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十九章 这个女人,不容易
    ps:感谢书友“帝国未来”的打赏。

    张煌言连忙上前劝说道:“这位义士,当着公主殿下的面,不可无礼。”

    不想周大虎冲朱媺娖一抱拳道:“公主殿下不怪,我等不过是市井之徒,打小没学过礼仪。可就算如此,咱们也知道敌人来了,要拿刀反抗。堂堂监国殿下却闻风而逃,这样的朝廷,怎能抵抗鞑子?我等不如回家种地,也好过枉死沙场。”

    “放肆。”钱肃乐大喝道,“你敢诬蔑朝廷?”

    周大虎瞪着双眼道:“敢做不敢说么?”

    朱媺娖向钱肃乐挥挥手道:“钱大人何必和一个市井之弟一般见识。虽说大明已亡,可明人还在,难道朝廷还要向为大明,刚刚与鞑子浴血奋战的义士动手不成?”

    钱肃乐轻喟一声,低头不语。

    朱媺娖转向周大虎道:“这位义士放心,本宫做不出只许州官放心,不许百姓点灯之事,只要本宫还在,绝无人为难于你。”

    还别说,这周大虎五大三粗的莽汉,被朱媺娖这么一说,倒显得不好意思了。

    他呐呐道:“草民自然是相信公主的,公主一个女流都能坐镇绍兴府,想监国一个七尺男儿,却闻风而逃,草民是替公主不值。”

    朱媺娖却厉声道:“放肆。谁说监国逃了?监国只是去巡视江防。再有敢传谣之言,本宫绝不姑息。”

    周大虎愣了,可还真不敢再出一言。

    他向朱媺娖拱拱手,然后又向吴争一礼,招呼着手下三十几人准备离开。

    此时吴争说话了,“周大虎,你就是个没胆的孬货。”

    “吴争,别以为你是官,就能如此挤怼人。咱倒是要问问,咱何处没胆了?之前一战,咱杀的鞑子,不比你少!”

    吴争道:“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之前一战,一时血气之勇,也值得你不停拿出来夸耀?你看看身边之人,本官从江北带来的兄弟。哪一个不是经过数次恶战的?他们心中也不愤,可他们哪个象你们这样,动不动就言离开?”

    周大虎还真向众人打量了一番,这些在天亮前,还是誓言日后同生共死的兄弟,可如今,看向他的眼神中除了鄙视,再无别的。

    这让周大虎心里一痛。

    吴争沉声道:“你扪心自问,杀鞑子真为得是朝廷吗?为得是赏赐吧?赏赐本官给你了,多了一倍。本官自信并无对不住你等之处,可你们呢?当时本官延揽你,你不应,本官可有勉强?之后,你自己带手下兄弟前来投靠,本官不为己甚,收下了你们。如今你又要带他们走,这是何意?真当本官不敢杀人吗?”

    不怒自威。

    周大虎有些傻了,他觉得吴争说得也有道理。

    确实,打这场战斗,为得是赏银。

    战后自己也是真心想投效吴争麾下,可怎么听到监国一逃,就起了异心了呢?

    周大虎想不明白,他有些糊涂了。

    吴争转过脸,冲周大虎手下那三十多人道:“你们要走,本官不拦,抗清复明多你们不多,少你们不少。可本官要与你们说清楚一个道理。你们用命杀鞑子,为得不仅是朝廷,更为得是自己,为你们的家人。或许你们被官府欺压过,但至少官府明面上还跟你们讲道理。鞑子一来,谁和你们讲道理?你们的一切,财产、妻子、儿女都是别人说了算。想必都听过扬州、嘉定、江阴发生的惨事吧?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可周大虎他们不走了。

    周大虎觉得吴争说得对,他想通了。

    杀鞑子本来就不为朝廷,鲁监国逃不逃,关他屁事?

    想通了这点,周大虎腼着脸恳求道:“大人,咱错了。”

    “真错了?”

    “错了。”

    “错哪了?”

    “错在……啊?呃……反正以后全听大人的就是了。”

    吴争挥挥手,周大虎乖乖地缩在吴争身后,不再说话。

    可吴争不知道,他让在场许多人的心里产生了震荡。

    不是因为吴争口若悬河,令周大虎服了软,而是吴争所说的话。

    杀鞑子不为朝廷,是为自己、为家人!

    这话让人,震惊。

    朱媺娖倒不觉得突兀,吴争曾经在吴庄,和她说过更惊悚的话,复明是复汉人的明。

    张国维、钱肃乐、张煌言也不惊讶,吴争和他们说过,朱姓皇室不过是面扯来号召天下的旗子。

    吴争麾下五百多士兵也不奇怪,他们早在始宁街,已经决定了一生追随,吴争说得再惊悚,他们只当没听见。

    可魏文元带来的明军士兵震惊了。

    杀敌不为朝廷?那谁来发自己粮饷?

    杀敌之功,向谁请赏?

    战死了,谁来抚恤?

    可明军士兵又觉得吴争说的好象有些道理。

    却说不清楚,这道理该怎么理清。

    “监国鲁王殿下驾到。”

    骤然而来的宣号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回了西北方向。

    “哈哈……吴争,吴百户何在?孤一听说始宁镇大捷,就放下江防巡视,急往回赶。孤要好好奖赏、犒劳杀敌勇士……。”

    朱以海笑得很大声,大步而来,更显得豪迈。

    如果不是魏文远那句不着调的话,或许所有将士都会认为,他们的监国殿下,真的在巡视江防,真的是君王死社稷。

    可现在,所有人都冷冷地看着朱以海的表演,没有人上前,更没有人迎候。

    朱媺娖看着吴争。

    她只能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吴争。

    魏文远是兴国公的人,把不得朱以海颜面扫地。

    君弱,方显得臣强嘛。

    可绍兴府这一摊子,至少到现在,少不了朱以海。

    朱以海一倒,就等于倒下了大明江南。

    没有了主事者,反抗势力就会崩散,各自为政,甚至相互攻伐。

    这样不用清军来攻,自己就垮了。

    吴争原本不想去捧朱以海的臭脚。

    可看到朱媺娖的目光,心软了。

    这个女人,不容易啊。吴争心叹着。

    “臣吴争见过监国鲁王殿下。”吴争在众目睽睽之下,迎上前去,单膝抱拳向朱以海行礼道。

    朱以海不是傻,能到这份上,没一个是傻子。

    看见文武群臣、数千将士那种目光,就是傻子都明白,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