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密码》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完美的计划
    小狼就更完蛋了刚才他只是逞一时之勇,只想着要亲身参与到给自己弟弟报仇的计划中来可是真到开始穿越感染者群时候后,双腿却不停地打着摆子可是现在嘴里一个音符都不敢发出来,如果能讲话,他甚至都会拉着周平的手喊爸爸!

    整整五分钟才穿过这条被感染者的包围的大街,两人身上已经冒了一层的汗

    其实根本用不着这么慢的一是感染者过于密集,就算是周平也不敢随意碰撞这些感染者,天知道这帮感染者有没有继续进化,万一打草惊蛇,全都得死

    第二个原因则是小狼这家伙的腿现在根本使不上劲儿,所以即使周平想走的快点儿都不能,看着他一步三摇的样子,周平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好在整个过程中没出什么变故,还算顺利的抵达了药店

    “嘘!别出声!”

    此时,终于抵达药店门口的小狼长舒了一口气这下的动静可不小,声音惊动了周围的几只感染着,他们纷纷扭头看向小狼这边!周平赶紧小声命令了一句

    “呃...啊...”

    周平带头,较为夸张的学起了感染者的动作,并且疯狂使眼色暗示小狼,让他跟自己一起

    慌乱之中的小狼这时候忽然学者感染着的模样,原地转起了圈儿,看他那样子,倒有些像隔壁吴老二,脑血栓晚期

    待到小狼原地转了两圈儿之后,周围的几只感染着这才慢慢的转身离开,可把小狼给吓完了

    “走”

    周平用肢体动作告诉小狼已经可以了,赶紧进药店

    轻轻拉开药店的大门,大门也没发出什么动静,迎面就是一只身穿脏兮兮的白大褂感染者,一只耳朵上还挂着个口罩,看起来像是这药店里的药剂师

    “把门关上”

    周平用尽量夸张的口语指挥着小狼,自己则抬起手里的剔骨尖刀,慢慢的移动到了这名感染者的跟前

    “噗嗤..”

    周平照着感染者的玉枕穴一刀下去,让他瞬间失去行动能力,接着又眼疾手快的稳稳扶住眼前这具尸体,把他缓缓放到地上,不让他发出太大的声音

    “好了,从现在开始,小声说话,记住没?”

    周平处理完眼前的事之后,十分凝重的看向小狼

    小狼则像小鸡吃米般的快速点点头

    做完这些的周平快速在药店里寻找一圈,终于找到了特殊药剂冷藏柜他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冷藏柜略一查看,心下就是一喜果然,这个药店里,这种药还没有被拿走

    “周哥,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别卖关子了,我都急死了!”

    小狼见周平还是如之前在其他药店里的样子,心下大急他太想知道周平的计划了

    “之前没跟你们说是因为我心里也没底,但是现在我确定了,那个李瘸子,有糖尿病之前几次出来搜索物资的人都在寻找一种药,胰岛素!”

    周平到这时也终于不再藏着掖着,将自己的猜测说给了小狼听他现在的气场就跟一名大侦探一样,如果此时此刻,给他配上一副眼睛,那妥妥的就是一名侦探

    “有糖尿病,缺胰岛素,然后呢?”

    小狼还是一副蒙圈的模样,没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你还没明白吗?在之前的四家药店里,冷藏柜里的胰岛素全都被拿空了,唯独这最后一家药店的胰岛素还在,这就证明李瘸子肯定患有糖尿病”

    周平继续解释着

    “我知道了!周哥你是想在他们找到这里之前,把胰岛素全给拿走,让这李瘸子犯病自己挂了!”

    小狼一个激动,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惹得药店大门外的感染者又是一阵骚动

    好在这个小狼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药店里又开始像脑血栓似的转起了圈儿

    “唉..我说你就不能有点儿出息吗?把药拿走让他没得用,这种方法你都想的出来?”

    周平就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啊?..那你到底要干啥啊?”

    小狼一边转圈儿,一边茫然的问向周平

    “现在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毒药,我们可以把感染者的血液什么的注入胰岛素里,这样一来...”

    周平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当真是不废一兵一卒就能干掉李瘸子!

    小狼一听周平这么说,浑身直冒凉气,嘴巴张的大大的,就连转圈儿都忘记了

    “别傻站着了,帮忙去把多余的胰岛素毁了,剩下的交给我”

    周平命令道

    小狼哆哆嗦嗦的点点头,已经深深的被震撼到了他甚至心里想着“这家伙以前不会是一个职业杀手吧?这么牛逼的计划都能想得出?不过看他不经意间散发的气场还有缜密的思维逻辑,倒还真有这个可能!”

    周平哪知道小狼心里的震惊,自顾自的小心打开胰岛素的包装盒,使其外面没有任何被打开的迹象

    这款胰岛素是呈现半透明的白色浑浊液体,是属于长效的药剂正好可以掩盖一下被注射脏东西后的颜色不过黑色的血液还是有些明显,不能注射到胰岛素里去,得换些新鲜的玩意儿

    周平耐心的蹲在地上观察的面前这名感染者身上的每一个部位突然,周平找到了一个可以替代血液的东西,于是站起身从药店柜台里拿出一个最细长的针管拆开包装,小心翼翼的将针头插进了感染者的鼻孔里,最后直达大脑!

    周平慢慢的用针管吸取着感染者大脑里的脑浆好在,脑浆并没有因为它是一名感染者而变色虽说与正常人的差别很大,但其颜色已经足够接近胰岛素的颜色了!

    接着,周平回到放置胰岛素的地方,将这针管里的“毒药”缓缓注入胰岛素的玻璃瓶里,只是一点点就足够用了因为周平知道,变异细胞是可以无限复制繁殖的,根本不用担心剂量不够

    小狼自始至终都傻傻的站在周平后面,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平气定神闲的制作这些杀人于无形的毒药!

    周平虽然说已经有了计划,但是他的动作还是有些业余,毕竟抽取感染者大脑里的脑浆注入到药品里面这种事,他还是头一次干,有些不太娴熟,所以速度自然就慢了很多

    包装盒里面一共有十只胰岛素,为了确保以最快的速度干掉李瘸子,周平在每个瓶子里都注射了一些

    “周哥,这么做只能让李瘸子变成感染者,那他们的其他人怎么办?”

    对于李瘸子一伙人,小狼一个都不想放过

    “小狼,我的目的很简单,干掉李瘸子至于其他人,不在我的任务范围内”

    周平没怎么多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周平说完又拿起针管,小心谨慎的制作着毒药

    “周哥,你,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啊?别告诉我你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学生啊...”

    小狼现在对周平那简直是佩服的不要不要的,如果不是看在周平的年纪比自己小,他甚至都想拜大哥了

    “我说我是特工你信吗?”

    周平语气平淡的说着

    “真的吗周哥?”

    小狼一听这个,嗓子眼瞬间发紧,紧张到不行!

    “特工”一般都是出现在电影里的,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机会接触,现在一听这还了得?差点没激动地跳起来

    “呵呵,这你也信?电影看多了吧?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周平周平看似嘲笑般的对小狼说道

    “啊?...”

    小狼失望的“啊”了一声

    “别愣着了,看看这药房里有什么能用得上的,顺便带一些”

    周平又给了小狼一个任务

    小狼则点点头四处搜索去了

    大概三五分钟之后,周平终于完成了手里加了料的胰岛素,小心的放回包装盒里拿在手里看了看,和新的一模一样,根本就看不出来

    周平满意的点点头,将胰岛素重新放回了冷藏柜里小狼也从药店深处走了过来,不过手里抱着的却是两桶蛋白.粉

    “你拿蛋白.粉干啥?这有什么用?练肌肉啊?”

    周平翻了个白眼儿对小狼说到

    “这..这我给王哥带的,王哥说这玩意要是饿急眼了也能当饭吃,所以我就...”

    “诶算了算了,咱们赶快回去吧,天黑了就不好走了”

    周平挥了挥手让他闭嘴,接着又带着小狼缓缓的走出了药店

    依旧是没遇到什么危险就返回了面馆儿,最后和接应的小弟重新汇合

    几名小弟听小狼说了一遍周平的计划,无不震惊万分,纷纷用崇敬的眼光看着周平经过这次事件,大家彻底改变了对周平的看法,再也没有人说三道四了

    “再等等吧,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有周平在,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

    煤气罐加工厂的餐厅里,王旭正要带着几个人出去寻找周平几个,怕他们遇到了危险脱不开身可却被一旁的老刘给拦住了

    天色已经开始昏暗,老刘王旭他们早就有些坐不住了这饭菜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都放凉了也没有人吃

    “刘哥,这都几点了,他们早就该回来了,现在还没回来准是出事儿了!哥几个,抄家伙!”

    王旭的脾气不小,对于老刘的说法他很不认同,现在任谁也拦不住他,因为他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

    “刘哥!老王!”

    可没等王旭走出大门呢,周平他们几个却已经回来了

    “你们怎么才回来啊?遇到麻烦了吗?”

    王旭的心里也松了口气,人回来了就好不过该问的还得问问,毕竟这次回来的时间较前几次要晚得多

    “没事吧小周?”

    老刘单独问向周平

    “没事刘哥,放心吧”

    周平对老刘点了点头

    “大哥,咱们进去说,今天忙活了一天,都快饿死了”

    小狼这时候很兴奋,因为他全程参与了周平的计划,现在就等着李瘸子死就行了

    “好好,快进来”

    王旭将一帮人带进餐厅里坐下,边吃饭边说

    小狼一边往嘴里塞着饭菜,一边讲述起了周平的计划,把在场包括老刘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个计划简直堪称完美,每个环节都天衣无缝,现在只要坐等着李瘸子变成感染者就可以了

    “哈哈,他妈的李瘸子,等死吧你!小周!别的我不会说!,俩字儿,牛逼!”

    王旭拍手叫好,声音之大,震得人耳膜发疼

    其他的小弟也都是拍手称快,纷纷诅咒着李瘸子,盼望着他早点死

    “我本想着用煤气罐炸死他们,现在看来好像也不用了”

    周平也没抬头,一边夹菜一边说道其他人却停下了筷子,直直的盯着周平似乎对周平刚才所说的话感到很恐惧

    老刘是最为惊讶的,因为这一路以来,他自认为已经对周平很了解了,但是现在来看,老刘根本就不了解周平

    “我开玩笑呢,吃饭吃饭”

    周平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抬头笑着对大家说解释道,其他人这才犹犹豫豫的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不过在他们心里却埋下了一个“周平太可怕了”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