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壮哉,夏文忠公!
    清廷久闻夏允彝大名,派人前去招揽,表示只要他肯出山,一定给大官做

    夏允彝以“贞妇”自比,在门上大书道,“有贞妇者,或欲嫁之,妇不可则语之曰:‘尔即无从,姑出其面’妇将搴帷以出乎?抑将以死自蔽乎?”

    明白无误表达了自己不事二朝的决心

    之后,写信给好友陈子龙等人交待后事,平静与家人诀别,并特意把未完成的文集《幸存录》交予独子夏完淳手中,叮嘱他毁家饷军,精忠报国,代父完成恢复志愿

    遣散家人时,夏允彝作绝命诗:“少受父训,长荷国恩,以身殉国,无愧忠贞南都既没,犹望中兴中兴望杳,安忍长存?卓哉我友,虞求、广成、勿斋、绳如、悫人、蕴生,愿言从之,握手九京人谁无死,不泯者心修身俟命,警励后人!”

    从容自投松江塘而死

    他自尽时,其兄、子、妻妾家人,皆肃穆哀恸地立于水滨观视

    松塘水浅,只达夏允彝腰身以上,这位大才子生生埋头于水中,呛肺而死,他背部的衣衫都未沾湿,生殉了他的大明朝

    彼情彼景,身为儿子的夏完淳肝胆欲裂,目睹父亲刚烈死状,他也更加坚定了必死报国之心

    壮哉,夏文忠公!

    这样的人,他的号召力是强大的

    而做为夏允彝的独子,夏完淳继承了这种号召力,并发扬光大

    小小年纪,身边就聚集了数千人,指挥起来如臂使指,确实是难得啊

    于是,几种巧合,凑在一起,使得嘉兴城传檄而定

    江宁府得知险情之后,无奈城中无兵可派,不敢轻举妄动,急派信使向京城求援,并下令封闭城门

    ……

    这世上有些人视钱如命

    也总有些人视钱财如粪土

    钱肃典和夏完淳在这个问题上,是同一类人

    嘉兴城,做为清廷上承下接的中枢,担负着清军南下的中转粮道重任

    囤积着数十万石的粮草,无数饷银和军械

    这二人稍加合计,就大开库门,接济贫苦、招募精壮

    一时间,太湖、陈湖、泖湖等义军残部闻讯纷纷起来会合

    嘉兴城一时之间,成了一座拥兵二万多的坚城

    如梦如幻,白驹过隙

    不能不让人感慨,世事难测

    钱肃典、夏完淳终于慌乱了

    他们虽然心怀报国之志,可终究一个二十出头,一个才十五

    面对着这么大的阵仗,岂能不慌乱?

    特别是那么多从没见过面的义军蜂涌而来,如何治理、调度?

    一时间,二人手忙脚乱起来

    最后,还是钱肃典有办法,他提议以夏完淳为首领,组建一支新的义军

    夏完淳谦让,但钱肃典坚持

    最后,还是按照钱肃典的意思,由夏完淳为总兵,自己任参将

    辖下八个守备,各统三千人

    鉴于夏完淳一身孝服为刚殉国的父亲夏允彝戴孝,于是义军人人一条白巾缠腰,这支义军的名字就叫“白巾军”

    成军之后,钱肃典二人合计,向杭州派出了信使,禀报嘉兴城光复的情况,请示接下来该如何做

    ……

    多铎被突然一棍子打得有些懵圈

    但久经沙场的他并不慌乱

    主帅的镇定很快收拢、稳定了军心

    此时的八旗军确实很精锐,他们边撤边整肃,在后撤数十里后,八旗军渐渐稳住了阵脚

    而这个时候,多铎的命令竟是,全军反击

    没有人能猜到,多铎会这么狠

    或许是多铎不甘心,亦或许是多铎对他的八旗军战力有绝对的信心

    鞑子就这么开始反击了

    这个时候,多铎还拥有六千多八旗军,加上身边千人亲卫队

    兵力还有近八千人

    但明军这边,除了吴争的一万多人,还有三万多投诚的明军,合计起来有五万人之众

    但多铎就这么悍然下令反击了

    没有能预料到这种情况,就连吴争也不能

    战场的态势是这样

    多铎当时下令撤退突围时,投诚的明军左右夹击多铎中军

    周大虎、厉如海各率三千人在明军的外围再加一道包抄线

    池二憨率部中出

    但在多铎骑兵突围成功之后,投诚的明军自然而然的向中间合拢成一股,开始对多铎进行追击

    而周大虎、厉如海、池二憨三部同样在中路汇合,紧随着投诚的明军向多铎追击

    城楼上的吴争没有去阻止,也无法阻止

    仗打到这个份上,主帅基本已经无法真正掌控和调度了

    兵败如山倒,痛打落水狗嘛

    刚刚溃败,一路败退的鞑子,还有什么可怕的?

    可问题是,多铎身边这七千多人,是真正的八旗军,他们的战场经验远甚于明军

    变化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差点就改变了大好的局势

    当鞑子骑兵如一把尖刀刺穿了明军的阵列时,明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从士气旺盛到跌落谷底,瞬间崩溃

    无数的人向道路两侧逃窜

    那种景象,就象水牛犁地,泥土向两边翻卷一般

    明军的将领根本无法控制

    除了鲁之域部勉强抵挡了一下,其余明军一触即溃

    也难怪,这样宽阔的道路上,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骑兵冲击,谁能抗得住?

    数里外的周大虎、厉如海、池二憨三部见情形不妙,迅速做出了三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周大虎悍然下令己部结阵硬抗

    厉如海率部调头急退

    池二憨随即命令所部紧急向道路两侧疏散

    根本容不得三人商量,瞬间做出的反应,代表着三人的性格

    周大虎的三千人,迟滞了鞑子骑兵的速度

    但所部损失、伤亡惨重,周大虎被战马撞飞重伤昏迷

    可他们的牺牲,确实为池二憨部赢得了反击的时间,士兵从两侧对鞑子慢下速度的骑兵施以箭矢射击,这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减慢了骑兵的速度,同时降低了骑兵冲锋的密度

    池二憨、周大虎两部不畏死地阻击清军,为厉如海部从容展开反击,创造了必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