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十五章 山贼都配军师
    “大头领,已经打探过两次了,官军确实已经撤回梁湖卫所,平岗山周边十里之内,没有一个官军。儿郎们也已经窝了好些天了,您看是不是该撒出去放放风了?”左首第一人问道。

    刘老三轻轻地“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羊腿骨头,拿起面前的酒碗,大口地喝着。

    右首第二人开口道:“二头领,这次来得官军与之前不同,听说那梁湖卫所千户吴争,可是刚刚与鞑子三战三捷的人物……我看还是小心些,总没坏事。”

    左首第一人将酒碗在桌上一顿,大声喝道:“连个屁都没放,就夹着尾巴跑了的孬人,有啥好怕的,这种货色这算真遇上了,凭咱五百人马,也不悚他。天天在这山坳子里闷着,身上都长想虫子了。大头领,我已经派了一队儿郎下山去探路了,晚上回来要是没事,明日我就带人下山,去劫了始宁镇,给那吴争一个下马威。”

    刘老三又是一声“唔”。

    这时,右首第一人站起身来,这是个长相斯文的中年人,如果不是处在这个山贼窝里,走在大街上,绝对没人会认为他是个山贼,更象是个读书人。

    他穿着一身青色褂衫,中等身材,瘦削的脸,胡须剪得很短,看起来让人有一种干净、洁爽的感觉。

    “大头领,二头领,诸位当家的,这吴争并非善类,先不说他麾下人数高于我等数倍,就说打起来,咱们寨中兄弟,恐怕也不是官军的对手。所以,在下认为,官军不发一矢就撤退,显然背后有阴谋,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些没坏处。”

    左首第一人,也就是那个二头领“呯”地一拍桌子,指着中年文士道:“军师,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等干这档子买卖多少年了,可曾经怕过谁?”

    刘老三第一次开口了,他阴冷地说道:“老二,不得对军师无礼。”

    二头领显然不敢与刘老三相抗,不甘心地坐了回去。

    刘老三转向文士问道:“依军师之见,我等还须在寨中防守多久?”

    中年文士向刘老三一拱手道:“大头领,山中吃喝不愁,就算半年之内,不出山都不会缺粮食,依在下看,还是多等些日子,等清军南下之后,官军就没有了围剿我等的闲心。”

    二头领急了,“半年?军师坐得住,我等可坐不住,不用说半年了,半个月都混身难受。”

    刘老三沉默了一会,“军师,你说得有道理。不过头领说得也有道理,寨中的儿郎们可不象是军师一样的读书人,让他们窝在山寨里半年,恐怕反而生事。”

    文士一听也有些急了,“大头领,官军未战先退,不符合常理啊。事有反常必会妖,谁能保证山外没有埋伏?我等依仗地形险要,明明可以固守,何必出山行险呢?”

    刘老三一抬手,阻止文士继续说下去,“军师不必多言,刘某主意已定。官军不发一矢就退,虽有些蹊跷,但仔细想来,不过就是忌惮咱山寨的地形而已。可咱做的本就是刀口上舔血的买卖,所谓富贵险中求,怕,成不了大事。”

    说到这,刘老三对二头领道:“明日一早,你带这些人去周边村镇干上几票,试试官军的反应,至于始宁镇,先别动它。”

    “听大头领的。”

    文士郁闷地坐回了位置。

    这时,三个狼狈不堪的山贼跑了回来。

    一边跑,一边喊,“官军,官军!”

    刘老三眉头一蹩,大喝道:“把这几人带进来。”

    “说,出了什么事?”二头领见了,认出这几人就是自己刚派出去探路之人,于是大声喝问道。

    “回二头领,山外有官军埋伏,小的们一出山,就在老槐村被伏击了……三十几人,就跑回了我们三个。”

    刘老三开口问道:“官军有多少人?”

    “这……大概有七八十人。”

    另一个山贼道:“小的估计有百来人。”

    刘老三看向还有一个山贼。

    “小的没留意,但看阵势,大概是百来人没错。”

    刘老三心里大致清楚了,自己的判断和军师的担忧没错,官军果然是有埋伏,依旧在老槐村。

    但这样一来,刘老三反而坦然了。

    就怕官军不露声色,如今露出来了,也不过如此。

    老槐村离梁湖卫所有四、五十里,梁湖官军来援至少需要半个时辰。

    刘老三嘴一咧,大声下令道:“诸位兄弟,各自带人去寨门口集合,老子要报这一箭之仇,给他们一个好看,灭了这队官军,让他们知道,我刘老三不是吃素的。”

    文士急忙劝阻道:“大头领千万不可,官军既然有埋伏,就必定留有后手。”

    刘老三厉声道:“不过百来人,按官军编制,最多也就是一个百户编制,今日之事如果这么就算了,我刘老三还怎么在平岗山露脸。军师不必再劝,就这么定了,你在寨中留守。”

    说完,招呼着其余七人,带着寨中山贼呼喝而去。

    文士沉默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摇摇头,长长叹了口气。

    ……。

    吴争正在面对绍兴八县为此次剿匪捐钱的商人们。

    “诸位别急,本官告示也贴了,五天的时间,才过三天,就还有两天你们都等不及了?”

    沈半城做为揽事者,不得不站出来做为代表。

    他问道:“吴大人,梁湖卫所三千人马,不发一矢就撤兵,这事怎么说,都说不通啊。吴大人难道是怕了区区几百山贼,要置自己的名声于不顾?”

    吴争笑嘻嘻地回答道:“本官没有说不剿匪啊,可也没说定确切的时间嘛。”

    这就有些强词夺理了。

    商人们七嘴八舌地纷纷指责起吴争撒无赖来。

    沈半城也有些气愤,“吴大人这话说得没道理了,当初你可是一口答应荡平平岗山所有劫匪的。”

    吴争双手一摊,“本官没说不剿啊。再说了,本官告示都贴了,再等两天,如果没有剿灭劫匪,那银子一两不少全退还给你们,本官是言而有信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