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十五章 密信
    吴争气得呦,就想一巴掌甩过去。

    捂着隐隐作能的胸口,吴争喝道:“你再不说实话,休怪我刀不留情。”

    那边陈小姐也急了,她也听不下去了,对陈秉申嗔怪道:“爹,你就不能直言吗?”

    陈秉申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道:“怪我,怪我。”

    吴争蹩眉道:“快说,写给谁的?”

    “不知道。”

    “……。”

    “吴少爷,我是真不知道。当时黄得功只是因有公务,就出去了一会,书房里只有我一人,我就凑上去瞄了一眼露在外面的部分。”

    “没看见写给谁的?”

    “真没看见,但……看到信头有半个字。”

    “象什么字?”

    “文!”

    “文?”吴争对此倒不怀疑,姓文的人不少,可朝廷中有谁姓文呢?这姓文的,又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信,交给黄得功呢?

    陈秉申紧张地看着吴争的脸色,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道:“吴少爷,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吴争一愣,蹩眉喝道:“明日之前,把铺子房契、地契送到吴庄。粮食十日内,也送到吴庄。”

    说完,吴争冲二憨道:“收兵,回庄。”

    “吴争。”

    背后传来呼唤声,吴争停下脚步,没有回头,“何事?”

    “你……你就这么走了?”

    “……。”

    “你我之间的婚约……你还认吗?”

    “我说过了,从你爹霸占吴家铺子的那天起,你我婚约就是一纸空文。”

    “吴争,我是以为你已经……。”

    “以为我死了?于是,你就任由你爹霸占吴家铺子?”

    “没有……我劝过爹爹的。”

    “说这些已经晚了,没有任何意义。今日之后,你我便是路人,你……好自为之。”

    ……。

    黄得功带着大群捕快,气呼呼地回了县衙。

    能做县令,就不是傻子。

    虽然不知道吴争如今真实身份是什么,但一个小厮都成了总旗,那吴争怎么也该是个百户了。

    这点认识,黄得功还是有的。

    也正因为有了这个认识,黄得功才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

    撤退,是为了更好的进攻。

    他没有与陈胜纠缠,田契一份不少,粮食开始转运。

    黄得功不怕吴争,但他需要时间。

    入了内衙,黄得功便开始下令。

    “派人去梁湖卫所,将今日之事报告给王百户,问问,这吴争究竟是什么来头?”

    “来人,给本县准备笔墨,本县要弹劾这厮。”

    “来人……呃。”

    黄得功意外的发现,孙师爷孙明贞从内衙,面对面出来。

    “孙师爷,你怎么还在内衙?”

    孙明贞拱手道:“回明府,小人见书房里有些灰尘,就顺手替明府打扫了一下。”

    黄得功皱眉道:“像本官的幕僚,这等粗活,让下人去做就是。”

    “既是明府幕僚,大人书房重地,还是由小人亲历亲为才是。”

    孙明贞说得在理,加上黄得功心中有事,也不想多纠缠。

    便点头道:“罢了,本官正找你有事,你随我去书房。”

    孙明贞一愣,遂揖身道:“是。”

    二人进了书房,黄得功在书桌后坐下。

    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孙师爷,照你看,这吴争是什么来头?”

    孙明贞道:“既然一个小厮都成了总旗,那吴争至少是个正六品百户,这个品阶,如果留在本县,对大人怕是不利啊。”

    黄得功点头道:“本官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没有与其多纠缠。只是可恨到手的八百亩良田,竟吐了出去,还赔上了二千多石粮食。福儿还受了伤,这叫本官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孙师爷凑近黄得功,低声道:“这事明府不可出面,毕竟他官阶比大人高,一旦起了争执,影响大人的声誉。大人与越国公有交情,照小人看来,大人只需修书一封递上去,让越国公出面,此事不难解。”

    黄得功皱眉道:“本官与越国公有旧不假,可越国公未必肯为我张目啊。再说了,以何名目递书呢?”

    孙明贞眨眨眼道:“还是以其带兵私闯民宅,杀死陈家三个家丁,惊扰本县治安的罪名为妥。不管吴争怎么分辨,没有经过大人,卫所不得干扰地方行政,这一条,他避不过去。至于越国公,以小人看,他肯定会管。浙东这一片,说是鲁王监国,可实际上都是越国公的治下,本县出了这么个刺头,越国公怎么会让后院起火呢?”

    黄得功听了脸色一缓,道:“孙师爷不愧是师爷,就这么办。……咦,不对,如今浙东鲁监国、越国公、兴国公三分天下,如果吴争是百户,那很有可能是越国公的人,如此一来,本官再往越国公处投书,岂不是自讨没趣?”

    “不可能。”

    “何以见得。”

    孙明贞瞄了黄得功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以明府与越国公的关系,如果吴争是越国公的人,吴争来之前,越国公怎会不暗中指点?难道越国公就不怕吴争坏了明府和他的大事?”

    黄得功恍然,是啊,这话没错,于是大喜道:“好,本官这就书信一封,写完之后,你亲自跑一趟会稽,把信送去。”

    “小人责无旁贷。”

    一会儿,黄得功写完信,装了信封,拿火漆封了口,盖了印,交给孙明贞,嘱咐道:“亲手交给越国公,不得给第三人看见。”

    “小人知晓其中利害,大人放心。”

    “唔……去吧!”

    “小人告退。”

    等孙明贞离开之后,黄得功在书房里踱起方步来。

    他把今日发生之事,从头到尾,一丝不落地回忆了一遍。

    越想越觉得孙明贞说的没错,吴争绝不会是越国公的人,越国公怎么可能让这么个刺头来坏自己的大事呢?

    这事比起八百亩良田和那二千多石粮食,那就大了去了。

    突然,黄得功僵住了,他想到了一件事,孙明贞怎么知道自己与越国公之间有大事?

    孙明贞做为自己的幕僚,知道自己与越国公有旧不假,可此事关系重大,从没有对孙明贞提起过,他怎么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