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十二章 不丢人
    拍拍陈胜的肩膀,吴争咬着腮帮子道:“这样也好,至少对监国有个交待。况且,我带三百多人新进,也不至于在实力上逊于那王百户而吃亏。”

    陈胜笑道:“大人放心,对付那种吃空饷都吃得走火入魔的宵小之徒,哪用得着三百多人?卑职率麾下五十几人,就能干翻他们整个卫所。”

    吴争知道陈胜在吹牛,不过没有去拆穿他,军人嘛,就该有自信,吹牛也是种自信!

    可吴争是真没有想到,陈胜没有吹牛。

    一进梁湖卫所,陈胜的话就被验证了。

    代千户王一林不在卫所。

    暂时主事的是一个叫陈尔火的百户。

    见到吴争率大队人马前来。

    这厮生生想给吴争来个下马威,他带着另外四个百户,加上三百多号人,在卫所门前将吴争一行挡了下来。

    “你就是吴争?”

    “是。”

    “听说你之前就是个从七品哨官?”

    “是。”

    “从七品一跃成为正六品百户,与我等平起平坐,这是一飞冲天啊?”

    “得蒙监国殿下青睐有加,吴争惶恐。”

    “哟,听听,听听矣,满嘴子吊文啊……就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也敢得监国青睐?少他x的扯蛋了,依咱看,你不会是背后有人吧?”陈尔火爱昧地冲吴争眨眨眼。

    而另一个不知道姓名的百户捧哏道:“依我看,不是背后有人,而是身下有人吧?”

    于是,一场轰然大笑。

    二憨、陈胜大怒,一起往前冲。

    吴争伸手左右一拦,然后对陈尔火道:“陈百户,请自重!本官是正经被监国任命的梁所卫所百户,你我以后就是同僚,还须守望相助,何必如此出言羞辱?”

    陈尔火“呸”地一声,指着吴争的鼻尖子骂道:“谁与你同僚?老子和众兄弟为大明朝出生入死的时候,你他x还在你娘怀里吮奶了吧?还敢和老子称同僚,众兄弟说是不是啊?”

    哄笑声更响了。

    吴争笑道:“陈百户说为大明朝出生入死,不知可否说说经历了哪几战,受了哪些伤,杀了多少鞑子,立了多少军功,也好让我等后进瞻仰瞻仰?”

    陈尔火闻言一愕,脸色阴沉下来。

    他转身冲着那几个百户道:“兄弟们,这小子找哥几个茬来了,哥几个说,该怎么收拾他啊?”

    “揍呗。”

    “对,揍他x的。”

    “让他见识一下,什么都上下尊卑。”

    “小毛孩,老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一会儿让你哭着使劲瞻仰吧。”

    ……一阵子的叫嚣,不知道是碍着人数相当,还是碍着军规,陈尔火等人却没有真动手。

    扫了一眼身后义愤填膺的士兵们,吴争笑着对陈尔火说道:“直你x的。”

    陈尔火看着吴争的笑脸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厉声大吼道:“你敢骂本官?”

    吴争笑道:“对。就骂你了。”

    拿手指一个个地点着,“直你x的。”

    “直你x的。”

    “直你x的。”

    “直你x的。”

    五个百户,一个没少,全骂到了。

    吴争转身看着陈胜道:“你说过的,五十几人就能干翻整个卫所。我给你一百人,看你的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乱战。

    陈胜一声大喝,“兄弟们,干!”

    吴争往后退了几步,悠闲地在一旁观战。

    虽然没有真动刀,可这架打得是拳拳击肉,“璞璞”的闷声响成一片。

    以百人对三百多号人,原本该是败多胜少。

    可场面上,陈胜的百人却是压着对方打。

    人和人,真得不一样。

    这就象一头狼,面对着一群羊。

    经过血战,见过生死的这群老兵,或许骂人骂不过对方,但要说到干架,那就……哎,怎么说好呢?

    没让吴争等太久,也就是一柱香的功夫,陈尔火带来的那三百多号人,全躺地下哀呼了。

    陈尔火却是站着的,因为他退得快,退得远远的,身上没有挨一拳头。

    这世上有种人,骂人在前,一旦开架,闪得最快。

    陈尔火最是典型。

    吴争依旧在笑,看着陈尔火笑。

    陈尔火却是心惊胆颤,他不能逃,这当着全体同僚和士兵的面逃了,日后就没脸带兵了。

    他强撑着,虽然腿在哆嗦,脸上却是一片怒意。

    “吴争,你敢指使属下犯上作乱?”这帽子扣得够大,声音却任谁都听得出色厉内荏。

    吴争没有理会他,而是对陈胜道:“就知道你吹牛,看,这么个大活人,你居然看不到。”

    陈胜闻弦知雅意,一声大喝道:“来人,抓住那厮。”

    于是,十来个士兵左右向陈尔火扑去。

    吓得陈尔火惊叫一声,如同受了惊的兔子,飞窜而去。

    吴争呵呵一笑,抬脚来到那个刚刚捧陈尔火哏,说吴争身下有人的百户面前。

    这百户趴在地上,原本只是低哼的,可见吴争一前来,那哼声骤然变大,直接叫唤起来。

    吴争弯下腰,笑问道:“本官是因为身下有人?”

    “不,不,我嘴臭,我乱说的。”

    “哦,这么说本官身下没人喽?”吴争一瞪眼。

    “不,不。大人身下有人。”改口很快。

    吴争不乐意了,“究竟有人还是没人?”

    “没有……有,大人身下有人。”

    “哦?有谁啊?”

    “啊?我……我妹。”

    吴争身后的士兵轰然大笑起来,先前的憋屈一扫而空。

    反观着陈尔火等人带来的士兵,一个个沮丧地低着头。

    吴争起身,冲着那些低头的士兵道:“诸位兄弟,本官新上任,没想和你们过不去。做为军人,打架没什么,打输了也不丢人。刚才陈百户说,你们为大明朝出生入死,却不解释一下,你们是怎么个出生入死法。可本官却可以告诉你们,我和身后的兄弟们是怎么个出生入死法。”

    说到此处,吴争“嚓”地拉开胸前衣襟,指着胸前的创口道:“这是本官在嘉定府被敌射的。”

    转头对身后士兵道:“兄弟们,别藏着掖着,给卫所的兄弟看看,你们是怎么个出生入死法。”

    身上有伤的士兵们,一个个拉开衣襟,将伤疤展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