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十九章 山寨居然有红衣大炮
    方、王二人截留浙东各府钱粮高达八十余万之事,吴争早就知道。

    可第一次发现,连绍兴府各县,都被二人截留了部分。

    怪不得朝廷连抚恤、犒赏将士的鲮最拿不出来。

    可吴争奇怪了,黄伯彦是以何种身份参与此事,并知晓内情记录下来的。

    难道仅凭是黄得功的族弟?

    不过吴争不想细究,连方国安通敌之事都会被不了了之,吴争自然不会傻得再把这册子送上朝廷去。

    将册子丢给姜伯礼,“把这东西放好,或许将来。”

    然后对沈致远道:“找几个靠得住的,尽快把这屋里的金银、器物整理出一份清单。”

    ……。

    吴争是被震撼了。

    在姜伯礼的引领下,吴争查看了山寨的兵器库,其中的刀枪、盾牌、弓弩足以装备千人之数。

    许多都已经生锈了,不过不严重,对于冷兵器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打磨一下,依旧能用。

    这还不能让吴争震撼。

    震撼的是,在甬道峭壁上,竟有四门红衣大炮,姜伯礼声言还能用。

    这让吴争后脊发冷。

    庆幸当日没有下令攻击。

    这四门火炮,如果在官兵进攻时开炮,加上峭壁上落下石头擂木,那就是一场灾难啊。

    不过如今却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吴争奇怪地问道:“这红衣大炮从哪来的?”

    姜伯礼答道:“鲁王尚在台州,没有前来绍兴监国时,清军兵锋已经攻下浙东全境。绍兴府各县十有八九皆已归降清廷,杭州前卫和后卫带着这四门红衣大炮撤至曹娥江时,嫌弃累重,弃于江边,被刘老三知道后,运了回来。”

    “那是怎么运上峭壁的?”吴争在峭壁上探头,这高度至少有二、三十丈吧。

    姜伯礼指着峭壁边上的几棵树道:“大人请看,刮去树皮,取臂粗的绳索绕于树上,十人一树。然后将六条绳索垂下,绑在炮管上,就这么拉上来了。”

    吴争看了看树身上的勒痕,心中暗叹,他x的,这刘老三在这事上,还真有些能耐啊。

    一门红衣大炮少说也有千斤,就这么傻愣愣地运上了峭壁?

    “山寨中,有炮弹吗?”

    “有,当时官兵逃跑时,百来箱炮弹都扔了。大人刚才在查看库房时,应该见到内库转折处有木箱堆放着。”

    吴争点点头,想想也是,明军连火炮都扔了,炮弹还有啥用?

    不过也算不错,能把这四门火炮运来绍兴,没有便宜了鞑子,也算是这二卫明军有功了。

    “刘老三试射过吗?”

    姜伯礼摇摇头道:“没有,山寨中没有会使炮的人手,刘老三当时还想着活捉几个会使炮的人手来,只是后来大人来了绍兴,刘老三虽说不怕,但总也忌惮着一直不敢下手。”

    吴争呵呵笑道:“这刘老三懂个屁,千户所的兵,哪会使这东西?不过这么看来,本官还得去物色几个会使炮的人手来,否则这么好的东西,就放着当摆设,也太糟践了。”

    ……。

    这一圈巡查下来,花了不下两个时辰。

    山寨现成的做饭工具和粮食,官兵们已经在埋锅造饭了。

    吃饭之时,沈致远递来一份清单,看得吴争心花怒放。

    银库中,不算各式器物,单银子有三万多两,金子八千多两。

    按时下一比八的比例,那就是十万两之巨的钱财啊。

    吴争的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

    国穷官富、商富不说也罢,没想到区区一窝山贼,竟藏有如此大的财富。

    边上沈致远解释道:“其中黄家那一堆,占了至少四成。”

    吴争明白,黄家是变卖家产走的,带得自然是金银。

    “管他是谁的,落在本官手中,那就是本官的。”吴争指着众人道,“谁都不能说漏了嘴啊,把嘴闭严实了,让本官听到你们几个走漏了风声,那你日后的饷银就不用指望了。到时别怪本官心狠。”

    陈胜、厉如海等人一个个憋着笑,捂着嘴。

    可眼睛里的笑意,似乎要淌出来一般。

    沈致远突然道:“吴大人有没有想过,派兵驻扎在这。如此好的地形,不和可惜了。如果派兵驻扎,那么寨中的金银器物就不必全部送出山去了。”

    吴争抿着嘴笑了,其实他自己也有这个想法。

    不过吴争所考虑的与沈致远不完全一样,他所考虑的有两点。

    首先是那四门红衣大炮,花大力气运出山去,未必能保得住,毕竟自己只是个千户。

    另外吴争是清楚清军攻绍兴府也就几个月后的事,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因自己的出现,会不会有所改变,但吴争很清楚,如今的绍兴府绝对抗不住清军全力一击,自己也没有本事,统率六七万的明军作战。

    狡兔三窟,选一处坚固的根据地就成了必要的后手。

    此处确实符合吴争的要求。

    吴争扫了一眼在场之人,这些都是他的铁杆班底。

    “各位兄弟以为沈百户的话如何?”

    当吴争这句话问出,其实象陈胜、厉如海都已经揣测出吴争的心思了。

    那就是,吴争已经有与鲁监国分道扬镳的意思,至少有了独树一帜的打算。

    而姜伯礼听了更是眼睛一亮,他与官府有仇,原本是迫于无奈,投于吴争麾下混口饭吃,其实心里是真不乐意的。

    但此时听吴争这么一说,姜伯礼便听懂了,他觉得投吴争,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知肚明却不说破。

    那边池二憨已经大声在说,“少爷说怎样就怎样,我没啥想法。”

    小安道:“此处地形险要,有卫所三千人驻守此处,就算山外来个二、三万大军,恐怕想攻进来也难,我听少爷的。”

    周大虎无所谓地一晃头,“就按吴大人说得办,有这么一个退路,兄弟们也安心。”

    吴争见无人反对,于是道:“那就这么办。周大虎,你率一营留下。”

    周大虎一听,顿时脸色绿了,“吴大人,咱和兄弟们在始宁街还有家人,待在这破山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