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十三章 时局有变
    沈半城抖颤着脸上的肥肉,指着吴争道:“你当沈某傻啊,这个时候你来这么一出,我就算想省,也省不了啊。我要是不出这银子,沈家在绍兴还有脸待下去吗?”

    吴争算是明白了,看着沈半城笑道:“沈伯,看你说的,这是两回事,这八百两如果算是礼金,重了!要不你拿回去?”

    沈半城回头对吴老爹道:“你看看,你看看,我送了银子,他还得理不饶人来着。”

    吴老爹听明白了,瞪了吴争一眼,然后对沈半城道:“沈老弟,犬子无状,这八百两礼金确实是重了,要不,收一百两,余下的一会带回去吧?”

    沈半城顿足道:“拿不回去喽。我家那个不孝的东西,只认他不认爹啊,这要是拿回去,还不定怎么折腾他都老子呢。”

    吴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遭来吴老爹的怒目而礼。

    吴老爹拉着沈半城的手道:“沈老弟,子孙必有孙子福,我是看着令郎长大的,他是个好孩子。既然这银子已经送来了,那就留下吧。我领沈老弟一份心意了。”

    沈半城听吴老爹这么一说,也就心平气和了,冲着吴争道:“你可别忘记了当初的承诺,要是不扫平盗匪,这钱还得一两不少地给吐出来。”

    吴争笑道:“沈伯放心,这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等过了今日,你就等着捷报吧。”

    ……。

    朱以海没有来,不过让张国维等人带来了祝福。

    这不奇怪,身份差距,加上吴争毕竟不是娶正妻,监国殿下自峙身份,也能理解。

    朱媺娖也让郑叔亲自送了礼来。

    虽然有些别扭,但吴争还是收下了。

    回到洞房中,吴争打开一看,这盒子很眼熟。

    想了想记起当日自己因始宁街一战,朝廷拿不出抚恤银子时,朱媺娖让郑叔曾经拿来这个盒子,说是里面有一颗南珠,可值三、五千两。

    吴争打开来,里面一颗小儿拳头大的明珠,在烛火印映下烁烁发光,珠子上面象是浮着一层流动的光晕一般。

    就算不识货,吴争也知道,此珠价值不菲。

    可吴争心里有些悸动。

    朱媺娖的日子不好过。

    做为一个公主,同一样东西两次拿出来,赐于同一个人,这很失颜面。

    也就是说,朱媺娖的身边,已经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此时,已经被吴争揭去头盖的周思敏看见此珠,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此珠是先帝在公主殿下十岁时所赐。”

    “你认得?”

    “是。公主离京时,身上别无长物,仅带了这颗珠子。南下一路上的花费,皆是从周家取的。”

    吴争暗道,果然如此。

    仔细将明珠放回盒中,递给周思敏,“好生收着,找个机会把它还回去。”

    周思敏一怔,嗔道:“公主赐于你,你再还回去,岂不辜负了公主?”

    吴争叹息着,将心中的猜测与周思敏解释了一遍。

    “公主需要此珠傍身。按我说的做。”

    周思敏懂了,但她没有接,“我如今隐瞒了身世,恐怕见公主不易。要还,还是你自己还吧。”

    吴争想想也对,于是将珠子搁下。

    看着周思敏的脸,吴争坏笑道:“你真准备好了?”

    周思敏先是一怔,而后脸色大红,飞快地转身逃开。

    吴争在后面急追,没过多久,便美人在怀。

    周思敏将脸轻轻地贴在吴争的胸口,柔声道:“其实……我从见你的第一眼时,就……喜欢上你了。”

    吴争有些意外,拿手指轻挑起周思敏的脸,戏谑地问道:“那你还处处与我做对?”

    周思敏挣脱了吴争的手指,将脸深深地埋入吴争的怀里,忸怩道:“你哪懂女儿家的心事?”

    ……。

    杭州府。

    此时确实有些慌乱。

    当然,慌乱不全是因为南下的三千建虏精锐全军尽没。

    至少不是最主要原因。

    主要的原因是,杭州清军需要临时急调湖广,本来打算提早进攻绍兴的计划,可能要流产了。

    清军目前兵力捉襟见肘。

    偌大的大明疆土需要吞噬,以区区数十万清军,确实困难了些。

    就算已经占领、统治的地区,也不时地有人反正。

    明军降军不少,可清廷无法对其完全相信啊,还得派兵对其监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清军在中部的湖广战场上却频频告急。

    南明唐王朱聿键的隆武政权所任命的湖广总督何腾蛟招纳了原李自成大顺军的余部李过、高一功、郝摇旗、刘体纯等人,进入湖广战场。

    对清军占领下的军事重镇荆州、武昌进攻,使湖广战场上的清军面临全面崩溃的境地。

    被顺治拜大将军,时任睿亲王的多尔衮,得知军情之后,急调杭州多罗贝勒、平南大将军勒克德浑,移军西去救援湖广战场。

    于是多罗贝勒勒克德浑亲率满蒙精锐,偕同镇国将军爱新觉罗?巩阿岱一起,从江宁逆江而上,驰援武昌。

    多尔衮同时调豫亲王多铎,领三千鞑子精锐及六万明军降军驻扎在江宁,暂时搁置进攻绍兴的计划,准备在稳定湖广战场之后,再图绍兴、舟山、宁波等地。

    可问题来了。

    勒克德浑原本打算提早进攻绍兴的,这几个月里,清廷也一直在慢慢向杭州增兵。

    之前派去突袭绍兴腹地的三千鞑子骑兵,是勒克德浑麾下真正的满蒙精锐。

    勒克德浑麾下的满蒙精锐并不多,仅一万五千人,可杭州府明军降军却有十万之众。

    不派明军降军,而派满蒙精锐,主要还是担心降军一入绍兴腹地会被明人策反。

    勒克德浑不能眼看着此消彼长,绍兴明军势力壮大,为来年进攻绍兴增加难度。

    加上他心里一直认为他的精锐足以以一当十。

    如今,晴天霹雳,三千鞑子精锐全军尽没,那么勒克德浑奉令调往湖广,就无法在杭州留下更多的鞑子精锐了。

    从而使得,勒克德浑必须带走更多的明军降军。

    因为害怕自己一走,明军降军立马反正。

    勒克德浑只留下了三千鞑子精锐及三万明军降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