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宗门温情!
    姐姐?

    凝汐?

    可配柳七?

    林啸这话一出,顿时让现在的人都愣住了

    这家伙什么意思?

    柳如海等人大眼瞪小眼,大长老扯着嘴道:“林少主,这、这是什么意思?”这话太突然了,哪怕是大长老都没反应过来

    林啸倒是镇定,轻声道:“拈花乐宗与我九指仙门,早就有婚姻约定,可惜我林啸技不如人,没能通过你们的考核,这我认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两派的婚约就作废了我九指仙门娶不了你拈花乐宗的传人,但你拈花乐宗还可以娶我九指仙门的传人”

    “这……”

    柳如海和大长老他们面面相觑,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林啸会突然来这么一出一旁的柳七更是一脸懵逼,“你怕是没睡醒吧?我才十三岁啊!你叫我去娶你姐?你咋想的?你都比我大多少?你觉得合适么?”

    “有什么不是合适的?”

    林啸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修士从不问岁月,再说了,十三岁已经不小了!”

    “不小你妹!”

    柳七下意识的叫道:“你见过谁十三岁娶妻的?”

    林啸这突如其来的骚操作,真是让柳七有点崩溃

    但林啸却完全不理他了,对着柳如海道:“柳掌门,我汐姐天赋绝佳,修为甚高,我敢说在潜渊域的年轻一辈中,她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就算放眼整个东荒,我汐姐比之那些仙门帝统的传人也是不弱的不是我自吹自擂,汐姐这等天资,我看潜渊域也只有柳七能配得上她”

    东荒九域,潜渊域乃是东荒人口最多的第一大域

    “这……”

    作为掌门,哪怕是柳如海一时间都不知怎么决断了

    这时,九指仙门的古长老也上前道:“柳掌门,大长老,我们此次前来本是为了了却先祖们的约定,如今约定尚在,何不让柳七少主一试?若是能成,自然最好;若是不成,那这因缘就只能留给后代了”

    “可小七尚且年幼,这恐怕不妥”柳如海摇头道

    “柳掌门这般推脱,是瞧不上我九指仙门,还是想违背仙帝祖师遗命?”古长老的脸色冷了下来

    “怎敢!”

    柳如海皱眉道:“可这事还需从长计议”

    古长老瞥了他一眼,斩钉截铁的说道:“有先祖遗命在,还需什么从长计议?要么三日之后柳七来我仙门提亲,要么就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拈花乐宗不尊仙帝、欺师灭祖!”

    “你……”

    “欺人太甚!”

    “哪有这般做派?”

    “嫁女怎地如此急迫?”

    拈花乐宗众人气急,对于古长老说的话众人是又惊又怒

    “你们好自为之吧”

    但古长老完全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了,说完之后,与林啸带着一众弟子便离去了

    “大殿议事!”

    九指仙门的人走后,柳如海沉着脸道

    ……

    掌门大殿

    柳如海高坐其上,四大长老分坐两侧,下面坐着一众普通长老,柳七也在

    柳如海没有说话,而是大长老道:“大家对九指仙门的事,怎么看?”

    大长老一发话,下面众位长老纷纷开口了

    “这是好机会啊!”

    “九指仙门如今在潜渊域如日中天,如果我们能与其联姻,那在潜渊域也算有一可靠的强援了!”

    “是啊,如今我拈花乐宗衰微,如果没有强大的外援,恐怕朝不保夕”

    “潜渊域对我宗门虎视眈眈者众多,如果不是与九指仙门有着一点烟火情,恐怕早就覆灭了今日见那林啸对我等还算恭敬,足见九指仙门并非盛气凌人之派,我觉得可与之联姻”

    “若是让言苏嫁入九指仙门,那我宗门少了一天才;可如果让九指仙门的凝汐嫁入我门,那岂不是为我宗门又添了一天才?如此买卖,稳赚不赔啊!”

    “听闻那凝汐仙子,乃是九指仙门圣女,据说她天赋奇绝,修为高深,潜渊域求亲之人,数不胜数如今九指仙门主动提出让她联姻,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啊!切不可错过!”

    一众长老说的心潮澎湃,这群家伙听说凝汐仙子要与柳七联姻后,都兴奋的要找不到北了几乎所有长老都想要极力促成这件事,然而柳如海和大长老他们却越听越皱眉,

    好在,这时候,有一中年长老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掌门,大长老”

    李长河长老上前一步,沉声道:“九指仙门恐怕来者不善”

    “哦?”大长老眼神一亮,“李长老,你说说怎么个来者不善?”

    李长河道:“我拈花乐宗衰微日久,九指仙门为什么要与我们联姻?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祖先遗命?可若是仅仅因为祖命束缚,那在林啸落败的时候,他们可以走了,为什么还要提出让小七前去提亲?而且态度还如此坚决?”

    “这件事的确很古怪”这时候,柳如海说话了,“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

    李长河又道:“九指仙门一定是有所图谋的”

    一长老不喜的问道,“他们图什么?我们宗门还有什么好图的?”

    “图我们的家底”

    李长河道:“我们虽然遗失了帝曲、帝器,但我们依旧是仙门帝统,哪怕我们自己知道我们一无所有了,可外界谁又知道?在他们眼中,我们仙门帝统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底蕴”

    李长河的话,的确让大家沉默了柳如海他们也赞许的看了看他,李长河说的基本和柳如海几人想的差不多

    柳如海和大长老他们早就看出来了,九指仙门图谋的就是他们的家底,虽然他们已经没有家底了,但是九指仙门是不信的

    “如果他们只是所图如此的话,那也还好”李长河又道,“可就怕他们现在所图已经不止于此了”说着,他担忧的看了一眼柳七

    这句话,不仅让大殿众长老沉默了,就连柳如海和四大长老都沉默了

    是啊,就怕现在九指仙门所图的是柳七!

    两首道曲,天纵之才!

    柳七的天赋,已经不需要在证明了!

    光是那两首道曲,就已经足够让乐宗修士为之疯狂了!而且最可怕的是,柳七现在的修为才仅仅是明台境!

    一个小小的明台境修士,身怀两大道曲,去了人家的地盘,还不是任人揉捏?

    “说是去提亲,其实这不就是羊入虎口么?”有长老终于反应过来了

    “不能去!决不能去!我们不能让小七以身犯险啊!”有长老喃喃自语

    有人咬牙道:“哪怕是让天下人唾骂,说我们欺师灭祖,我们也不能让小七去提亲!”

    就连三长老都开口道:“小七还小,宗门之命运,不需要他承担我们这些长辈还在,只要有一口气在,何需小辈犯险?”

    二长老看着柳七笑道:“七儿还小呢,提什么亲呢,不去不去”

    “就是!不去不去!”

    “不去!”

    “不去!”

    “不去!”

    大殿中响起了一阵阵的否决声,哪怕之前相当看好这桩联姻的长老,此时也是坚决反对

    说实话,见此一幕,一直没有说话的柳七,被感动了

    那种至真至纯的长辈呵护,真的让他心里很暖

    柳七轻吸了口气,问道:“若是九指仙门以此为借口,攻打我宗门,如何是好?”

    “哈,打就打”四长老豪迈道:“想当年我拈花乐宗横扫三界五洲之时,什么阵仗没有经历过?会怕了他一个小小的九指仙门?”

    “就是!当初他们九指仙门还不是靠我们的庇护才有的今天?”

    “若是九指仙门真的以此为借口来犯我宗门,那便让他们明白什么叫仙门帝统!”

    众位长老看似意气风发,但眼神深处都露出了一丝担忧别看他们嘴上强硬,可说的都是昔日的辉煌如今啊,他们已经不是那个横扫三界五洲的无上巨头了

    柳七心里叹息了一声,望着大殿众人,轻声道:“我去吧”柳七长身而立,“我要让天下知道,拈花乐宗绝不是背信弃义、欺师灭祖之流,纵然那九指仙门是龙潭虎穴,我帝统传人,也要走上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