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城外汉人军队临阵倒戈
    战斗依旧在进行

    多铎和博洛都认为,按现在的战场态势和双方的消耗战损,最多三天后,明军将无人可用于防守作战

    但今天,双方搏杀的激励程度,已经明显降低

    往日几乎天天都在千人以上的战损,第四日战斗结束,明军的伤亡仅二百余人

    这种异常,让多铎、博洛有了警觉

    但因为是第一次出现,二人的理解是连续三天恶战之后,双方士兵有了厌战心理

    所以,二人并没有往手下降军已经开始在密谋起事那方面想

    他们做出的决定是,第五天的攻城,调上麾下八旗军,一来加强一下战场节奏,二来安抚一下降军的士气

    毕竟,到现在为止,降军伤亡已经一万多人了,而八旗军一直在观战

    多铎的这个决定,直接为降军的反戈提供了便利条件

    降军确实需要一个空隙,去串连和调动

    而吴争此时,正在谋划如何将胜利的果实扩大

    甚至已经有了将多铎留下的野望

    人嘛,站的高度不同,想法就会不同

    当吴争发现,降军反正之后,多铎麾下仅有那一万鞑子的时候,不可遏制地起了这种雄心

    “周大虎,你率三千人,潜至清泰门厉如海,你率三千人潜至艮山门等明日城外降军发动,你们两部即从两门,对清军进行南北夹击”

    “属下遵命”

    “池二憨,你率三千人在庆春门内静候,待炮声停歇之后,打开城门冲锋记住,不管溃逃的鞑子,直取鞑子中军”

    说到这,吴争用手指敲击着案上的地图,叹息道:“早知如此,就不把钱肃典的骑兵营派出去了,这要是骑兵营在,或许真能把多铎留下”

    宋安道:“少爷不必担心,城外降军一发动,自然会去寻多铎的麻烦,这么一大功,谁肯轻易放弃?”

    吴争等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可吴争心中依旧有些遗憾,他其实很清楚,没有骑兵追击,以多铎的老练,加上中军的一万鞑子,想留下多铎,太难了

    不过吴争没有纠结于此,局势突然演变成这样,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

    望着城外远处的鞑子营帐,吴争呐呐道:“钱肃典,你小子可别真把本官的骑兵营整了没”

    ……

    以六百骑兵加上这群连武器都没齐全的乌合之众,攻打现代战争有三千多守军的嘉兴城

    这就是钱肃典正在做的事

    确实够疯狂的

    先不说攻防双方的战力比,就说守军真把城门一关,任由你在城外折腾,你能做到哪一步?

    简单地说,那就是找死

    可钱肃典偏偏相信了夏完淳的话

    年轻人嘛,总是能打到相同的兴趣和爱好,对于钱肃典和夏完淳而言,那就是冒险

    不可否认,冒险是一种乐趣

    这世间事往往也是如此,越不可能的事,真要去做了,说不定奇迹就会出现

    嘉兴城,对于清军来说,远比杭州城重要

    杭州城最多只能算是前沿,但嘉兴城已经算是清廷在江南的腹地

    东控松江府,南摄杭州,西接宁国府

    从江宁府的补给和援军都得进过嘉兴府

    说它是战略要地,一点都不过份

    可谁会想到,一支六百人的明军骑兵,会从海路北上,生生地直插腹地?

    偏偏这支骑兵遇到了另一支人数众多的义军

    而且两支部队,两个主将又一拍即合,进行了一次关乎战局的大冒险

    嘉兴城,一战而下……不,准确地说,是传檄而定

    当钱肃典和夏完淳在桐乡那个叫平桥头的地方相遇,奇迹就已经显露出它的魅力

    而当钱肃典采纳夏完淳的建议,攻打嘉兴城的那一刻意,奇迹就已经注定

    当嘉兴城守军得知九百鞑子已经被全歼,看到明军抵达嘉兴城门之后,他们所做的,就是反戈一击,诛尽城中三百鞑子,然后打开城门,向钱肃典投诚

    一下子,钱肃乐身边有了六千多人的军队

    这个数字对于野战,真的不多,鞑子只需要最多三千骑兵,就能完胜这群杂牌军

    可钱肃典手中有嘉兴城,防御能力完好的嘉兴城

    那么,不出意外的话,鞑子没有上万人、耗上十天半月,就无法攻下嘉兴城

    嘉兴城光复!

    这代表着江宁府无法派援军直抵杭州增援,也代表着松江府与江宁的联系中断

    这是这几年以来,老天爷对明人最大的恩惠和赏赐

    历史从这一刻真正改变了

    当然,这还不能改变整个中原大地的格局

    但很显然,清廷对江南的影响和控制力,由此大大削弱

    ……

    剧变

    多铎是没有预料和掌控的,杭州战局会如此演变

    吴争从头至尾只坚守了四天

    可这四天对人心的影响力太大了

    四天的坚守,让人心站到了吴争这边

    能挡住,这很重要

    汉人从这四天时间里看到了希望,挡住清军进攻的希望

    而城中的那些乡绅,更是从这四天中,品尝到一个新兴势力对于他们潜在的利益,浙江以南,人口上千万杭州守住,这意味着清军不能南下,那么新兴势力将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之所以为新兴,那就是利益还未分配,只要占据其一隅之地,那么回报是巨大的

    商人习惯逐利,有五成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为了一倍的利润,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有三倍以上的利润,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杀头的危险

    他们再也不在乎鞑子是否还有可能攻入杭州城

    在他们看来,一旦城外降军反正,那么胜利如同探囊取物

    这些人活了大半辈子,哪个不是人精?

    杭州府如果从拥五万大军,然后进行固守

    那么清廷必须派八万、十万的大军前来进攻,能否攻下还是未知之数

    关键之处在于,湖广、陕甘隆武朝和大顺、大西军余部还在与清军激烈地交战,清廷派得出这么庞大的军队吗?

    如果派明军降军来攻,那就有信心去说服他们投诚

    所以,他们坚定地站在吴争这边,去说服、诱导、甚至逼迫城外降军临阵倒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