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十四章 生死之间,没有谎言。
    不,准确地来说,混子们愣住了。

    他们发现眼前鞑子太难杀了,完全不象之前那三百鞑子,说全歼就全歼了。

    有了这个认识,混子们便犹豫起来,不知道该逃还是该继续拼命。

    他们都在等着周大虎的招呼。

    战场上,要么逃,要么拼,真的不能犹豫。

    犹豫,就是死路一条。

    当鞑子的弯刀,匹练般地从这些波皮脖颈上划过。

    后面看着的沈致远,哭了。

    他向看守他的几个混子恳求道:“我们一起去,再不去,周大虎他们必死。”

    混子们面面相觑,他们一样在犹豫。

    犹豫该不该听沈致远的话,也在犹豫能不能违抗周大虎的命令。

    ……。

    就在吴争准备赌一把命运,强撤的时候,发现鞑子后军乱了。

    这个发现令吴争惊喜。

    这是个好机会,趁着鞑子乱时撤退,危险性就会大大降低。

    身边的士兵已经力竭,力竭的刀,杀不死人,只能被杀。

    可吴争很快发现,对面的混乱渐渐平息。

    吴争更发现,混乱是那帮子地痞油子造成的。

    所以,不能再等。

    吴争并不在乎这帮混子的生死,如果能以这百人来换取身边残部的存续。

    吴争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可吴争又发现,沈致远带着几人加入了战场。

    二者相距并不远,往大里算,也就一里路。

    大白天的看清人脸,不算困难。

    吴争看到沈致远,就知道撤不了了。

    自己可以不顾那百名混子,却不能不顾及兄弟。

    自己一撤,鞑子就会瞬间全歼这群乌合之众。

    沈致远就死定了。

    吴争暗叹一声,随即举刀,大喝道:“兄弟们,我们的援军到了,鞑子后军已乱。一鼓作气,干他x的。”

    吴争在骗,但吴争心里没有障碍。

    生与死之间,没有谎言。

    如果成真,谎言就不是谎言,如果失败,全都死了,谁还会追究吴争在骗?

    果然,吴争这一声,让身边士兵士气大振。

    其实士兵也都看到了对面的混乱,只是一时没有反应到,自己还有援军?

    可听到吴争这一声喊,所有人都信了。

    在他们心中,吴争就是神,一个人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还能将他们从敌占区活着带回来,这样的人,自然成神。

    他们对吴争不仅仅是服从,而是盲从。

    盲从,不问是非,不论对错。

    吴争说血是白的,那血就是白的。

    吴争说雪是黑的,那雪就是黑的。

    吴争说援军来了,那援军肯定就是来了。

    一时间,全线的反击开始了。

    所有人激发出最后一丝潜能,向鞑子发起了反击。

    ……。

    沈致远的文采真得很好。

    他将肚子里的兵法用在了看守他的几个混子身上。

    事实证明,沈致远的兵法还是有用的。

    混子们同意参战。

    六个人,组成一个小三角,向鞑子扑去。

    混子们听从了沈致远的部署。

    他们接近战场的第一时间,就冲向周大虎,在周大虎的身后和两翼,组成一个倒三角。

    周大虎瞬间感觉到身上的压力聚减。

    这象是被憋屈坏了的困虎,周大虎发出一声大吼,“直你x的,终于轻活了。兄弟们,随老子杀!”

    从战斗开始,周大虎就没有发出过声音,他不是不想发出声音,实在是不能。

    谁面对着一齐砍向自己的三四把刀,都发不出声音来。

    可现在,周大虎感觉混身都是力量。

    力量用在了刀上,一刀,两断。

    断得是周大虎面前鞑子的脖子。

    一颗头颅被砍飞了数尺高。

    如喷泉般的血点洒落下来。

    震撼得不仅是鞑子们,还有混子们。

    原本杀鞑子,依旧还是这么简单。

    混子们被周大虎的一刀所激励,爆发出呐喊声,冲向敌人。

    榜样的力量都无穷的。

    这个时候,混子们已经双眼冒光。

    他们觉得手中的刀太碍事,冲着鞑子掷出。

    他们觉得他们应该有自己的打法。

    于是他们和身扑上。

    哪怕被身前的鞑子一刀捅穿了肚子,他们依旧一口咬住鞑子的脖颈。

    这才是他们该有的打法,这是他们的强项。

    当一个混子,一口撕下鞑子脖颈上的一块肉,发出如野兽般地嘶吼声时。

    伴随他吼声的,是鞑子的哀呼。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混子们最擅长的就是以恶制恶,以狠制狠。

    鞑子后军,终于松动了,他们开始倒退。

    后军倒退,方向是对着吴争方向。

    可吴争率军正在突击。

    被夹在中间的鞑子,清楚地感受到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空间越来越少,直到连抬手转身都做不到。

    屋顶上消极怠工的卫所弓弩手们发现了这一点,开始起身反击。

    局势在慢慢地改变。

    人心开始聚拢,每个人都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不知道从何时起,不知道转折点何时发生。

    但所有人都自觉地参与了。

    这不是哪个人或者哪部分人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而是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雄起。

    胜利的天平从这一刻开始向明军倾斜。

    但真正成为压垮鞑子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小安子的那三百精壮。

    人需要表率,这勿容置疑。

    当看到有人逃跑,你会想,他能逃,我为什么不能逃?

    当看到所有人都前赴后继地去死,你会想,他们敢死,我怎么能逃跑?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不用小安子招呼,精壮们开始违令。

    小安子坐观其成。

    他早就想违令了,可他不敢。

    在他心目中,他生是吴家人,死是吴家鬼。

    吴争的命令他不敢违抗,哪怕是明知是错的,亦不敢违抗。

    在小安子看来,忠诚在于盲从。

    如果自己有了自己的思想,那就是背叛。

    虽然明知现在三百人的坐观,是错误的,但他不能下令出击。

    出击就是背叛。

    但这不影响他的士兵背叛,精壮一涌而出的时候,小安子总算吁了一口气。

    这样,少爷总怪不到自己头上了吧?

    三百精壮是生力军。

    他们的加入,使得吴争所部的士气再次大振。

    战场上,许多时候,看的不是单兵技能有多高,凭得是气势,那种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