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吴小妹有性格
    王之仁认为,吴争加上王一林,哪怕再加上自己,也不是多铎的对手

    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而是事实,王之仁想到这,突然有种悲哀,区区数十万建虏,竟席卷了半个大明,各地数十万明军到此时依旧士气低落,了无斗志

    独臂难挽狂澜啊

    王之仁仰天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之前降清,并非出于自己的心愿,只是随波逐流罢了

    看见连皇室、诸王都降了,原以为天下明人都象自己,会随波逐流投降满清,可王之仁却被钱肃乐率诸生员在宁波举旗反清所感动,于是率军反正,与钱肃乐等人迎鲁王监国

    原以为明人从此会卧薪尝胆、发奋图强了,可不久,王之仁发现,这些所谓的忠臣良将、朝廷栋梁,其作为还比不上那些弘光朝的“奸倿”

    迫使方国安实力的威胁,王之仁只能壮大自己的实力,不被方国安吞并

    于是,鲁监国治下有了实权在握的兴、越二国公

    王之仁其实非常犹豫

    他是真心想赢,可知道赢不了

    可再要他重新投降满清,他也做不到,就算想,人家清廷也未必要

    王之仁明知道吴争最后无法守住杭州城,也明知就算自己率全军去增援一样无济无事,可依旧咬牙派出了王一林和三千精锐

    这不是王之仁深明大义,而是王之仁想给自己一个希望,给明人一个希望

    这……万一守住杭州城了呢

    滞留在吴淞口,也不是王之仁有意在不时之需时向杭州城增兵,而是在等待吴争和王一林败退,把他们接上返回绍兴府

    王之仁望着杭州城方向,深深叹息,“本公能为你做的,也就这么多了……你好自为之!”

    ……

    沈致远很郁闷

    这么一场大战没他的份,连周大虎都去了,吴争却硬是将他留了下来,这对于一心想做个儒将的沈致远来说,几乎是断人财路,如杀人爹娘一般

    给他的第一任务就是留守吴庄,这算什么任务?

    吴庄有什么可守的?

    沈致远是混身难受的要死

    不过沈致远还是能明白吴争心思的

    吴争这样安排,一是为了保护吴老爹、吴小妹和周思敏的安全,另外也是为了自己安全着想

    毕竟沈致远如今也是个百户了,领兵争战,刀枪无眼嘛

    但沈致远真心不想被吴争这么象记小鸡仔似的保护着

    他宁愿叱咤风云,驰骋疆场

    相对于钱翘恭、陈胜,沈致远太闲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吴庄有吴小妹在

    这让郁郁寡欢的沈致远,有了些激情

    这不,吴小妹挽着周思敏的手,准备去始宁街巡视铺子

    沈致远几步赶上,陪着笑脸道:“小妹,这是去哪啊,要不我派几个士兵护送你们去?”

    可吴小妹没好气地回答道:“怎么哪都有你,你说长这么大个,看着也是七尺男儿,我哥一千户都上了战场,你一百户却在这游手好闲的吃闲饭,你好意思吗?”

    沈致远欲哭无泪,苦着脸道:“小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是我不想去,是吴争硬逼我留下的再说了,有我在,吴庄不也安全嘛?”

    吴小妹伸手拨开沈致远的身子,“好狗不挡道,你真要是这么闲,去山寨里也比在这强,庄中有数百庄户,真有事,也是一声招呼的事,用不着你”

    说完,拉着周思敏就走

    周思敏捂着嘴,忍俊不禁

    可怜沈致远望着二女的背影,怔了半晌,才叹道:“哪都好,就脾气差了些,不过不要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等我有一日立下赫赫功勋,倒时你定会对我刮目相看的”

    ……

    这时,在庄门口值守的士兵,急匆匆地跑来禀报,“沈大人,朝廷派官军围住了吴庄”

    “什么?”沈致远大惊,“你确定是官兵,不是山贼、土匪?”

    “小的确定,都是官军打扮,领头之人小的在绍兴府见过,是廖仲平千户”

    “可有问过为啥包围吴庄?”

    “小的问了,说是保护吴庄老小安全”

    沈致远微皱眉头,很快理清了思路

    既然只围不攻,那么表示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至少吴争的生死或者罪名没有确认,朝廷有所顾忌,才不敢撕破颜面

    其次,来的不是越国公或者兴国公的人,而是廖仲平,说明这是朱以海的意思

    包围的用意无非是圈禁,而非缉拿

    想到此处,沈致远心神渐定

    “小姐和二夫人可有出庄?”

    “没有,被官军堵在了庄门口,正与廖千户理论”

    “走,去看看”

    ……

    廖仲平确实很为难

    这趟差事,如果能推,他早就推了,可问题是推不掉

    圈禁吴庄中人,他x的这不是逼反吗?

    廖仲平在心底这么骂着

    本来廖仲平也可以不背这黑锅,派手下百户带兵来包围就是

    可想着与吴争在三界一战,相互扶持的交情,廖仲平不得不来

    这万一双方气盛,搂不住火气,干上了,那这事就难收场了

    加上姻亲赵史如今也在吴争麾下,这次没跟吴争北上,想必留在庄里或者梁湖卫所

    这种情面,廖仲平无法割舍

    可廖仲平想不到的是,刚来就遇见了两个难缠的女子,实在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了

    那边吴小妹左手托着腰,拿手指着廖仲平激动地斥道:“廖千户,我哥刚刚三战三捷为朝廷立下大功的,你们这是要卸磨杀驴……呃,如今天下未定,就这么急着戕害功臣啊?”

    廖仲平哭笑不得,“吴家小妹,本官与吴争也是同过生死的,实在不愿意前来对吴庄不利可上命难违啊,不得不来这一趟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们不出庄,本官保证没有一人会进吴庄骚扰,还望吴家小妹体谅本官的难处”

    吴小妹“呸”地空唾了一口,“说得好听,朝廷为何要包围吴庄,是我哥作战不利,还是投降了鞑子?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只要查有实证,我吴小妹任由朝廷处置可若是空穴来风,想趁我哥不在,对吴庄不利,我吴庄也不是好欺负的,来人,去把沈致远那混蛋叫来,没事就在眼前转悠,真有事了却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