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党奸佞》正文 第68章 秀才打不得啊
    “你们去了,岂不是浪费银子啊?”高士信道

    张永笑道:“怎么?看不起咱家?公公怎么就不能去了?你问问咱舅舅就知道了,拿捏啃咬,哪样不比你这个童子强?”

    众人哈哈大笑,魏忠贤知道张永说他和客氏的事情,一时有些尴尬,红着脸不敢说话了

    高士信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带了那么多匹马,要放哪?”

    宅子还是不够大,可以住得下十多个人,但二十多匹马再养进去,那就远远不够了

    许显纯哈哈大笑道:“这些马还怕没地方放?今后大家都是锦衣卫的兄弟了,这些马可以寄养在锦衣卫的军马场你自己家里留着几匹拉车的就够了”

    交了银子,房契拿去衙门去改了名,官府内还有存档,也更换了,这房子就是高士信的当年的房契和地契一样,官府都有存底的,那样就假冒不了否则,若有人伪造房契地契,那岂不是乱套了?

    酒桌上,一群阉党骨干喝得天昏地暗,看着他们欢乐的样子,高士信心里却暗暗担心:现在快乐,过几年日子更愉快,可是再几年,就要被信王拉清单了!

    不管自己相信不相信,有个九千岁的舅舅,脑门上就是刻上阉党两个字了,再怎么努力,在文官眼里还是阉党,到时候信王拉清单的时候,自己可能和许显纯一起被人做成片皮鸭了为了保住小命,只能是全力阻击信王了

    许显纯突然问了一句:“士信兄弟,听说有人要抢你老婆?”

    可能是许显纯见到高士信在酒席期间脸色突然黯淡下来的缘故吧,就以为是这件事了,于是才开口问

    “是啊!”高士信惆怅的回道,“那袁千户,宁可把他女儿嫁给一个穷酸秀才,也不肯答应我和月儿的婚事还不是文贵武贱,看不起我们这些武夫?别怪文官为何看不起我们,我们武人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又怎么让人看得起?”

    许显纯道:“其实我家里还不是一样?当年强烈反对我考武举,就是想要让我考个功名!我是偷偷拿了家里的银子跑出来考的武举”

    高士信愤怒的一拍桌子:“我身为武人,一定要改变这一切!一个破秀才仗着他有功名,就想要来抢老子媳妇!看老子不痛打他一顿,再搅黄了这婚事!”

    许显纯吓了一大跳,连忙劝道:“士信兄弟,你想个办法搅黄他们的婚事没事,可是千万不能打那个穷酸啊!一旦打了秀才,后果不堪设想!”

    高士信没想到未来的锦衣卫都指挥佥事,号称阉党五彪之一的许显纯,居然会怕一个秀才!他问道:“许千户,我怕他一个穷酸?舅舅和张永小兄弟想必已经帮我活动了,到时候弄个锦衣卫小旗的身份还不是轻轻松松?我打了那穷酸,就逃进京城到锦衣卫报道,那帮读书人还敢拿我怎么样?”

    许显纯苦笑一声:“兄弟啊,你真以为咱锦衣卫就无所不能了?你还以为是太祖成祖年间的锦衣卫了?哪怕是武宗世宗年间的锦衣卫也行啊!可是现在的锦衣卫成什么样子了?就算一群秀才真到锦衣卫门口闹事,我们也不敢抓啊”

    “若是我打了那个穷酸,会怎么样?”高士信问道

    “你打了他,那你就惨了,你只是一名武夫,秀才却是将来的文官!你敢打一名秀才,就会被朝中文官认为,一介武夫竟敢挑战他们文官的威严,恐怕你还没进京城,就会被五城兵马司给拿下了!那五城兵马司可是文官掌控的,到了那里面,他们有一百种办法弄死你!”

    高士信吓出一身冷汗,幸亏今日来了一趟京城,才得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要不然真打了那个破秀才,说不定真被拿进五城兵马司了当然自己可以反抗,譬如说打了五城兵马司的人,逃回辽东去打仗,但那样子在天启登基之前都别想回来了

    见高士信没说话,许显纯道:“你倒是可以想个法子,搅黄这桩婚事,那样我们锦衣卫还能护着你对了,你和月儿姑娘可有婚约?”

    “没有”高士信摇了摇头

    “这可不好办了,你们是私定终身,那秀才可是明媒正娶”许显纯失望的说道

    高士信心想:看来这封建制度,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好处是男人除了娶妻之外,还能养好几房小妾;坏处就是必须明媒正娶,没有什么自由恋爱一说,就算两个人再相爱,只要有一方父母不同意,那就没办法明媒正娶,只能私奔了

    私奔,那抓住可是要被浸猪笼的

    可以想象得到,袁千户总不可能把自己的女儿给浸了猪笼,他又不是海瑞,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女儿饿死所以说,被浸猪笼的肯定是自己

    当晚,高士信还是决定带大伙们去找乐子去,毕竟说过的话不能收回原本他像借着许显纯的锦衣卫身份去教坊司,可是许显纯却说,教坊司的档次太差了

    通过许显纯的介绍才知道,这时候的教坊司可不是太祖成祖年间的教坊司了当年太祖成祖诛杀文官不计其数,官员家里的女眷都被充入教坊司,那些达官贵人家的千金小姐,自然是琴棋书画样样精,有钱人都喜欢去尝一尝官宦家族女眷的滋味

    可是后来,大明就几乎没有诛九族(所谓的诛九族,并非是全部杀光,女眷大多数是可以活下来的,只是被送入教坊司)的事情,更没有诛十族了,所以教坊司内都是以前那些犯官留下来的后代还有一些是民间地方上犯了大罪的小官、百姓家的女人

    这些年来诏狱空荡荡,教坊司的女人质量自然也就很差了所以说,有钱人都不会去教坊司找乐子,教坊司的档次已经沦为和窑子差不多了,只有一些穷军汉才会去,或者是锦衣卫里面一些下等的校尉、力士去

    听了许显纯的话,张永心里暗暗道:老子以后一定要让教坊司的档次提升上去!想一想,看看朝中那些阁老、尚书家的女眷可以进去呢?

    最后,由魏忠贤挑选了一家有点档次的青楼,一群人去开开心心玩了一晚上

    次日一早,高士信就赶回家了,同去的还有孔有德,两人骑着马,带着一辆马车去了通州他们两人回去的目的就是把高母接入京城因为他接下来要干一件事,若是不让高母先进京城的话,只怕恼羞成怒的袁千户会以高母来要挟高士信就范

    “小哥儿,娘不习惯在城里过日子啊,还是这里好,城里什么事都不能做,这里还能种几分菜地,种点粮食自从你爹不在了之后,地都没人种了,都被你卖光了,就剩下那么几分地,你还要进城,这地岂不是荒废了?”高母却舍不得离开这里的几分薄田

    “娘,您得进城啊,要不然孩儿怎么孝敬您呢?”高士信不敢和母亲说他要去破坏张秀才和袁月儿的婚事

    “小哥儿,你进城当官了,娘心里就高兴你若是有孝心,经常回来看看娘,反正京城到通州也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