手叉腰,怒声问:“到底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

    “就你这表现,先做一年半载的女仆再说吧”林风抱起手臂,从鼻孔里哼出声:“等我什么时候满意了,自然会赏你解药还不让开?”

    柳瞳卷着怨气走开了,边擦地板边不时回头瞪他一眼

    “好好干,既然做了女仆的工作,就要认真一点!敬业一点!”林风看着电视,数落着柳瞳

    门铃声忽然响起,林风立即指挥柳瞳,完全把她当作了仆人使唤:“去看看是谁”

    为了拿到解药,只能委屈自己了,这恰恰也是忍者的本能所在,忍字当头,柳瞳狠狠压下心头怒火

    门开了,外面站着一位衣冠楚楚的青年,白衬衫,黑西裤,扎着酒红色的领带,拎着一个公文包,相貌英俊,身姿挺拔,简直是一位阳光型男!

    看到眼前站着的柳瞳,青年也禁不住一呆,什么情况?难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他们在玩角色扮演的小游戏?

    还是说,摸错了门牌?

    “你找谁?”柳瞳上下打量着这个大帅哥

    青年抬头看一眼门牌,露出灿烂温和的笑容,“喔,对不起,我是林玉树,林风是住这里吧?”

    坐在沙发上侧耳倾听的林风,脸色霎时变得极冷,大步走过去,与门外的那个青年人打了个照面!

    这一眼,仿佛隔了一条冰河,让林玉树微笑的脸无处绽放

    砰!不给林玉树开口的机会,林风重重关上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