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十六章 密信遗失
    想到此处,黄得功额头冷汗浸出。

    他转身去书桌抽屉寻找那封书信。

    可翻遍了抽屉,也找不见那封书信的踪影。

    黄得功心中还有一丝幻想,他发疯般地翻遍整个书房,却一无所获。

    “来人。”黄得功嘶吼道。

    一个差役模样的人,进来应道:“大人有何吩咐?”

    “马上派人,缉拿孙明贞,追回他身上所有物件,不得私拆。若遇反抗,就地格杀。”黄得功愤恨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但他没有丧失冷静,“不要动用衙门捕快,更不要让厉捕头知情,你带几个心腹去办此事,不可张扬。”

    “是。”

    ……。

    吴争走出陈府大门。

    二憨问道:“少爷,不去黄伯彦家了吗?”

    吴争脸色阴沉,他摇摇头道:“黄伯彦跑不了,我担心的是,如果陈秉申说得事是真,那后果就严重了。”

    “不会是陈秉申为了活命,故意危言耸听吧?”

    “想来不会。如果我发现他骗我,陈家就得付出更大的代价。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陈秉申不傻。”

    “那我们回会稽去告发黄得功?”

    吴争拍了一下二憨头,没好气地道:“证据呢?告诉鲁监国,这是我们听来的,闻风奏事,那是言官的事。”

    二憨嘿嘿傻笑着,摸摸后脑勺。

    吴争倒是被自己说的话点醒了,或许应该去和张煌言说说此事,他是言官,或许还真能管用。

    只是终究是空口无凭,自己还未上任,就去指控一个现任父母官,这要是真事还好,万一错了,就难忘收场了。

    “我现在没心思理会别的,你去接应一下陈胜,先回吴庄。”

    “是。可是少爷,海边百姓你等着呢?”

    吴争这才想起,今日还有正事要办。

    看看天色,已是午时。

    吴争想了想道,“那你就先随我去县衙接应陈胜。另外派个人回吴庄传话,让小安子来始宁街招募会造房的匠人,多多益善,然后让他带人与我们会合。”

    “是。”

    ……。

    吴争一行人刚入始宁大街,离衙门还有两、三里远,就迎面遇见了陈胜。

    “大人,你来了?”

    “事情办得如何?”

    “那县令倒也没推托,田契都拿到手了,粮食已经在安排转运,只是今天肯定是运不完的,属下就答应了三日之内,让他们送到吴庄。”说着上话,陈胜将一叠契约递给吴争。

    “可以。”吴争接过,粗略地翻了几页,料想不会有错,就纳入了怀里。

    “小安子来还要一会,趁这时间,二憨,你和陈胜带着这些人去街上喊喊,许以双倍工钱,招募些匠人来。”

    “是。”

    二憨和陈胜各领一队,一个向南,一个向北,没走几步。

    突然,一个男子从衙门方向急跑了过来。

    他后面,几个差役打扮的人在追。

    差役后面,还有几个捕快也在追,领头之人吴争刚刚在陈府见过,是捕头厉如海。

    或许是缉拿窃贼吧。吴争慢慢闪在一边,这等鸡毛蒜皮之事,不是他的权力范围。

    可吴争却避无可避,那奔逃的中年男子在路过吴争时,突然转向,“扑通”跪在吴争面前,抱着吴争的双腿道:“这位大人,救命!”

    吴争有些恼意,自己避着事,事却冲自己来。

    厌憎地看了这中年男子一眼,那男子颌下三寸山羊胡须,更平添了吴争三分嫌恶。

    “犯什么事了?”

    “大人,小人没犯事?”

    “没犯事,捕快追你?”

    “大人,小人是黄县令的幕僚。”

    这话刚落,那几个皂服差役已经到了吴争面前。

    “敢问大人是?”

    吴争没好气地答道:“我叫吴争,何事?”

    领头的差役看了吴争一眼,道:“此人偷了黄县令的私物潜逃,小的等人奉命捉拿。望大人行个方便。”

    吴争低头看向中年男子,问道:“他们所说是实?”

    “……是。”

    吴争一抖腿,抽出一只脚来,骂道:“既然偷了,就得受罚,滚开。”

    领头的差役拱手道:“谢大人体恤。”

    转头道:“还不将他带回衙门?”

    几个差役上前,拽扯着那中年男子。

    可那中年男子使劲地抱着吴争的腿不放,一时场面僵持住了。

    厉如海带着人来了,他是凑巧在衙门口,见到孙师爷竟被内衙的差役追赶。

    出于好奇,才带了几个捕快追上来的。

    到了吴争面前,厉如海只是拱了下手,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算见过礼了。

    他低头看着孙明贞道:“孙师爷,你这是做什么?内衙差役为何追你,可是犯了什么事了?”

    孙明贞没有答理厉如海,只是使劲地抱着吴争的还有一只脚。

    领头的差役道:“厉捕头,这事你不必管,孙明贞偷了县令书房内的私物,县令着我等缉拿孙明贞回去。”

    厉如海看看孙明贞,又看看领头的差役,不再说话,带人退到了一边。

    领头的差役对着那几个差役骂道:“中午没吃饭啊,还不将人拉开?”

    于是几个差役一涌而上,拉拽起孙明贞来。

    孙明贞眼见自己逃不过去了,冲着吴争急喊道:“大人救命,小人没有偷财物,只是拿了一封信。”

    吴争此时心里正在嘀咕,黄得功的师爷偷了黄得功书房的私物,这让他想起了陈秉申对黄得功的指控。

    只是面前之人毕竟是黄得功的幕僚,吴争对他无法取信,加上吴争对孙明贞蓄着三寸山羊胡须,尖嘴猴腮的可憎面容,第一观感就不好,所以,没有开口询问。

    可现在,吴争听到孙明贞说出一封信,心里重重地一震。

    “等等。”吴争大喝道。

    听到吴争出声,知道吴争要管此事了,二憨和陈胜就一南一北地走了回来。

    领头的差役脸色大变,不过依旧礼貌地拱手道:“大人,这是我家大人的私事,还望你行个方便,不要插手。”

    吴争回道:“急什么?本官只是有话要问他?”

    领头的差役沉声道:“大人这是在为难小的。”

    吴争没好气地回道:“你一个区区县衙差役,本官就为难你了,你还待咋的?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