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八十章 朝廷没钱
    朱以海不能发火,发火就告诉别人,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得有交待,怎么交待?

    所以,朱以海只能装作不知道,装傻也是一种本事。

    特别是明明知道,要装作不知。

    明明知道自己丢脸了,还得将丢脸进行到底,这不仅是种本事,而且是一种城府,一种涵养。

    这恰恰是朱以海的强项。

    “快来人,快将吴百户搀扶起来,孤在路上还说着,孤该向吴百户和杀敌将士们道声谢,行个礼才对,是你们拯救了朝廷,拯救了绍兴府百万民众。”

    吴争心中大汗,暗道自愧不如。

    “臣不敢,此胜乃将士用命,臣只是侥幸,万不敢当殿下道谢行礼。”

    花花轿子众人抬。

    虽说朱以海恨吴争,这个小子原本自己是想依为股肱的,可行事如此无状,生生让自己丢尽了颜面。

    可这时见吴争凑上来,拼命地为自己搭台阶,朱以海又觉得,吴争还是可以调教的。

    “吴百户,此次你杀敌有功,孤绝不吝惜封赏。来,诸爱卿,一同进府商议,如何封赏这些有功之人。”

    一群文武应声而进。

    场面变得很古怪。

    魏文远在吴争左侧跪见,不想朱以海根本不理会他。

    甚至连眼角的余光都不给一丝。

    要知道,魏文远可是带着三千精锐,前来增援的。

    先前一个区区百户吴争,对他爱搭不理,已经让魏文远窝火。

    如今来自君上的轻视,岂能咽得下这口气?

    不仅魏文远面子扫地,连身后的三千将士,个个面露不虞。

    魏文远有心追上去与朱以海理论,可他终究是不敢。

    先不说王之仁没有授权他这么干,就是执意这么干,魏文远一样忌讳这面前五百多兵。

    魏文远从军二十年了,没吃过猪肉,总也见过猪跑。

    眼神,只看眼神,魏文远没有把握,自己麾下三千人能不能在这五百多人处讨得便宜。

    就不用说,廖仲平部在那警惕着呢。

    魏文远只能跺跺脚,生生咽下了这口气。

    ……。

    进了王府,吴争看朱以海就顺眼多了。

    朱以海根本不是与群臣商量,而是直接就宣布了犒赏决定。

    晋升吴争为梁湖卫所千户,即日对梁湖卫所进行兵员补充,即日起梁湖卫所一律优先补给。

    可吴争马上就发现朱以海又变得不顺眼起来。

    因为,关于阵亡、伤残士兵的抚恤,朱以海只字不提。

    这弄啥哩?

    吴争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

    “禀监国殿下。臣因兵力不足,在战前应允始宁镇临时征集的精壮、义士,但凡产生伤亡,一人抚恤二十两,此次战后统计,共伤亡五百余人。算下来,抚恤金超过万两白银,恳请殿下允准拨付。”

    朱以海原本生动的表情动作瞬间僵住了。

    堂内一片寂静。

    万两白银,其实真的不多。

    可问题是,朝廷拿不出。

    真的拿不出。

    户部尚书上前道:“吴千户有所不知,今年受朝廷节制的各县,所交赋税,皆被兴、越二位国公截留,国库并无余钱可作抚恤将士之用。”

    吴争傻眼了。

    兴、越两个国公截留赋税自己知道,可不知道国库竟连万两银子都拿不出。

    朝廷啊,国库啊。

    万两白银都拿不出,这绍兴府稍微有点头脸的人家,哪家没有万两家产?

    吴争沉默了。

    张国维突然上前道:“殿下,臣以为如今正是朝廷用人之际,无论如何不能寒了将士的心。臣以为堂中文武,每人募捐五百两,可以凑出此数。”

    这下乱了。

    一个官员出列道:“张公此话不妥,抚恤将士理所应当。可以此让文武官员募捐,难以服众,此例一开,我等成了什么?金矿银山不成?”

    “陈侍郎说得对,吴千户未经朝廷同意,就擅自应允了麾下士兵如此高昂的抚恤,这与律法有悖,不可姑息。”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吴千户拒敌有功,但抚恤的标准自有朝廷旧例,不能任由为将者信口开河,此风不可长。”

    朱以海干咳一声,“吴争,你以为如何?”

    吴争还能说什么?

    自认倒霉呗,这事说起来确实自己理亏,每个将领都象自己这般想赏赐多少就赏赐多少,朝廷都要认的话,那岂不乱套了?

    吴争点头道:“殿下,方才诸公言之有理,是吴争所虑有误,行事鲁莽了。这样,就按照诸公意思,按旧例办吧,所差银两,臣自己想办法筹措便是。”

    朱以海大喜,展颜道:“吴爱卿果然是朝廷忠臣。”

    可问题又来了,户部尚书提出异议,就两字,没钱!

    当朱以海再将目光投向吴争时,吴争愠怒了。

    “殿下,臣如果无法抚恤将士,以何颜面面对父老乡亲,日后以何面目统率将士?”吴争下了剂猛药,“殿下和诸公都知道,这次来犯之敌,有二千骑兵,始宁镇一战只歼灭一半,还有一半踪迹不明,这要是出现在绍兴府周边,臣还如何号召将士用命?”

    这是恐吓。

    在场之人个个是人精,岂会不明白。

    这要是在以前,就得治吴争一个欺君之罪。

    可现在,谁敢提?

    朱以海脸色变了,“董爱卿,你得想辙。”

    户部尚书脸色为难,应道:“要不还是循旧例,向绍兴府百姓加征赋税?可今年已经加征过三回,再征,怕是引起民愤。”

    朱以海斜眼道:“这事董爱卿自己作主便是,孤只要在三日之内,见到万两白银,以供抚恤伤亡将士之用。”

    户部尚书应道:“臣领命,今日就向绍兴府八县官府下令,以抚恤伤亡将士之名,向绍兴府在籍民众,征收人头税。”

    吴争一听懵了,加征不加征赋税,不关自己的事,说难听点,吴争也没有那种割肉饲鹰的仁慈之心。

    可朱以海要以抚恤自己麾下将士的名义加征税,那么被征的百姓,岂不在背后指着老吴家骂?

    吴争冷冷说道:“董大人且慢,抚恤银子之事,就不必劳烦大人了。吴某就算卖地卖庄,也不愿被父老乡亲指着脊梁骨骂。此笔银两,吴某自筹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