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十九章 首战告捷
    吴争感到自己的运气在好转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不,应该说,出乎意料的幸运

    次日凌晨,在厉如海带人刚出始宁镇不久,向西派出的斥候回来禀报,往始宁镇而来的鞑子骑兵只有三百人左右,此时已经到达三界,距始宁镇约五、六十里

    虽然不知道,为何来得鞑子这么少,也不知道分兵的鞑子去了哪?

    但对于吴争来说,做好自己的本份事,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天塌下来,该有高个子去顶

    于是,吴争迅速下令,各就各位,准备迎敌

    这天是阴天,本该大亮的天空,显得灰暗

    等了半个时辰,鞑子还是没来

    所有人都心急起来

    这就象是蓄足了劲头,没地方使劲一般,憋得难受

    特别是屋顶上那帮子地痞油子,已经起了躁动

    吴争心中也担心厉如海出事,于是将指挥权交给了陈胜,自己去了街南的城隍庙

    趴在城隍庙屋顶,望着西边的官道,那里空无一人

    吴争是真担心了,五、六十里路,以骑兵的速度,半个时辰早就该到了

    难道真出了什么意外?

    就在吴争胡思乱想,心里长毛的时候,就听身边小安子急道:“少爷,来了!”

    吴争赶紧抬头望去,果然远处官道出现了几个黑点,黑点越来越大

    “快,回去告诉所有人准备,鞑子来了”

    吴争目不转睛地盯着,在这一刻,吴争突然发现自己不紧张了,心里反而有了一丝期盼

    或许是等得时间长了的缘故吧

    当看清走在头里,厉如海的身影,吴争悄悄地滑下屋顶,向北县衙跑去

    ……

    沈致远的手心里满满地一手汗

    他很紧张

    头一次带兵嘛

    可沈致远心中对吴争一肚子牢骚,说好的带兵,这下可好,人生第一次的指挥,手下却是这么一群地痞油子

    坏心眼的吴争,沈致远恨恨地埋怨着

    训练有素的卫所弓弩手,屏息静气地趴在屋顶上,专注地看着距离自己不足几丈的鞑子骑兵,迅速从自己的眼鼻子底下经过

    鞑子骑兵的速度并不快,实际上,想快也快不起来

    始宁街太狭窄了,最多并排三骑,再多一骑就会相互撞上

    整条街上,除了散乱的马蹄声,再无别的声音

    鞑子十几个前锋进入始宁街,往前奔驰了一里路,然后停下,四下随意打量了一圈,就有几个骑兵拨转马头,回去报信了

    从衙门门缝中偷窥的吴争赞赏地看了陈胜一眼,心里暗暗庆幸

    幸好是陈胜提醒,只挖北边半条街,没有在整条街上挖坑

    陈胜提醒的很及时,他预料到鞑子在进入始宁街前,肯定会派斥候侦察

    如果陷坑提早被发现,就会引起鞑子警觉,就很难引入街道了

    鞑子终于进入了街道

    密密麻麻地人影,让吴争的眼睛一眨不眨

    身后、身边的士兵捏紧了手中的刀柄

    ……

    鞑子骑兵的速度明显加快,面对着这样一条空旷的街道,凡是带过兵的人都会有警觉

    虽然有上虞县令的投诚,但鞑子从不轻易相信明人

    快速通过,是最正确的应对之策

    “隆隆”的马蹄声响彻了始宁街,没多久,鞑子骑兵就过了半条街

    前面就是一路的陷坑了

    吴争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因街道地实的关系,每个陷坑并不大,如果鞑子意识过,只要策马一跃,就能跃过去

    只有在不防备的情况下,前马失足落坑,才能引得后马撞上去

    可就在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被临时征来的那百个地痞油子中,一个鸟人憋不住心中的紧张,突然大喊尖叫着,将手中的石头砸了出去

    “直他x的混蛋!”

    吴争厉吼爆粗,他被这种意外打击得想杀人

    距离太远,根本无法传令应变

    吴争只能踢开衙门大门,手擎钢刀大喝道:“随本官杀敌!”

    三百多人,在吴争、陈胜、池二憨三人的带领下,向南冲锋

    那地痞油子的猝然投掷,使得鞑子立即意识到有埋伏

    暴吼声接连不断地响起

    鞑子前锋骤闻巨变之下,反而忽略了前方,将主意力转向了两侧屋顶

    所谓歪打也有正着

    随着前锋战马陷坑,后面的骑兵不断向前撞击

    一时,场面显得异常混乱

    两侧店铺中埋伏的人手迅速用毛竹横闩街面

    于是“辟里叭拉”的脆响中,不断地有鞑子从马上摔下

    屋顶上,卫所弓弩手反应迅速,立时发动,向半条街的鞑子骑兵饱以箭矢

    沈致远一脚踹倒了那个该死的地痞

    随即大声下令攻击

    无数的石头、木棍、火油罐伴随着箭矢向街中敌人头上招呼

    这阵仗确实骇人,双方的呼喊声交织成一片

    整个就是鬼哭狼嚎啊

    特别是那百来人的地痞油子,从上而下,占着地形优势,冲着二、三丈距离的鞑子投掷,这气势那叫一个勇猛

    还真别说,这些人的“勇猛”着实对鞑子走到了震慑作用

    火油罐的燃烧,产生了大师的烟雾

    混乱之中,根本无法判断伏兵有多少人,只能凭声音去猜测

    地痞们的鬼哭狼嚎让鞑子产生了错觉,士气迅速下降

    当吴争率三百多人扑到面前时,抵抗随即停止

    此战有惊无险

    吴争看着一片狼籍的始宁街,心中凛然,暗暗庆幸

    幸亏只来了三百敌人,半条街足够容纳了

    这要是一千骑兵全来,那等于大半的敌人都安然无恙

    他们安然无恙,自己的末日就到了

    厉如海带着他的手下过来,微笑着对吴争拱手道:“祝贺大人!”

    吴争笑道:“你们当记首功”

    当沈致远拎着那个闯祸的地痞过来时,吴争指着他半天,骂不出来

    心里憋得慌,伸脚踹翻,才吐出一个字,“滚!”

    可怜那小子,也知道自己闯祸了,忙不迭地从地上爬起来,还不忘向吴争抱拳道谢,“谢大人不杀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