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没了左脚的和硕豫亲王
    不但鞑子众将闻到了,多铎也闻到了

    多铎反应很快,他瞬间转身,拔腿就逃,欲脱离险境

    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多铎转身的同时,他身边亲卫反应太快,他们在闻到硫磺味的那一刻,其中一人率先跃起扑向多铎,其意图是以己身保全多铎

    多铎转身力度太大,刚侧了半身,就被身边扑来的亲卫撞到

    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就与扑上来的亲卫一起滚倒在地

    亲卫随即进行补救,再次扑上将自己的身体往多铎的身上覆盖

    可多铎是想逃离,而不是被扑倒啊

    心中一急,就在亲卫身下挣扎着向木牌的反方向钻出

    这个动作,让多铎左脚正对着木牌方向,右脚蜷曲,成匍匐前行式

    说时迟,那时快

    “轰”地一声,天崩地裂

    整个现场头颅纷飞施虐

    无数的鞑子被如子弹般的头颅撞击受伤,乃至死亡

    方圆十丈之内,几乎没有还站立着的人了

    烟尘如同晨起时的浓雾,伸手不见五指

    此时的多铎被爆炸引起的冲击波震飞至一二丈外

    一时间,失去了神志

    后面的鞑子发疯地冲向烟尘中,搜寻着多铎

    终于,他们找着了,长生天保佑,他们的豫亲王还圄囵整个的

    在士兵的拾掇下,多铎慢慢清醒过来

    他耳朵已经暂时失聪,听不清楚身边在在叽叽歪歪说着什么

    于是,一把推开他身边的人,大声吼道:“滚开!”

    吼完之后,多铎一手撑地,反了个身起来

    而这时,他发现身边的人一个个圆睁着眼睛,张大着嘴巴,看着自己,就象见了鬼一样

    多铎愣愣地抬起双手看了看,没事啊

    又摇了摇胯,也没事啊

    可这时,一股无法言语的刺痛,以闪电般地涌入多铎脑中

    多铎低头向他的下盘看去,左脚不见了!

    血肉模糊的小腿骨,直直地戳在土中

    “啊……!”多铎声嘶力竭发疯般地狂叫起来

    被多铎的叫声所惊,他身边的将士一涌而上,为多铎包扎

    多铎挣扎着、嘶吼着、用尽全身之力反抗着

    最终力竭

    睁着迷朦的双眼,看着白云悠悠的天,多铎哭了,无声的哭了

    上天,为何这么对我?

    一个从十三岁就驰骋疆场的马上勇士,没有了脚,如何策马急驰?

    突然多铎左右手发疯地拨弄开身边的人,再次大喝起来,“谁?刚才是谁将我扑倒的?”

    这时,后军的博洛赶来了,一把抓信一个多铎的亲兵喝道:“回答豫亲王的问话”

    那亲兵也被吓傻了,他一时回答不出声来,只是拿手指指着一团血肉模糊的残尸

    多铎面色狰狞,厉声道:“来人,将它剁成肉酱”

    一时间,无数人涌上,可怜那名忠心为主的亲兵,死后还被人乱刀分尸,剁成了肉靡,连骨头都砍得粉碎

    就在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堆已经分不出样子的血肉中时,多铎“呛啷”一声抽出佩刀,横于颈上

    哎……,天意啊,或许多铎还命不该绝

    就算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多铎欲自尽,可刚刚走到的多罗贝勒博洛,早就死死地盯着多铎,他太了解多铎的个性了

    从多铎抽刀的那一瞬间,博洛便和身扑上,双手死死地抓着多铎的佩刀

    多铎疯狂地向博洛的身上施以老拳,甚至用牙咬着博洛的臂膀

    但博洛丝毫不放松,宁由多铎在自己身上施虐

    这时,注意到异变的将士迅速起来,将多铎的四肢牢牢地抱住

    博洛这才长吁出一口气,看着疯狂的多铎,劝道:“王爷,吃了亏就去找回来,你不能就这么死”

    说来也怪,多铎听了瞬间停止了挣扎

    他突然想起那块木牌上的字,吴争!

    “传本王令,强攻杭州城,本王要屠尽城中人,鸡犬不留!”

    ……

    当日夜里,一轮明月升起

    映照着曹娥江水,在水波的荡漾下,闪着鳞鳞的光

    凛洌的江风,刺骨之寒

    此时已是深秋,绍兴府王府内院,一幢独栋小楼的二楼之上

    朱媺娖正站在窗前,凝视着半空中的明月

    痴痴地,不发一言

    身后陪侍的郑叔,轻声劝道:“殿下,夜风浸骨,还请殿下保重凤体”

    朱媺娖纹丝未动,将手轻轻地指着月亮道:“杭州城……也看得到如此皎洁的明月吧?”

    郑叔轻喟道:“自然是能看见的”

    “本宫终究还是小瞧了他”

    郑叔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朱媺娖指得是吴争

    “殿下,人生的际遇神奇莫测,有些人遇水成龙……呃,老奴失言了,请殿下责罚”

    “无妨”朱媺娖轻摇袖摆,“越国公这次出是立了大功,只是他为何就如此容不下吴争呢?”

    郑叔迟疑了一下道:“吴千户确实是个能臣,但终究少年气盛,不谙官场成例,是以朝中大部分官员都对他有成见……以奴陋见,还须时日磨炼沉稳才行”

    朱媺娖摇摇头道:“君子坦荡荡,直陈利弊、敢做敢当,有什么不好?本宫最欣赏他的就是这股子锐气,难道让他变得老成世故,就真得与国有益、与社稷有利吗?”

    “可朝廷终究不是一个人的朝廷,吴千户进取有余,守成略……显不足”

    朱媺娖轻叹道:“鲁王不该派兵去吴庄的”

    “……是”郑叔犹豫了一下才应道

    “你象是有话要说?”

    “殿下,奴以为或许鲁王此举略显孤情寡恩、不近人情,但居上位者,如此做也挑不出什么不妥来毕竟吴千户滞留在杭州,意图不明”

    朱媺娖霍地回身,盯着郑叔道:“难道你也认为他会投敌?”

    郑叔连忙答道:“奴自然是信吴千户的,但奴信没有用,需要鲁王殿下信、朝廷重臣们信”

    朱媺娖悠悠道:“可笑的朝廷!”

    “……”

    “他几个月所做的事,取得的成就,比朝廷所有人一年所做的事、取得的成就都要多的多却被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围了吴庄……要是他知道了,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