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是不是说一套做一套?
    对于吴争来说,打输了,回平岗山去打游击,打赢了,就是一本万利。

    吴争根本不去想,打输了,自己会不会死。

    因为想这根本没用,死是一刹那之间的事,快得连你自己都来不及反应。

    恐惧只是等死的过程,所以,既然无法预料,就不要去想,去想徒费心神。

    “陈守节,本官问你,你是打算抱着这堆铜铁,一直幻想炮轰扬州府呢,还是用这堆铜铁,拼出个不世之名、绵绣前程呢?”

    陈守节一愕,随即拱手道:“属下愚昧,谢大人提点。”

    “不必这么认真,本官知道,这堆铜铁凝聚着很多条人命和你一年多的心血,但只要它是用在杀鞑子的战场上,就实现了它存在的意义。你放心,如果这次败了,本官一定将它们全部炸毁,绝不留一根给鞑子。”

    六十三门火炮被随行那六十七个操炮手和吴争调来的骑兵营一同运回杭州城。

    因为运输缓慢,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回到永昌门时,已是下午。

    让吴争心凉的是,方国安果然已经撤退。

    池二憨激愤地禀告道:“这厮真是无耻。大人可知道,杭州西城被掠走的财物装了几船吗?”

    “……。”

    “二十大船!”

    吴争狠狠地踢了池二憨一脚。

    池二憨“噌”地跳起,呼痛道:“大人踢我做什么?”

    “你眼馋啊?行,你也去劫掠一番便是。”

    “我哪能干那不要脸的事!”

    “知道就好,那还聒噪做甚?”吴争怒目而视。

    池二憨暗道,少爷果然是正人君子、嫉恶如仇啊。

    不想吴争懊恼地骂道:“说得我心里痒痒的,他x的!”

    “呃……少爷,可他还想带走东城的一万降军,被我和小安子给挡了。”

    “唔,做得好。”吴争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真要是这万人被方国安带走,那防守杭州城就是句空话。

    六千人,想在六万鞑子眼皮子底下守住杭州城?

    吴争自认没那本事。

    “降军士兵军心怎么样?”吴争关心的还是这个。

    池二憨道:“按少爷的意思,所有降军保留原职,降军士兵倒也没有什么异议。不过,照我看来,少爷就不要向他们许诺每月二两银子了吧?”

    “为何?”

    “一来降军有万人,每人二两,一月就需二万两,咱们也负担不起啊。二来,如果连他们都每月二两,之前追随少爷的将士,岂不是心中不平?”

    这话还真他x的有道理,吴争点点头道:“去,告诉他们,每人每月一两,想要和卫所士兵一样,就好好在杭州与鞑子拼杀,此战立功者,可正式编入卫所。”

    池二憨张口结舌,好半晌道:“少爷,每人一两,每月也得一万两啊?”

    吴争翻着白眼道:“二憨,你叫少爷说你什么好呢?掉钱眼去了吧,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如今这世道,握在手中不如撒出去,若有一日鞑子倾力南下,到时还不知道便宜了谁呢?”

    池二憨嘟哝着:“可也没见这么败家的。”

    吴争耳朵好使,一听怒道:“长本事了是吗?编排起少爷了?”

    “二憨不敢。”池二憨吓了一跳。

    吴争这才缓和了脸色道:“去,全城征召民众,加固城防,特别是东城、北城五门,必须加高加固。”

    池二憨嘀咕道:“钱呢?”

    吴争大怒:“偌大的杭州城,就找不到几家投靠鞑子的富户?”

    池二憨一愣,古怪地看着吴争道:“少爷是说……抢?”

    “啪”一记大力的脖拐。

    “胡说什么,这是……抢吗?这叫拨乱反正,这叫惩治叛逆,这叫善恶有报……呃。”吴争编不下去了,压低声音道,“别对将士说,是我的意思。”

    池二憨兴奋地呵呵笑道:“早就等着少爷发话了,行,我这就去安排。”

    吴争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道:“吃相别太看,还有别伤害到无辜。真要是惹出了乱子,别怪我军法无情。”

    “得嘞!”池二憨连蹦带跳的走了。

    吴争轻轻地叹了口气,对厉如海问道:“本官是不是说一套做一套?”

    厉如海强忍着笑意,连连摇头道:“没,没有。”

    吴争突然面色一变道:“既然知道没有,还不赶紧去安排加固城防?”

    厉如海被吴争说翻脸就翻脸的样子吓到了,赶紧一溜烟地冲出门去。

    吴争扳着脸,走到刚二十岁的钱肃典面前,这小子只比钱翘恭大了三岁,可辈份却长了一截,居然是钱翘恭的亲叔。

    看着这张与钱肃乐酷似的脸,吴争心中涌起一股敬意。

    这是“钱门四忠”最小的一位。

    “钱试百户。”

    “下官在。”

    “速去整肃骑兵营,备足军械,区区百十里路,粮草就不必带了。告诉骑兵营士兵,本官定能将他们带回江对岸去。就算不能活着带回去,也定能将他们尸身带回去,不至于让他们暴尸野外。”

    钱肃典激动地道:“属下绝不负大人期望。”

    吴争心里懊恼地骂了一句,怎么和钱翘恭一个腔调,钱家果然都是这德性。

    回过头来,吴争对宋安道:“你留在城里,城中万名降军都由你来统率。”

    宋安恳求道:“少爷,这次就让二憨留下,让我跟着少爷吧。”

    吴争瞪眼道:“你比得过二憨的刀吗?”

    “可二憨射箭射不过我。”

    “呸,靠你一人射箭有用吗?你能和二憨一样冲锋吗?”

    “少爷要我冲,我就冲。”

    “行了,这次伏击战不同往常,士兵需要一个勇猛的表率、领军者,你不适合。况且,杭州城中局势复杂,城中肯定有许多鞑子奸细存在,你需要多加小心。还有城中百姓心思难辩,特别是西城,被方国安麾下搞得是一片狼籍,那的百姓更需要安抚、引导。”

    说到这,吴争正容道:“我将这么大的重担交给你,那是对你的信任,别这么一股子丧气样。要知道,我撤退时,如果杭州城已经不在你的掌控之中,那你家少爷真的是死路一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