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楚王
    罗昊知道楚王的兵一来,他们就没什么胜算,尤其是刚刚跟他对打的男人,他不知道四方城里面除了祁雍还有人的武功会比他还高那人现在跟余月昌交手,但是连余月昌应付也吃力

    这么一来他们想要杀祁雍根本就不可能,这次机会已失,师父说的是,只能以后再对付祁雍了

    于是他们师徒先撤退,其他人见他们撤走,赶紧也不敢再打下去,毕竟再打下去就跟楚王为敌,他们大部分还是宣澜的人,去跟楚王作对,小心被赶出宣澜国

    花潇潇收起剑,好多天没有跟人打架,今儿好不容易可以伸伸筋骨,这帮龟孙子什么这么快就逃了,打的一点都不过瘾

    这场战役四方城伤了几人,楚王带来的兵将死伤几十人,算是很好了

    祁雍将楚王迎进大堂见面,里面还有祁君钰、祁君墨和花潇潇

    楚王风黎华今年四十岁,虽然人到中年,但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年轻的时候楚王是宣澜四大美男之一年轻的楚王英俊潇洒,当时整个宣澜想嫁给他的女子很多,包括迦洛的娘楚王妃

    风黎华坐下来,祁雍跟他寒暄过后就问道:“王爷,您怎么会知道四方城有难?”

    毕竟边关离四方城不近,有接近一天的路程

    风黎华喝了口茶,他跟祁雍很熟,所以在这里并没有尊卑身份问题,他问的问题也是他想说的

    “近日边关有不少武林人士经过,之前以为是有什么武林大会那些人要参加,后来听说四方城的一颗珠子丢了,本王猜四方城最近不太平今早又接到一封信,信上提醒四方城有危险,近来边关没有战事,所以本王就亲自带兵过来看看,不想看到北域国的兵马竟然来侵犯四方城,本王更不能袖手旁观”

    祁雍听完,感慨地回道:“四方城最近是有麻烦,感谢王爷来帮忙,祁雍和四方城的百姓不胜感激只是我没有叫谁去送信,王爷能否把信拿出来”

    听到风黎华提到信,但是他并没有让人送信

    风黎华把之前阿蛮偷放的那封信拿出来递给祁雍看

    祁雍展开信,但是里面只要一句话:北域兵来袭,四方城告急

    “这不是我们这里送出去的,不过非常感谢这人帮忙送信去”祁雍说道

    花潇潇从祁雍手里拿过信,他看完后马上就知道是谁写的,迦洛的笔迹他再清楚不过,果然她对四方城还是不一样,要不然她也不会给最厌恶的人——楚王写信求助帮四方城

    “不是你这边的人送信,那会是谁······不管如何,这人倒帮了四方城,以后再慢慢找吧只是你们得了什么珠子居然引起这么多人注意,连北域国都出兵争抢”风黎华说道

    祁雍解释道:“一颗净灵珠,如果拿去修行的话,功力会增长几十年,所以很多人想得到但是那颗净灵珠是要拿去净化玄风剑,玄风剑是一把带着妖邪气很重的剑,以前每一次现世都伤了很多人,人人听到这把剑就害怕

    现在已经用净灵珠净化好,此剑也送去宣澜国国师那边,国师会把那把剑送去落剑山那里,这样这把剑不会落入任何人手中,以后也不会再因这把剑而出事”

    风黎华听完明白了什么回事,难怪那么多武林人士会来这里,个个都是不安好心,尤其是还有四方城这座特殊的城池在这里

    “既然灵珠和剑已经处理了,为何北域也会出兵,是因为四方城惹上麻烦,他们刚好趁机想夺取吗?”

    北域不轻易出兵,出兵并有原因

    “是之前提到那帮土匪,就是荒泽山的罗昊,之前他和他的师父勾结北域,那批粮食就是他们囤积要给北域,结果被我发现就偷偷运走,就是前几天给王爷那批粮草而那个罗昊没想到居然是前任四方城郭啸天的儿子,一直对我抢了四方城耿耿于怀,所以他想趁四方城有麻烦时跟北域王勾结夺回四方城”祁雍说道

    “没想到那个土匪头居然是前任四方城城主的儿子,荒泽山靠近北域,去那边还要花一天多时间,本王不能离开边关太久,这样吧,君钰,你带着人马去那边抓那个罗昊”

    风黎华说道

    “是,王爷!”这个时候罗昊和他的师父刚回去,去追还来得及

    只是君钰前脚刚走,花潇潇就嘲讽道:“那帮人哪会还回老巢,定是已经离开去找国师了”

    “这位是——”风黎华见祁家陌生人在这里,但是祁雍并没有对他防备,这时候他也在场,而且他说话带着嘲意,听了不舒服

    “这位是花潇潇,迦洛的护卫,就是——”

    还没说完,花潇潇就快速打断祁雍的话,“四方城危机已经解决,在下无事先告辞!”

    祁雍诧异,他这就要离开四方城了,不过想到迦洛他并没反对

    但是风黎华却唤住他,“等等!”

    花潇潇转身过来,不卑不亢地问道:“王爷有事?”

    风黎华有些奇怪,这人为何见他,总觉得很排斥他似得,刚才他让君钰去追那帮匪徒他也是不赞成

    “之前在城门口,我见你身手不错,使地武功有些熟悉,不知你师父是哪位高人?”

    “无门无派,只是小时候遇到懂些皮毛的人学了些防身的招式罢了,在下还有事就不多逗留,让城主好好招待王爷”

    说完转身飞快地走出去

    楚王有些动怒,这人什么态度,刚刚回答的话明显是在敷衍,而且说完不愿意再待下去就托辞离开

    “祁雍,你这是在哪认识的人,脾气怪,料想他那位主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祁雍听完哭笑不得,这可是你儿子的手下呢,当然不愿待见他

    “江湖中人,不拘礼节罢了至于他的主子日后王爷也会知道······不知王爷找了这么多年世子找到了没有?”

    话题转到世子上,明显迦洛到边关的时候没有跟楚王相认,要不然楚王也不知道其实他的儿子之前就在他的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