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十一章 就算你长得再美
    这个时候,人人的眼睛里,都是血红的。

    他们不再认为自己是人,他们认为自己是恶狼,是魔鬼。

    以恶制恶,以血还血!

    一百鞑子就这么被全歼,无一人漏网。

    如果从吴争挥刀的那时算,也就一柱香的时间。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从吴争带着他们,安全进入港口大门时,这结局其实就已经注定。

    因为吴争带来的那一百五十几人,已经懂得了尊严。因为有尊严,所以敢去死。

    胜利来得太容易,所有人都呵呵地傻笑着。

    特别是那些被圈禁的百姓和被俘明军士兵。

    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之前无法战胜的鞑子,今日却如此不堪一击。

    这是一片欢庆的海洋。

    虽血腥,但欢乐。

    ……。

    金山卫港口的五十四条船,被吴争下令全部驶离。

    好在江南百姓善水,其中会驾船的人不少。

    码头没了船只,吴争也不用担心金山卫鞑子会出海追来。

    可坐在船头的吴争,有些闷闷不乐。

    不是因为码头一战,阵亡了十八个士兵。

    而是吴争此时有些傻眼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一百五十七人的队伍,如今竟达千人。

    当然,这其中有至少七百人是被鞑子俘虏的百姓,还有就是被救出的明军俘虏。

    这么多人,自己怎么养得起?

    陈胜能理解吴争的难处,他宽慰道:“大人,只要到了绍兴府,把百姓交给当地官府安置就……。”

    说到一半,陈胜说不下去了,因为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连金山卫所的正规军都一年没领粮饷了,官府会收容这七、八百难民?

    吴争苦笑着拍拍陈胜的肩膀道:“无妨,我家在吴庄还有八百亩地,在始宁镇也有些产业,总会有办法的。”

    指着身后那一整排的船队,吴争笑道:“有这些船,也能养活不少人吧?”

    陈胜迟疑道:“大人有些想当然了,先不说鞑子什么时候南下,就说当地官府,也不会同意这些百姓入籍生产吧?”

    吴争神色凝重起来,他穿越前就是上虞人,知道上虞东北临港,可以从事捕捞。

    但问题是,官府会答应吗?

    自己只是个哨官,当地官府能容忍一支规模这么大的势力独立在统治之外?

    但当地官府眼下肯定不会安置这八、九百的难民。

    吴争是上虞人,在他的记忆中,潞王朱常淓在杭州降清之后,是鲁王朱以海在绍兴监国,史称鲁监国。

    那么,自己是不是该去投靠,换取一个名份,也好安置这千八百人的生计?

    只是不知道鲁王现在有没有监国。

    想到此,吴争问道:“陈总旗,可有鲁王到绍兴的消息?”

    陈胜点点头道:“六月潞王降清之后,听闻鲁王七月就已经从台州到绍兴监国了。”

    吴争心中一松,“陈胜,本官欲直接前往绍兴府投鲁监国,谋取一个官职,也好安置这些明军残部和百姓,你以为如何?”

    陈胜抱拳道:“大人尽管决断便是,卑职从吴江县时,就已经下定决心,追随大人。”

    吴争点点头道:“那就让船老大直接去绍兴府,入曹娥江,在会稽县靠岸。”

    “是。”

    做出了决定,吴争脸色轻松起来,他走下船头,进了船舱。

    ……。

    “周兄……,周兄……。”吴争心情转好,一路大呼小叫地进入船舱。

    此战的胜利,让所有人都在欢庆。

    毕竟胜利来之不易。能逃脱死亡的威胁,总是令人兴奋的。

    连城府极深的郑叔,此时见吴争进来,都含笑相迎,“大人来了?”

    “大人。”小蛮微福道。

    周思民的脸上也和缓了许多,不再象之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

    吴争呵呵大笑道:“本少爷今日来兑现之前与周兄之约。自今日起,你我就是兄弟了。”

    这话令周思民脸色一变,连郑叔和小蛮脸色也古怪起来。

    可这时的吴争哪会留意许多?

    他有些得意忘形了,张开双臂,一边争步冲向周思民,一边嘴上说道:“海上多有不便,无法准备香烛效仿刘关张桃园结义,想来周兄不至于因此见怪。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来,咱就拥抱一下,算是全是结义仪式,定了兄弟名份。”

    “啊?!”吴争冲到周思民一步之遥,生生地刹住了。

    不是吴争想刹车,而是再进一步都是不得。

    因为吴争与周思民中间,生生多了一人——小蛮。

    小蛮脸侧向一边,紧闭着眼,紧抿着嘴,双手平推,愣是将吴争的去势给挡了。

    吴争惊愕,“小蛮,你美则美矣,可光天化日,当着你家公子和郑大叔的脸,如此撞在本少爷怀里,可知男女授受不亲乎?”

    小蛮闻声睁开眼睛,怒瞪着吴争,憋出三个字,“登徒子!”

    吴争大怒,斥道:“咄。大胆!就算你长得再美,也不过是个婢女。本少爷与你家公子那是结义兄弟,说起来,咱是你半个主上。你如此以下犯上,惹怒了本少爷,我就令人把你扔下海去。”

    还真别说,吴争是带兵之人,身上多少有官威,又经历过生死,手上杀过人,见过血。

    这一怒,生威。

    饶是小蛮心性刁蛮任性,倒也真被唬住了。

    她紧张地手不知道是收还是继续撑着,脸蛋反正是一片苍白色。

    “小蛮,不可无礼。”周思民淡淡地出声,他将小蛮往边上一拨,上前一步,“大人息怒,在下管教不严,竟冲撞了大人,还望大人恕罪,不与小蛮一般见识。”

    吴争哪会真与小蛮计较,不过就是吓唬吓唬这丫头罢了。毕竟长得美的女人,天生就占了便宜,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会轻易去与美女计较不是?

    吴争尬笑两声,道:“无妨,无妨,我不过是逗她玩呢,周兄不必介意。”

    周思民道:“只是大人所说结义之事,在下回思许久,也不曾想起,何时竟答应过大人?”

    吴争一愣,左右看看小蛮和郑叔,心道,当时他们和小安子都在场,你这不睁眼说瞎话吗?

    周思民道:“大人确实说过,若此战不死,便认在下为兄弟这话,但在下记得当时,在下并没有答应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