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方国安不声不响撤退
    郑叔迟疑道:“殿下请恕奴直言,为上者讲究得是势力的平衡,在这一点上,鲁王并无过错,而吴争确实锋芒太露了些,加上与张尚书、钱御史、张编撰等人走得过近,这也是为鲁王殿下忌惮的原因之一殿下,文武勾连,是为君者大忌啊”

    朱媺娖嗤声道:“是忌讳没错,于是就有了明的一路溃败大明并非无人,而是能人皆因忌讳被迫害至死了今日本宫才明白他当日所说,如今的明,只不过是存在在我等心中的一个幻想这样的明,还不如不要,汉人的明、天下人的明,才是真正的大明”

    郑叔脸一白,他不知道为什么今日公主殿下言语会如此冒失,“殿下慎言!”

    朱媺娖也一惊,发觉了自己的失言

    于是重新转过头去,“鲁王传谕,令他撤回绍兴府,你说,他会回来吗?”

    郑叔见朱媺娖已经回复清醒,才松了口气,这王府之中,隔墙有耳,万一这番话传到朱以海耳朵里,没得惹出什么事来

    听到朱媺娖问,郑叔答道:“自然是该回来的”

    这话回答得很妙,粗听是在判断吴争会回来,是肯定句

    但细品却是,按道理是应该奉命撤回的,但……谁知道呢

    这就是说话的方式,而朝廷中那些重臣们,对此的造诣一个个都比郑叔高明多了

    他们文治武功缺得太多,但比起说话隐晦来,一个比一个高深

    说得每句话,都可以让人口味上十天半月的

    可战场不会给你十天半月

    朱媺娖其实并不在意郑叔是怎么回答的,她只是自问自答:“他的心性太过倔强,面对敌酋多铎六万大军……哎,只望他能奉谕返回……本宫是说,他该多想着吴庄里他爹爹和妹妹”

    郑叔心中暗叹,公主殿下没多少话,可提到的“他”字,比任何时候都多

    看来,吴争身处险境,公主殿下已是心乱

    郑叔随着朱媺娖的目光,望着天空中的月亮,不觉心中喟叹,殿下啊,你经历了如何坎坷,为何就是看不开呢?

    ……

    此时的吴争刚赶到杭州城

    根本不知道,吴庄差点出事

    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无心之作,差点就彻底改变了历史

    多铎可不是普通亲王,他一死,清廷至少失去了一条臂膀

    可惜,让多铎死里逃生,只丢了一只左脚

    吴争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在杭州城沦陷前,狠狠地咬鞑子一口

    就算杭州城最终没守住,也要从鞑子身上撕下一块肉来,让他们胆寒,不敢再狂妄,再肆无忌惮地屠杀明人

    这其实是一种辩证关系

    实力越强,打得敌人越痛,敌人就越不敢残杀百姓

    鞑子之所以敢制造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正因为明朝败了,大明亡了

    史可法终究没有在扬州抵挡住建虏的进攻

    扬州的丢失,意味着半壁江山的沦陷和大明气数已尽,鞑子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制造凶案

    否则,从扬州府至顺天府,那么多的战斗,也没见鞑子敢屠城啊

    这不是史可法抵挡太狠,打痛了鞑子

    而是鞑子已经看透了明亡的结局

    吴争不熟悉历史,但知道隆武朝亡得比鲁监国早,当然,鲁监国丢掉绍兴,比隆武早

    但朱以海没有投降,而是带着文武官员,乘船至海上,组织了流亡正府

    这也是吴争当初没有去投隆武而选择朱以海的原因

    因为吴争知道,隆武朝的福建是鞑子解决了湖广战场,由江西至福建,灭亡了隆武朝

    隆武帝朱聿键在福建汀州被俘之后很快被杀害

    这时在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耜、巡按王化澄与吕大器等人的推举下,桂王朱由榔已经在广东肇庆监国

    可朱由榔在听闻江西赣州被清军攻陷后,就慌了,不仅朱由榔慌,大部分官员都慌了

    司礼监太监王坤主张立即逃难,首辅丁魁楚随声附和,大学士瞿式耜等力主镇定,也只推迟了四天

    最终,朱由榔弃广东,逃往梧州

    他一逃,原隆武朝大学士苏观生同广东布政使顾元镜、侍郎王应华等在广州奉请隆武帝之弟唐王朱聿鐭监国,并且抢在朱由榔之前,正式称帝,为绍武帝

    朱由榔不甘心了,随即东返肇庆,数日后登基,为永历帝

    于是一场闹剧上演,半壁江山同时有了两帝、一监国

    永历帝、绍武帝在广东大打出手

    正当绍武政权在同永历朝廷激战正酣,并且占据上风的时候

    清军在佟养甲、李成栋统率下,伪装成明朝军队,出其不意地攻占广州

    绍武帝及首辅苏观生自杀殉国,广东沦陷

    可怜的朱聿鐭,就当了一个多月的皇帝

    吴争知道大概的历史,另外吴争也顾及到吴老爹故土难离,不忍将老爹和妹妹留下

    这是吴争逃离嘉定后,选择鲁监国的主要原因

    吴争原本是想找一个明主效忠,这样可以不用顾及后勤、内务,迅速壮大起实力

    但现在发现,鲁监国确实不是明主

    按现在的局势下去,绍兴府被鞑子占领只是时间问题

    于是吴争开始寻求更换监国,但显然吴争的能力还做不到这点

    没有张国维、钱肃乐等人的襄助,吴争无法达到目的

    所以,吴争打算在杭州城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至少在杭州城打响自己的名声

    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在朝廷中才有足够的话语权

    就象方国安、王之仁,吴争不认为自己比不上这二人

    紧张的备战进行得如火如荼

    万人降军已经被宋安处置妥当

    宋安依照吴争的意思,将降军分为五部,做为卫所池二憨、宋安、厉如海、周大海、钱肃典五营的后备队

    战局顺利时,当当辅兵,在后面射射箭

    战局不顺时,就将他们补充进各营

    如果说,当时吴争在盐官查验火炮时,这些降军被池二憨阻拦,无法跟随方国安撤往绍兴府还耿耿于怀,那么现在知道吴争又一场大胜,看到缴获的战马和军械时,已经彻底地安下心,打算跟吴争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