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舍利骨
    处身在漩涡内的感觉,却不像之前进入深潭空间时,那么的寒冷刺骨而是仿佛移形换位一样,眼前光幕流转,忽明忽暗

    灰影迅速旋转着,殷锋眼前朦胧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身体突然又是轻轻一震

    似乎已经是到底了?

    殷锋的视觉恢复,展眼一望

    没有什么深潭黑水,也没有骨棺,没有灯笼草

    所有殷锋想像的盼望的,都没有出现

    但是他依然是大吃一惊,甚至有种惊悚的感觉!

    因为他处身在一块飞石上面,这块飞石宛若凌空悬浮着,四周是一片空旷至极的黑暗,仿佛无边的遮幕

    飞石前方,同样是一块平地!殷锋见过的类似于蛟坟第三关的平地!而在平地尽头,则是高耸着那座小山一样庞大,巍峨展开的“拈花指”

    为什么是这里?殷锋心里又惊又疑

    但是飞石带着他,缓缓降落在平地上,面前即是拈花指山

    此刻,这座山并没有呈现“拈花指”状态,而是食指前戳,紧紧按在一个陷涡上而陷涡中心,则是之前那个小骸棺

    也就是说,“乾覆之心”纸张,将殷锋带到了埋藏小骸棺的禁区里

    殷锋脑海里思绪飞转,但一时间难以解释,为什么会是这里

    这里是螭穴?隐藏着“乾覆之心”需要的鳞片?

    殷锋就站在拈花指山下方,然后毫不意外,顶门灵光喷出,那颗“乾覆之心”已经迫不及待地,飞射出来,迅速扑向那件小骸棺

    小骸棺已经收取了黄蛟遗骸,就仿佛被镇压一样,压在指头下“乾覆之心”犹如一团火,猛地覆盖上了小骸棺

    然后依然是那一幕,小骸棺渐渐消融,被“乾覆之心”完全吞噬并且,露出下方陷涡

    “乾覆之心”吞噬了小骸棺之后,继续向陷涡里深入,消失得无影无踪殷锋注目望去,但陷涡里仿佛有遮幕,看不清内在是什么景象

    殷锋只能是耐心等待

    他每次就像带着“宠物”出门,偷取食物一样.......虽然整个过程充满了诡异和秘密,但殷锋可以感觉,他必须这样做

    那张“乾覆之心”吐出的纸张,就隐隐浮现在拈花指上方或许是在巡逻,或许是在保护着殷锋

    殷锋警惕地四周观望,找寻着什么

    来都来了,总要带点东西走吧......你吃肉,我喝汤......殷锋如此想着,开始不安分地窥探着周围

    但是这片空间里,并不像之前那个深潭空间,分布着冥池的好东西殷锋观望了半晌,也没发现什么值得拿的

    除了一片平地,无边黑暗,就是那座拈花指山

    难道要搬走这座山?

    殷锋凝视着飘浮的那张纸片,似乎在纸片遮住的指头部分,隐隐有一件模糊的东西,闪着幽光

    殷锋好奇的走过去,不用他动手,那张纸片微微挪开了一些然后,一枚镶嵌在指头顶端,仿佛像是宝石似的物品,在微微泛光

    殷锋看不出这是个什么神奇物品,但不妨碍他有抠下来的冲动但那根巨大的指头,距离他有些远,根本就够不到

    他正这样想着,突然那张纸片,凌空一划,仿佛切割一样,将那枚宝石状的物品,给削了下来

    一阵石屑纷飞,指头上顿时缺了一块而那枚宝石状物品,也随即坠落而下殷锋赶紧伸手,稳稳当当的接在手中

    他仔细观察,发觉就是一枚比钱币略大的骨块,并非是宝石而且这枚骨块,仿佛是煅烧过一样,晶莹流华,宛若琉璃晶体,幽光泛动

    “难道真的是块骨头?舍利?”殷锋暗暗琢磨,在世俗间,有关佛门高僧火化后,其遗骨可产生舍利的说法,民间有流传

    但对于修行者来说,这是很少见的事毕竟修行者的身体与凡人不同,想要煅烧出遗骨中的舍利,实在是相当困难

    殷锋正在凝视琢磨,突然眼神一暗,就仿佛被骨块上的幽光,可刺激了一下,有种恍惚的感觉

    刹那之间,他的视觉仿佛就沉浸入骨块内

    一个广大的黑暗世界,展现在他眼前

    天空充满着黑暗与熔浆焰火交缠的景象,大地上是无限延伸的大量河流河流中充满着污秽和异相,成千上万的幽魂在河岸上游荡穿梭

    然后是无穷无尽的沿河山峦,以及黑暗笼罩的远古森林

    这是一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诡异世界!

    就像是妖魔肆虐的异世,看不见任何人族只有黑暗、腐蚀、阴霾、污秽、孽瘴等景象,充满着邪恶、混乱与恐怖的色彩

    殷锋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以极快的速度飞掠

    然后,一座白骨垒积的山丘上,突然闪光殷锋的视线最终定格在白骨山丘上,仿佛被耀眼的光刺得发盲,重新归入黑暗

    殷锋陡然惊醒!

    一切如常,他手中捏着那个骨块,站在指头山下脚下是平地,四周是黑暗无边遮幕那张纸片,静静悬浮上方

    刚才我看见的?难道就是堕落世界?诡界?

    殷锋若有所思地握着骨块,心中有着一个念头但这个念头,需要询问“谛牯”之后,才能得到解答

    轰......

    殷锋浑身发震,整个平地仿佛轰隆震荡起来

    然后,就仿佛是雷霆降临,四周的遮幕黑暗里,都像是急剧在抖动着一阵又一阵的震荡轰隆,宛若山崩地裂一样响起

    什么情况?殷锋赶紧收起骨块,眺望着周围

    在他的感觉里,这个空间似乎像是要坍塌一样

    四周的黑暗遮幕已经扭曲,露出仿佛裂缝般的微光而那座大型拈花指山,也在轰隆摇晃,就像是要崩坏塌毁

    殷锋顿时一阵揪心地着急,毫无疑问这里属于佛门某个禁区如果真被“乾覆之心”给整塌了,那闹出的后果实在是严重

    佛门如此多大能者,若是追查到殷锋身上?

    殷锋有些不敢想,焦急地盯着那个陷涡口,期盼“乾覆之心”赶紧出来

    或许是他的焦急心愿起了作用,陷涡口上,“乾覆之心”迅速闪现而出就像个作贼的盗窃者,在慌忙逃窜,一闪就进了殷锋体内

    那张纸片也随即旋动,在殷锋身前,又再旋出无数灰雾,形成越卷越高的灰雾漩涡

    殷锋赶紧逃离,一头就钻进了灰雾漩涡

    ......

    禁巷内,骆咤就站在第六块砖的旁边,警惕地扫视周围

    他只记得殷锋的嘱咐,出现任何事,赶紧祷祝

    时间缓缓逝去,禁巷里一片寂静,骆咤能听到心跳声

    突然!

    轰......

    整个禁巷里,仿佛山崩地裂一样,轰然震响

    骆咤几乎有些站立不住,赶紧扶住墙壁

    “出事了?”骆咤第一个反应,毫不犹豫,沉浸内心中不断地祷祝呼唤虽然他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做,但没有任何犹疑

    轰!又是一声剧烈震响

    骆咤身后的分叉道,左边巷口,突然就烟雾飞溅

    一个魁梧高大,形态威猛的大汉,仿佛战神下凡一样,凛然现身

    骆咤不禁回头,顿时惊诧:“是你!”

    .............

    中午更新送上,继续加更中

    请求投票支持!感谢!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