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十六章 此请,孤不允。
    绍兴府如今只有廖仲平的卫所,和梁湖卫所

    二者兵力相加听起来该有二千多人,但谁心里都明白,加起来能有一千二、三百人就不错了

    用这样的军队去硬抗来袭的鞑子虎狼,没有人觉得,这有胜的希望

    如今唯一还可期待的是,吴争能抵挡鞑子两天,兴国公和越国公能在两日内回师绍兴府

    如此,绍兴府才有喘息之机

    既然监国主意已定,战争的准备还是有序地开始了

    一面向方国安、王之仁送去求援信,一面朱以海召见了廖仲平和王一林、吴争

    至于新昌,鞭长莫及,力有不逮,被朱以海有选择的放弃了

    人啊,很多时候,就象驼鸟一样,顾腚不顾脸

    原本吴争是不在召见之列的

    但吴争毕竟是朱以海钦点的百户,在朱以海看来,吴争是自己人

    危难关头,朱以海还想着吴争是自己人,不知道这是吴争的幸还是不幸

    ……

    这是一场没有什么必要的重要军事会议

    至少对吴争来说,根本不需要来

    绍兴府眼下可调动的军队,就是廖仲平的卫所和染湖卫所

    一千多号人,却由着监国殿下、民部尚书这样的顶层人士亲自指挥,还有一群文官在那排兵布阵

    显然有些不伦不类

    当然,安排临时征兵,是必须的

    可这不关吴争什么事

    吴争的注意力一直在朱以海右侧的朱媺娖身上

    相较于朱以海现在的慷慨陈词,朱媺娖反而显得平静而端庄

    是怎样的经历,让一个十八岁的女孩,能如此的镇定?

    朱媺娖的目光一直没有焦点,她也没有看吴争一眼,似乎就根本没有认识过他

    玻璃心的吴争觉得有些受伤,好歹咱也是结义兄妹啊

    大哥也喊了不下数十声,咋能说翻脸就翻脸呢?

    “吴百户,以你之见,如何?”朱以海的声音,惊醒了一肚子乱草的吴争

    “呃……”吴争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前面说些什么

    但吴争的反应很迅速,稍一斟酌,吴争脱口道:“鞑子来的是骑兵,野战肯定是打不过的好在江南水域众多,鞑子又不熟悉地形,只要利用好这点,击败鞑子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此话一出,众人皆面露异色

    吴争心中沾沾自喜,暗道咱还是很有急才的

    可马上吴争觉得不对劲

    饶是朱媺娖崩紧了脸,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迎着吴争征询的目光,朱媺娖不着痕迹地眼神一凝

    吴争心中大汗,难道是牛头不对马嘴吗?

    张煌言看出了吴争的走神,微笑上前,站在吴争身边道:“吴百户心中已有破敌良策,这自然是振奋人心之事监国殿下的意思是,为梁湖卫所补充壮丁,问你可有异议?”

    吴争老脸一红,感激地看了一眼张煌言,向朱以海道:“感谢监国殿下体恤,臣必定全力整训新兵,不负殿下厚恩”

    朱以海何等老练,岂能看不出吴争走神?

    不过在朱以海看来,这无关轻重,“吴争,孤听说这三个月,你在梁湖卫所做得不错”

    吴争应道:“回殿下话,这全赖王百户倾力相助,臣不敢居功”

    这话说得有水平,深谙为官之道,满堂的官员暗暗点头

    不卑不亢,也没有喧宾夺主

    边上王一林也是微笑地看了吴争一眼,眼中满满都是情意

    朱以海看了一眼王一林,再向吴争道:“你们都是大明忠臣良子,不过兴国公有意调王百户前往定海军中效力此次梁湖卫所抗击来敌,还得依仗你才是”

    吴争听了一愣,看向王一林

    王一林脸一红,低下头去

    临阵怯敌,调离危境,吴争忍不住想破口大骂

    只是看到那个端坐在朱以海身旁的女孩,吴争心中一叹

    杀鞑子,不正是自己该做的事吗?

    何必在意别人是战是逃

    于是向朱以海拱手道:“蒙殿下器重,吴争当以死相报殿下但凡有命,臣无有不从”

    朱以海闻言大喜,“好,真勇士也!孤没有看错你,这样,新征壮丁首先配给你三百人,加上卫所原有兵力,你可在三界设防,抗击来犯之敌”

    吴争傻眼了,倒不是怯战

    而是去三界设防,那就从梁湖出兵向西南约一百里,吴争就算是本地人,可对于三界地形也不熟啊

    这是其一其二,虽然不知道进犯上虞的鞑子骑兵精确人数,但以一千步兵,以野战对抗千人的骑兵,这就象是开玩笑了

    吴争自然是不能答应

    “殿下令臣抗敌,臣不敢不从但若要臣领千人抗敌,战场设在何处,请殿下允臣自决”

    朱以海微微皱眉道:“那你讲讲,想在何处抗敌?”

    吴争应道:“以臣之见,鞑子占领嵊县之后,没有倾全力进攻会稽,而是一路攻上虞,一路攻新昌,无非是想将会稽变成一座孤城,以逼迫殿下投降”

    “孤知道,讲重点”

    “是殿下知道,来敌是骑兵,人数并不多,应该是江北鞑子为来年南下派出的前哨,一来是进行侦察,二来如果绍兴府诸县可以传檄而下,那么也不排除直接占领浙东全境”

    “……”

    “臣的意思是,放鞑子进上虞,然后在上虞境内,全歼来敌”

    这话一出,群臣真正色变了

    语不惊人誓不休

    初生牛犊不怕虎

    后生可畏

    这些是好听话

    难听的也有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大言不惭

    无知、狂妄

    诸公请看,牛在天上飞

    这些话如同一根根刺,扎向吴争心里

    甚至有官员上前弹劾,“请殿下治吴争谗言之罪,会稽乃新朝京畿重地,吴争竟然敢妄言任由清军入上虞,如此会稽城将直面强敌如此江山社稷危矣望殿下三思”

    这种人还真挺多

    每个人都在想着如何才能晚上安睡

    放鞑子入上虞,那等于是卧榻旁边,有猛虎在侧,岂能酣睡?

    这是要了朱以海和在场官员的老命了

    连张国维、钱肃乐都向吴争投来斥责的目光

    朱以海眉头蹩得更紧,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吴争,此请,孤不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