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九十一章 崽卖爷田不心痛!
    王府内院。

    朱媺娖面色非常平静。

    郑叔焦急地看着朱媺娖。

    “郑叔,不必惊慌,该来的总会来,拦不住。”朱媺娖反倒安慰起郑叔来。

    郑叔带着哭腔道:“可公主不该在这。若是鞑子来了,如何是好?”

    朱媺娖的脸色微微动了,她道:“其实这几个月来,本宫过得很踏实。离京之日起,从未如此踏实过。”

    “现在想来,他说得是对的。京城沦陷,先帝驾崩,这天下就已经不是朱家天下,如今需要的是天下汉人同仇敌忾,抗击清军。只要能守住汉人江山,谁都可以为帝。与芸芸众生相比,一个帝位反而显得渺小了。”

    郑叔被朱媺娖的话点醒,急道:“殿下,去吴庄。如今吴争梁湖卫所还有千多人马,可保殿下平安。”

    朱媺娖微笑着摇摇头道:“不去了。他有他要做的事,本宫有本宫要做的事。他若能来,必定会来,他若来不了……又何须去?本宫身为皇室,留在绍兴府,是命。人,就得安命!”

    ……。

    吴争追得很辛苦,数十里的山路,让一千多人疲惫不堪。

    幸好江南的山都不高,与西北、东北的山相比,就是丘陵了。

    吴争也丝毫不顾及士兵的体力,直到现在吴争都认为,明军一定会胜。

    所以,只要赶到三界,能阻止骑兵营就行。

    可吴争牛喘着登上三界官道边的小山你是对的?”

    钱翘恭依旧微笑,哪怕他的嘴角在渗着血丝,这是被刚才吴争反手一巴掌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