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十五章 坐而论道(二)
    钱肃乐蹩着眉头问道:“吴争,大话谁都会说可社稷传承讲究的是正统所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南北一皇帝一监国,令出两门,如何号令天下?”

    吴争应道:“钱大人所言,吴争不敢苟同正统?何为正统?太祖建立大明,传位于建文帝,可谓正统然明成祖清君侧,得以登基为帝,也可谓正统泱泱华夏数千年,大明至今享国二百多年,难道除了大明,汉人就没了传承吗?亦或者是说,除了朱姓,汉人数千来都不是正统?”

    这话一出,三人齐齐色变

    钱肃乐怒喝道:“大胆!你这是大逆之言”

    吴争倒是豁出去了,他看着钱肃乐怼道:“钱大人刚刚还讥讽吴争,只学会了装腔作势,如今我实话实说,却给我头上扣上了大逆的帽子,这是不是出尔反尔啊?”

    钱肃乐一怔,此时张国维出声道:“国都亡了,钱大人还不能让人说实话,观钱大人之前所言,倒是有只许州官放火之嫌了”

    说到这张国维转向吴争道:“吴争,只管放开胆子说,在老夫家中,什么都可说,出了什么事,老夫担着”

    吴争应道:“多谢尚书大人仗义直言”

    张煌言道:“今日只是坐而论道,所说之言,仅我等四人入耳,你大胆说就是了钱大人只是担心你,而非要真将你治罪”

    吴争点点头,看了一眼钱肃乐,见他沉默,于是继续道:“从秦始皇为帝至今,除蒙元之外,天下皆有汉人统治,嬴秦、刘汉、曹魏、孙吴、司马晋、赵宋……这天下为帝者换过多少姓氏?可出过百家姓?由此可见,这天下本就是汉人之天下吴争以为,汉人,才是真正的正统只要是汉人为帝,就是正统可如今,满清南下,汉人江山不保,自然应该是所有汉人团结起来,共抗异族,何必为是不是正统纠结?”

    张国维没有说话,他在思考

    张煌言眼神闪动,看着吴争

    钱肃乐道:“可笑!照你的意思,我等辅佐鲁王,力图光复大明,只是因为不归附隆武朝,倒成了笑话,成了罪过?亦或者是说,天下汉人都可以自立,不必再拥戴朱姓皇室?”

    吴争平静地看着钱肃乐道:“钱大人曲解了吴争的意思如今山河破碎,天下人心如同散沙,需要一杆号令人心的旗帜大明皇室就是这杆反清旗帜,人心在明,岂能说这是笑话?吴争以为,眼下再没有比大明皇室更能凝聚天下人心的旗帜了”

    钱肃乐突然道:“你的意思无非是借助大明皇室,进行反清,但事成之后,复不复明,又当别论,因为在你心中,只要是汉人,都可为帝钱某这次没有说错吧?”

    吴争被三人的目光注视,人变得局促起来

    扪心自问,吴争凭借来自后世人的认识,心中还真有这样的想法

    但吴争很清楚,想是一回事,承认不承认,却是另外一回事

    这事,打死不能认

    “钱大人依旧错了”吴争脸色平静,“用大明的旗帜反清,成事之后,复得自然还是大明吴争以上所说,皆是针对钱大人言及朝廷与福州隆武帝争夺正统之事”

    这话没错,吴争这番话,起始于钱肃乐询问鲁监国与隆武帝谁是正统

    钱肃乐质问吴争,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应该明确鲁监国与隆武帝谁说正统,谁来主事

    吴争由此答出了,无所谓谁是正统,天下汉人,皆是正统,这个结论

    可在坐三人,心中都明白了吴争话中真正的意思,那就是钱肃乐之前质问的,借助大明皇室,进行反清,但事成之后,复不复明,又当别论

    这话如同一汪清水、洪流,直接灌入了三人心里,这与他们早已形成有观念格格不入,甚至剧烈冲突

    但三人心中,都不得不承认,吴争说的……有道理

    大明享国二百多年不假,可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小部分,汉人,才是真正贯穿始终的主人

    可这话,没人再提

    不敢提,不忍提,提了与事无补,不如不提!

    吴争有些后悔,好限说这些做什么呢?

    本来自己在三人心中有个好印象,可这么一说,不知后果是什么

    可这些话,对于吴争来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明亡有其内在必亡的原因,但天下汉人何辜?

    如果大明依旧是原来的那般模样,就算反清成功,依旧逃脱不了因果循环

    清必须反,明该怎么复,这才是吴争说这番话的重点

    从苏醒之后,吴争一直以为他的敌人是鞑子,可回到绍兴,吴争发现,他的敌人不仅仅是鞑子,从某方面来说,自己人比鞑子更……可怕

    譬如说,民众!

    清军已经占领杭州,而朝廷竟然没有动员绍兴府的百姓

    百姓依旧如醉生梦死一般,吃着瓜看着热闹

    似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远在天边

    除了悲天悯人地喊吧几句掉两滴眼泪之外,就再也想不起要做点什么,该做点什么

    譬如说,朝廷

    鲁监国算是个明主,至少他还肯将私产拿出来,救济贫苦

    可他却不同意承认隆武朝,因为一旦承认了隆武朝,那他的监国之位就会失去

    方国安、王之仁两个国公,那更是死活都不肯松口

    原因很简单,一旦南北合并,他们或许能保住国公之位,但很显然,军权就会旁落

    受张国维三人之前借酒发泄心中的苦闷影响,吴争无法不倾吐心中的郁闷

    哪怕会因此带来不可预测的后果,吴争,不悔

    不仅不悔,吴争觉得,他还有话要说,不说,宁死

    “三位大人想必都知道,嘉定总兵是吴争亲叔,他战死在嘉定东城门其实,他完全可以不死,当日最后一战,清军破东门之前,叔叔身边还是三百余人,这是追随他多年的嫡系,个个都是老兵”

    吴争眼睛里有热泪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