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八十六章 皮糙肉厚
    池二憨果真是皮糙肉厚,寻常人挨四十杖,怎么也得在床榻之上哼哈几日。

    可这厮挨完之后,就骨噜起身,除了走路有一拐一拐之外,愣是看不出有啥地方不妥。

    以至于吴争在怀疑,是不是施刑士兵在故意放水。

    此时,王府内的朱以海,同样没闲着。

    他正春风化雨般笑容面对着魏文远。

    完全不记得自己之前连眼角余光都不给的傲慢。

    其实这不怪朱以海善变。

    面对着吴争这般杀敌功臣,朱以海需要慷慨激烈。

    面对着魏文远这般数百里来援的功臣,朱以海需要怀柔。

    朱以海很累。

    累得心力交瘁。

    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帝皇之道,在于平衡。

    吴争原本是朱以海想做为股肱之臣加以培养的,可现在朱以海发现,那小子就是养不熟的一头狼,没准会在什么时候反噬主人。

    所以,哪怕朱以海对王之仁有意见,自然对魏文远也有意见,那也不妨碍现在面对魏文远这一脸春风化雨般的笑容。

    吴争窜得太快,可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压不得,就得找人平衡。

    没有机会,就得创造机会。

    魏文远就是最恰好不过的人选。

    “魏镇抚,孤之前看见王府外你麾下三千虎贲,军容整洁,个个精神抖擞。如此想来,清军此次来犯余敌,就得依仗魏卿了。”

    魏文远是王之仁的心腹,岂会不知王之仁的心思。

    甘心屈居于鲁王麾下,并非是忌惮鲁王是英主,而是如今形势之下,南下投隆武太憋屈,因为隆武朝中的实缺基本满了,拥立之功赶不上。

    而重新投清,王之仁着实不愿意。

    虽然自知不是忠臣义士,可三姓家奴的恶名,王之仁宁死也不想背,所以尽量克制着与鲁王相安无事。

    这也是方国安不肯派军来援,而王之仁肯派援军的主要原因。

    毕竟覆巣之下没有完卵嘛。

    魏文远应道:“臣愿为殿下、为朝廷分忧。”

    魏文远说是这么说,但他心里很明白,这场仗不是为朱以海而打,为得是吴争。

    人嘛,就得争个面子。

    那个小百户……不,现在可是千户了,如果再打上一场胜仗,不用说自己,就算是兴国公,恐怕也得忌讳那小子三分了。

    既然这样,就不能把这次机会让给吴争。

    一千鞑子骑兵,确实难啃,可这险,得冒。

    “回殿下,臣愿领殿下命,臣麾下三千将士愿为殿下、为朝廷尽忠。”

    “好。”朱以海大声叫好,“魏卿放心,一应粮草、军械,满额补给,杀敌有功者,孤绝不吝啬封赏。”

    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反正朱以海就是不谈钱。

    双方虽然各怀心思,可目的相同,倒是一拍即合。

    魏文远所部,由此在绍兴府驻囤下来,等待鞑子骑兵的消息,准备一战。

    ……。

    得知朱以海已经将迎战鞑子骑兵的任务交给了魏文远。

    吴争倒是松了口气。

    不是想推卸责任,而是吴争确实认为,三千明军精锐,迎战一千鞑子骑兵,胜算极大。

    就算真不能匹敌,自保也应该无虞。

    既然有人要建军功,自己窜得太快,再要强去争抢,难免惹人诟病。

    所以,吴争甚至连做后援的打算都没有,免得被人指责抢功。

    老老实实带兵回梁湖卫所整训,经过这一战,确实该好好训练这帮子杂牌军了。

    不过吴争并不放弃之前的计划,钱肃乐在此事上也十分热心。

    毕竟,吴争在为他兑现一部分承诺。

    但吴争没有料到的是,钱肃乐不仅召集了千人,还将他的嫡长子钱翘恭送到了自己面前。

    钱翘恭长得很帅。

    这是吴争第一感觉,阳光男,个子与吴争相仿。

    令人有种自惭形秽之感。

    “下官梁湖卫所百户钱翘恭,见过千户大人。”钱翘恭彬彬有礼,躬身抱拳道。

    吴争心里腹诽,钱肃乐明上正人君子,可提携儿子的速度不慢啊。

    转眼之间,就是一个正六品百户。

    心里想着,可行动却不慢,吴争上前,挽住钱翘恭臂弯道:“钱兄,都是自己人,不必拘礼。”

    不想,钱翘恭却微微一闪,躲过吴争搀扶。

    往后稍退一步,直视吴争道:“翘恭奉监国殿下、兵部张尚书之命,投大人麾下效力。但明人不说暗话,翘恭还受右佥都御史钱大人之命,监督吴大人,望大人不怪。”

    “呃……。”吴争其实不傻,能猜到钱肃乐此举的意思,真要提携儿子,将钱翘恭留在绍兴府廖仲平卫所,更安全。或者直接弄个文职就是了。

    将儿子送到自己的眼鼻子底下,无非就是起个监视作用。

    可这事你做也就做吧,没必要说出来不是?

    说出来也不要紧,也必要当着自己手下将士的脸,还这么大声讲出来……太尴尬了!

    吴争脸色不虞,不过总算克制住了,没有直接发作。

    “咳,本官怎会见怪?……来,本官为你引见卫所另外几位百户。”

    说着吴争替钱翘恭一一引见麾下几个心腹总旗,不,现在是百户了。

    “这是百户陈胜。”

    “陈百户有礼,陈百户当日在金山卫一战,翘恭闻听已是如雷贯耳,今日得知始宁街一战,更是仰慕不止。往后还有军中诸事,向陈百户指教。”

    何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陈胜原本看不惯钱翘恭。

    本来嘛,君辱臣死。

    钱翘恭当众给吴争一个下马威,等于扇了众将士一记耳光,谁不对其怒目而视?

    可如今钱翘恭一下子变成谦谦君子,陈胜只能拱手还礼,吱唔道:“钱百户言重了。”

    吴争在边上听了涌起一股火来,他x的,这小子是故意来灭自己威风的。

    没好气地冲池二憨一指道:“这是池二憨池百户,人称池一刀。”

    “早从家父口中闻听池百户万夫不挡之勇,今日得见,翘恭三生有幸。”

    池二憨不久前挨了四十杖,心中正憋屈得慌,冷哼一声,抬手一拱,算是还过礼了。

    钱翘恭却神色不变,脸上依旧笑容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