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不醉无归
    于是吴争道:“这事我说了不算,但我会向监国殿下和廖千户开口,至于同不同意,就不好说了。”

    这不是推诿,而是实情,赵史是廖仲平麾下正经百户,不是吴争说要就能要到的。

    不想赵史听了吴争如此一说,大喜道:“只要吴大人肯收留下官,廖千户那下官自己去说。”

    吴争一愣,问道:“你与廖千户之间……?”

    赵史呵呵一笑道:“不瞒吴大人,下官的三弟娶了廖千户的女儿为妻,说起来我家与廖千户是亲家。”

    原来如此,可吴争心里又觉得奇怪,有这么一层关系,赵史应该安心在廖仲平手下做事才是啊,为何还要投到自己麾下。

    赵史象是看出了吴争心中的疑惑,主动解释道:“吴大人,虽然可能惹大人不快,但下官还是觉得该有话直说。如果是太平盛世,下官无论如何也不会舍廖大人而投吴大人麾下,但如今不同,廖大人虽然是个好官,但性格……执拗,与大人相比,打仗的本事就稍逊了一筹,下官只想在这乱世中,保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别无所求,望大人不要见疑!”

    说完,向吴争深深一揖。

    吴争释然,点点头道:“好,既然你够坦承,我就如你所愿,回到绍兴府,我便会向监国殿下要人。”

    “谢吴大人。”

    这时吴争想起一事,“赵大人,那几百匹马尸之事,就劳烦赵大人去处置了。价格低些没关系,但要快。”

    赵史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吴大人放心,区区小事,交给下官即可。”

    吴争点点头。

    这是一次试探,也是一次对赵史能力的检测。

    卖几匹马尸不是一件难事,但卖几百匹,就很难了。

    虽说是已近冬季,天气不热,但拖延几天,还是会变质。

    三两天中,要将这批马肉脱手换钱,需要很大的组织能力和很强的人际关系。

    ……。

    绍兴府已经轰动。

    这是真正的一场大捷。

    前后三千鞑子被全歼,这对于明军一路惨败,一直生活在压抑和恐惧之中的明人,是极大的鼓舞。

    这就象一个人被对手压着打了许久,突然发现原本自己也可以反击,并且自己的反击还能于对方致命一击。

    突然发现,自己原本以为已经退化了的獠牙,依旧存在一般。

    这叫扬眉吐气。

    男女老少,只要是听闻这场胜利的人都自发地来了。

    三界到绍兴府,原本最多一个半时辰的路,吴争他们从午后走到了天色将黑。

    无数的人,无数的爆竹,无数的瓜果、粮食、蔬菜,甚至连家中下蛋的老母鸡都抱出来了。

    酒是绝不可少的,沿路酒坊、酒肆的掌柜们,让店中伙计抱着酒坛,向将士们邀酒。

    以至于吴争不得不下令,一人只能喝一碗。

    怕喝垮了这些酒坊、酒肆。

    无数的年轻女子也跑了出来,她们想把自己嫁出去。

    该拦的长辈们,今日也不再阻拦,反而在鼓励着她们。

    之前因为生怕鞑子南下,急着把家中未婚女子嫁出去。

    可如今百姓依旧是这样,不同的是,之前是害怕,如今是因为自豪。

    骤然疯狂的百姓们,大有不想过日子了的感觉。

    这种信心满满、激昂兴奋甚至可以说是趾高气扬的情绪,笼罩着将士们和百姓们。

    这是一场歇斯底里地渲泄。

    得知消息的朱以海携长平公主率文武数十人,出王府十里,迎候将士们的凯旋。

    “臣梁湖卫所千户吴争,向监国殿下复命。不负殿下所托,我军全歼来犯之敌,未曾有一人逃脱。所获首级皆装车运来,请殿下派人点验。”

    “好,好……。”激动的朱以海一个劲地叫好。

    吴争也有些激动,这次的朱以海能坚持下来,确实让吴争有些意外。

    吴争在想,难道钱肃乐之前说得是对的?

    经过之前始宁街一战之后,朱以海的心性有了极大的改变?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朝廷之福,绍兴百姓,乃至天下明人之福了。

    如果真是这样,吴争就有信心,明年在浙东词。

    他下令,将士们囤于绍兴府,等到犒赏之后,再各回驻地。

    在这种全民欢庆的夜晚,所有人都疯狂了。

    可吴争没有疯狂,张国维等人也没有疯狂。

    他们不约而同地聚在一起。

    酒还是绍兴黄酒,菜依旧是那老三样。

    不过今日特殊,加了一只白斩鸡。

    张国维举杯邀酒道:“来,诸位,今日是我大明扬眉吐气的好日子,不醉无归。”

    四人一饮而尽。

    张国维很没矜持地伸手,从折斩鸡上撕下一只鸡腿,连同一胯,然后塞在吴争面前的陶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