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不能留
    罗昊的师父虞连山凑近罗昊身边小声地劝道:“那个女人不能留,再留下去会把你的事都说出来!咱们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不能让那个女人破坏到时功亏一篑”

    他们计划了很久,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即便是亲人,此刻如果挡着也得除去

    罗昊的内心陷入了激烈的冲突之中,双眉紧紧地锁了起来,一边是四方城,一边是曾秀罗,面对这个难以抉择的问题,他陷入了两难之中四方城固然重要,但是秀罗他对她亏欠了很多,如今却要放弃救她

    “快动手,那个女人留不得!”虞连山见他迟迟不做决定只得再次提醒道,时间不等人,再拖延下去,那个女人会把他的事情都说出来

    罗昊内心挣扎之后,最终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后,脸上一副决绝地表情,手快速抽出背后箭,拉满弓后对着祁雍

    祁雍不躲就立在那里,一点也不惧罗昊正对着他射箭

    “罗昊,你想干啥!”祁君钰大声地呵斥道,这么多人面前,罗昊居然想射杀他大哥,那厮胆可真肥

    罗昊嘴角微微抿着,心一狠突然罗昊把箭头一偏,箭飞快地向前飞出去

    在所有人以为罗昊的目标是祁雍,谁知道剑却是冲祁雍的身边去——曾秀罗中箭,那支射出来的剑直接射在她的心口部位

    曾秀罗不可思议地看着罗昊,眼角泪落下来,眼前一幕幕从前他们相处的情景,最爱的人却伤她最深,如今更是为了净灵珠而杀她,她这辈子活的真可笑啊······

    慢慢地眼前越来月模糊,随后身体倒地,眼睛渐渐合上

    所以人有些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没想到罗昊居然直接将那个女人就这么射杀了

    祁雍嘴角浮起冷意,挥了挥手,让人把曾秀罗抬走

    “罗昊,你杀了这个女人,更让人觉得你心虚我现在已经知道你的身份,其实你的真名叫郭昊,你爹叫郭啸天是前任四方城的城主,可惜你爹治理无方,内忧外患最后北域军突袭,郭家也被北域王子放火烧毁了,你爹娘的死跟我没关系当时如果不是我的话,四方城现在已经属于北域了”

    “不可能!”罗昊吼道:“我不是什么郭昊,郭家的事情跟我无关,我只知道如今你拿着玄风剑不肯交出来,那么就是武林的公敌”

    “玄风剑已经被净化而且被送走,怎么交出来,你要是想要的话就去找宣澜国师,国师要把剑埋到落剑山去”

    祁雍说道,想到来之前,花潇潇拦住他跟他说了玄风剑的事情,虽然一个上午赶着时间把玄风剑净化,但是只要玄风剑一天留在四方城,那么四方城一天都不能安宁,所以花潇潇提议说先把剑交给国师,国师再把剑埋到落剑山那里去以国师的名声,这帮人也不敢造次,明着去抢玄风剑

    果然众人听说玄风剑在宣澜国师那边,就没人敢再逼祁雍把剑交出来

    “诸位,玄风剑确实不在四方城里头,有的话我也会交出来!”祁雍话说完,六大门派有些犹豫

    罗昊却已经不管不顾了,即便祁雍说玄风剑没有在四方城,但是他找祁雍就是为了机会,不管如何,他都要对付祁雍

    于是罗昊的手下和余月昌的人强行攻城

    祁君钰见他们如此,着急起来,“大哥,什么办?”

    “守护好城门,不管谁来攻城一律杀无赦!”祁雍镇定地说道

    四方城的城池可没那么容易破,况且六大门派里面有两个门派的人并没有跟着罗昊他们攻城,他们则是离开反正现在玄风剑不在四方城净灵珠没了灵气,即便攻城了也没用

    罗昊他们攻城的时候,不知道人群中谁喊了一句,“北域兵来了”

    祁君钰看着城墙下黑乌乌的一大片人,眉头间都是烦恼

    “大哥——”

    现在连北域都兵马也到了,四方城这次真是危机四伏

    祁雍望着底下那帮人,即便他解释了玄风剑不在四方城这里,但是他们执意要跟他为敌人性是贪婪的,尤其是四方城处于要塞,很多人想要得到

    祁雍正要再派人过来防守的时候

    突然比远处黑压压地一片人正往城门口来

    “大哥,那是——”

    祁君钰奇怪地看着不远处,当看着那对人马中举着的旗子时候,祁君钰非常激动,甚至是喊出来道:“大哥,楚王的部队,他们定然是来帮咱们的”

    楚王的士兵再熟悉不过,他们此刻过来定是来帮他们

    祁雍也是看到之后人顿时轻松一些,只是心里却有些疑问,他这次并没有请楚王帮忙,为何他会知道他们有困难呢,而且来的这么及时,难道是花潇潇跟楚王说的,但是又觉得不可能一来,那人不认识楚王,二是,他跟君墨一直在净化玄风剑,没有离开四方城,根本就不可能通知楚王来帮忙他们

    不过祁雍只是这么一想,马上就命令四方城所有的精锐,打开城门出去同楚王的兵马一起对付罗昊和北域都部队

    一个多时辰之后,虞连山来到罗昊都身边

    “走,再打下去我们会吃亏北域只派了两万的兵将过来,但是宣澜派来十万兵将,双方人马相差太大,咱们还是下一次再来对付祁雍”

    好汉不吃眼前亏,而祁雍可能命不该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