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章 与鞑子争,其乐无穷
    可让吴峥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霉运并不因他的死亡改变,更没有因他的穿越而改变。

    穿越哪个朝代不好?

    就算吴峥是个历史白痴,也知道大明之后是满清。

    如今的南明更是摇摇欲坠,如同暴风雨中的一条破船。

    大浪蚀沙,弘光朝百万大军,说亡便亡了。

    曾经开口闭口为臣之道的文人们,一转身就将江山卖了。

    他们记不清礼义廉耻,却记得住投降的典故,一个个赤身牵羊投了新主子。

    而那些目不识丁的匹夫们,却前赴后继地抗了数十年清。

    然而又有何用?不过是在史书中添了一抹悲壮罢了。

    如今清军士气如虹,南下浙江就在旦夕之间。

    想要保命,就只能乖乖剃头,做个顺民。

    可只要吴峥一想到这,胸口就会剧痛。

    吴峥知道,这是身体的原主人,留在心中的一丝执念。

    脑海中残缺的记忆碎片,还能清晰地展露出嘉定城中残垣断壁的焦黑,缺手少腿的尸体,吴之番临走时那令人心悸的眼神,和他挺拔的背影。

    这一切,汇聚成一个声音,在吴峥心里大声吼着,“欲投清,毋宁死!”

    振聋!

    发聩!

    吴峥的眼神开始坚定。

    记忆中,他还有一个父亲和一个妹妹。

    能做该做的事,能守护该守护的人,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又何尝不是一种圆满?

    既然上天让自己来了这个时代,未尝不是想让自己为这天下做点什么。

    吴峥的眼神已经坚定。

    从今天起,他不叫吴峥,叫吴争。

    与天争,与地争,与鞑子争,其乐无穷!

    ……。

    帘子被掀开。

    两颗脑袋伸了进来,脸上的欣喜,让吴争心中一暖。

    “少爷,你醒了?”

    这话很普通,普通得有些啰嗦,显得很多余。

    就象一个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友,站在你家门外,敲响了你家的门,你打开门,强捺着心中的欣喜问道,你来了?

    又象是你侬我侬情深意重的情侣,早晨起来,轻轻地在你耳边问道,你醒了?

    因为啰嗦,所以多余。

    但,不可或缺。

    之中的是,情!意!

    “杀了谁了?”吴争问道。

    小安与二憨脸上的笑容骤退。

    “杀了元和县……县令。”二憨人老实,但凡吴争要问的,他绝不会讳言。

    小安聪慧机灵,急道:“少爷当时危在旦夕,我二人身无长物,找不了郎中。正好见那狗官带着一随从坐着这马车出行,就……少爷,不关二憨的事,是我的主意。”

    “你怎知他是县令?”

    “呃……。”

    “想必动手劫掠之前,你根本就不曾想过,车里之人的身份吧?”

    吴争声音很轻,但在小安听来,绝不下于雷霆。

    “扑通”小安跪下道:“我错了,请少爷责罚。”

    吴争没有看他,也看不到,胸口的伤无法让他弯腰。

    看着二憨,吴争问道:“你们又如何知道是狗官?”

    二憨道:“先前不知,我们只想劫些财货,本不想杀人,可那狗官见我们穿着军服,出示了官印,我们无奈之下便……。”

    “我问得是,你们又如何知道是狗官?”

    二憨连忙答道:“回少爷,那狗官为得是出逃,他还带了老大的一箱细软……少爷,车后的箱子就是,里面全是金银财物。”

    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理,吴争懂。

    小安突然直起脖子道:“就算他不是狗官,我也会让二憨抢了他。这是我的主意,少爷要送官,送我去便是,与二憨无关。”

    “你倒是敢做敢当。”

    小安突然泣道:“少爷,我等受总兵大人临终所托,不管如何都要送少爷回吴庄,如今少爷重伤未癒,若少爷真要将我们送官,请留下二憨随身侍候。”

    吴争眼中波光闪动。

    战争一开始,道义就成了第一个牺牲品。

    小安说得没错,不管那官是清官还是贪官,要抢还得抢,区别在于杀不杀人罢了,或许杀不杀都是一念之差。

    吴争不是圣贤,他没有理由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去主持公道,而将身边的人法办。

    “我知道了。”吴争说道。

    我知道了。

    我晓得了。

    不代表着态度。

    只是说明吴争听到了。

    这就象皇帝在奏折上批示一个“阅”字,没有态度,只说明看到过了。

    但小安和二憨却听出了其中的不同之处。

    少爷说知道了,也能代表着一种认可,至少他没有说要送官法办。

    小安一跃而起,欣喜地说道:“少爷刚醒,话多伤神,还是先躺下歇息吧。”

    二憨也露齿道:“少爷,我去赶车。”

    吴争问道:“这是哪了?”

    小安道:“还在吴江地界,前面大概五六十里,便可进入震泽县地界了,少爷身上有伤,走得慢些才好。”

    吴争点点头,躺下休息了。

    身体休息,脑子却没休息。

    要思考的事太多了,吴争需要抓住最迫切的事情。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回吴庄,绍兴府上虞县始宁镇吴庄。

    只要回到吴庄,吴争相信凭借吴家的财力,足可以拉起一支队伍。

    而自己的七品武官身份,示人以反清复明的大义。

    想必当地官府不会苛责、降罪。

    只要有了队伍,就算去平岗山(上虞岭南)打游击,也能反清复明不是?

    吴争不是军事天才,甚至连兵都没当过。

    但他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面对如今强势的清军,只有两种方法。

    一是中流击楫,以强击强,如同逆流之中,落下一块震石,任凭风吹雨打,巍然不动,这样便会在周围聚集起各路抗清大军。

    可这,没有强大的实力根本做不到,吴争就算有那少年的记忆,现在也一样做不到。

    二是毛爷爷的敌后游击战,既然清军势不可挡,那就不挡。

    建立敌后根据地,培植实力。

    以空间换时间,待敌势尽,再发起反击。

    毕竟鞑子是外族,哪怕已经投降鞑子的,也无不想要反复。

    何况现在至少江南还在南明控制之中。

    只要打一场胜仗,便会有无数义军闻风提竿而起。

    吴争的思维渐渐进入到冥想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