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十五章 公子,万万不可啊。
    小蛮低声宽慰道:“公子,别将那刁蛮丫头的话听心里去”

    周世民微微一笑道:“说人家刁蛮,我看啊,就数你最刁蛮任性”

    小蛮闻听不依,扭着身子,撒起娇来

    边上郑叔却感觉不对劲,他素知周世民的心性,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能笑出来,逗小蛮?

    那就说明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郑叔心中一凛,“扑通”跪下道,“公子,万万不可啊”

    小蛮吃惊地看向郑叔,又看向周世民

    “公子,郑叔这是做什么啊?”

    周世民平静地说道:“我的命,是他救的没有他,我们到不了绍兴府”

    郑叔泣道:“公子是君,吴争是臣,这是他应当做的”

    “君?从离开京城的那一天,就没有君了,我只是一个没有了手臂的废人”

    “公子切不可妄自菲薄啊”

    “郑叔啊,可记得当日在路途遭遇乱兵抢劫?”

    “奴记得”

    “那郑叔就该记得,若非遭遇抢劫,我等应该是回京的”周世民悠悠叹息道,“当时就决定,如果无法去杭州,我就回京求死”

    郑叔涕泪交横,“可得苍天眷顾,公子不已经安然来到了绍兴吗,何必再去赴险?”

    “未必是赴险,我的身份,总不能一直不明不白地住在吴庄鲁王监国,毕竟是朱家人,想来不至于亏待了你我郑叔,我主意已定,不必再劝”

    小蛮终于听懂了,她急道:“公子,可千万不能暴露了身份,如今这时候,暴露身份等于引来无穷的变数,万一……呃!”

    小蛮这话说的对,但凡国亡,皇子帝女的境况最过凄惨

    他们需要面对的不仅是新朝的缉捕,还得面对自己人的暗刀子

    不管敌人还是自己人,每个被拥立的新君,都无法容忍这些皇家贵胄

    因为他们的存在,对自己的大位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周世民伸手轻抚着小蛮的脸道:“你就留在吴庄吧,朝堂之上的日子不适合你跟了我这么久,我给不了你什么,让你留下来,就是对你最好的安排,相信他……会照顾好你的”

    小蛮急得哭出声来,“我不要他照顾,我就要侍奉姐姐”

    周世民的眼中泪光闪动,他别转头去,“我意已决”

    ……

    吴争四人一直等在王府正堂之外

    看着远处正堂紧闭的大门,四人的脸色都显得凝重

    生死就在这开门、关门之间

    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在谈什么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里面的人,正在进行利益交换

    否则,水火岂能相容?汉贼如何共存?

    此时,正堂之门有了开启的动静

    吴争转头看向小安和厉如海,“都准备好了吗?”

    小安和厉如海坚定地点点头

    方国安脸带笑意地出现在视野里,这令吴争、张煌言心中一痛

    虽然心里有了准备,可真揭开了谜底,二人依旧深深地感觉心痛

    天下确实没有正邪对错,唯有利益成败

    方国安的笑容就象一把剑,杀人于无形

    将吴争和张煌言的心,击个粉碎

    方国安看着吴争等人的神情,如同猫看着爪下,垂死挣扎的老鼠一般

    讥讽、戏虐

    吴争强按着内心的紧张,看着方国安一步步近前,心里不断地重复着,近些,再近些

    “拿下!”方国安厉声喝道

    小安和厉如海弯下腰,如箭般向方国安而去

    可吴争、张煌言看到向自己等人冲来的竟是朱以海的侍卫,齐声大喝道:“小安、厉捕头,住手!”

    声嘶,而沙哑

    小安、厉如海停住了脚步,回头怔怔地看着吴争

    那眼神中,满满地都是疑惑,仿佛在问吴争,为什么叫停

    可随即被一涌而上的朱以海侍卫按压在地,捆了个结实

    余者又朝吴争和张煌言扑来

    吴争与张煌言双目相对,彼此都明白了对方所思所想

    如果来捉拿自己的是方国安的人,那自己四人还可一拼

    只要拿下方国安,局势就有可能扭转过来,那么朱以海就不会因惧怕方国安而舍弃立场

    可现在,动手的是朱以海的侍卫

    如果反抗,方国安正好将谋反的罪名送回给吴争二人

    所以,不能反抗

    方国安得意地走到被捆绑的吴争、张煌言面前,嗤笑道:“很失望,是不是?没有人保得住你,监国也不例外很快你就会在江边被砍下脑袋,就象你在金山卫砍下的那些鞑子脑袋一样”

    吴争微微张嘴,嘴唇蠕动了几下

    方国安有些不解,“怎么,有话说?本公给你机会,来,说吧”

    说话间,将耳朵凑近吴争

    “呸!”一口口水正好吐到了方国安的脸上

    方国安歇斯底里地喝道:“来人,杀了他,杀了他们!”

    朱以海的侍卫面面相觑,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捉拿二人

    可方国安带来的士兵,却听令向二人扑来

    张煌言居然还笑得出来,他笑骂道:“好你个吴争,堂堂朝廷正六品百户,还象个顽童吐人口水”

    吴争哈哈大笑道:“不好意思,时间太仓促,只是口水,没酝酿出痰来”

    二人一起放声大笑

    方国安的士兵冲来,可朱以海的侍卫岂肯让步?

    双方又对峙起来

    ……

    听着屋外的喧哗

    朱以海脸色如同冰块凝结

    张国维仰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钱肃乐憋不住了,愤声道:“外面二人,都是大明的忠臣良将,殿下就忍心让他们枉死?”

    朱以海沉声道:“孤什么时候让他们死了?捉拿他们,孤这是在保护他们”

    “可殿下也听见了,方国安要杀他们殿下为何不去制止?”

    朱以海叹息道:“孤若去制止,那么之前与方国安的协定就会作废,事情又回到了谈判之前钱大人啊,与江山社稷相比,一、二人的生死,何足道哉?若有一天,孤也须面临这样的死亡,孤也定能视死如归”

    钱肃乐听完,觉得朱以海说得确实有道理

    但他更发现,自己的内心接受不了这种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