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多铎悍然反击
    厉如海下令撤退,并不是贪生怕死,在他看来,做明知道必死的事,需要得到回报。

    很显然,硬抗得不到回报。

    但在后撤的路上,他发现周大虎、池二憨两部没有跟随,他便立即反应到这二部留下了。

    同时,他发现鞑子骑兵并没有立即追赶上来,这就证明周大虎、池二憨两部的阻击奏效了。

    于是,厉如海断然下令停止后撤,后军变前军,向来路反冲锋。

    其实这也是场冒险,甚至是赌。

    没有任何情报显示、佐证,鞑子骑兵是因为周大虎、池二憨两部的阻击而没有追来。

    也无法确认,冲锋之后,骑兵会不会突然出现。

    但厉如海此时觉得,这个险该冒。

    多铎同样很意外,对于明军追军的瞬间崩溃,他预料到了。

    从清军下江南之后,遭遇抵抗屡见不鲜,但基本是蚍蜉撼树,一触即溃。

    不完全是南蛮人不够勇猛,而是缺少整局的部署和必要的军械。

    没有令出必行的统帅,没有统一的指挥、士兵缺少必要的训练,没有作战经验。

    上风时一涌而上,下风时一哄而散。

    多铎对这支降军很了解,所以他敢于在劣势之时,凶悍地发动反击。

    一战毕其功!

    三万多的追兵,就被他七千人打了个稀巴烂,着实厉害。

    但多铎没有想到,他所面临的是守军明军更加悍不畏死的阻击。

    这场反击,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一旦骑兵失去了速度,就会陷入明军包围。

    兵员人数,是先天的缺陷。

    多铎原本是想打一个时间差,城中明军出兵需要调度时间。

    城中主将吴争无法对城外三支军队进行有效掌控。

    而自己对身边的军队却是如臂使指,这就是一个时间差。

    他差点就成功了,可惜被这三支军队,拼死阻击,功败垂成。

    这个时候,清军就应该撤了,这时撤,清军是占了大便宜走的。

    这时再不撤,就有些贪得无厌了。

    三万多降军虽然被多铎一冲溃散,但真正伤亡的人数却不多,他们只是向道路两侧溃散,如果这时鞑子向两侧追击,那么这三万多人也就作鸟兽散了。

    但问题是,多铎的目的并非在这支降军身上,而是在杭州城、庆春门、那个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吴争身上。

    所以,这时前进受阻,那么溃散的降军就会发觉后面无人追赶。

    下意识地就会转身回来,于是,人潮就会向道路合拢,那个时候,鞑子就陷入包围了。

    仅仅数里的距离,大军欲进不能。

    仅仅数里的距离,就能将城楼上那个小子击杀,这让多铎如何不恨。

    多铎不甘心,他还想再试试。

    ……。

    吴争已经惊骇得冷汗淋漓了。

    一场胜券在握的追击,突然就被多铎扭转过来。

    要知道这个时候,城中的主力已经被派出。

    吴争身边仅有陈守节一营炮兵和一营三百余人的亲卫队。

    加起来不足六百人。

    眼看着清军呼啸而来,由远至近,所过之处,明军一触即溃,如入无人之境。

    虽说城中还有火炮阻敌,可再密集的炮火,都无法彻底隔断蜂涌而来的大军。

    只要有千儿八百人冲过炮火阻断区域,如果被清军接近城墙,那么庆春门就会被攻陷。

    而撒出去的池二憨等三支部队,恐怕连回援都来不及。

    这种震撼,任何人都不可能不惊骇得冷汗淋漓。

    幸好,周大虎部悍不畏死的迎敌。

    幸好,池二憨率部从两侧阻敌。

    幸好,回撤的厉如海见机很快,迅速带兵回援。

    没有周大虎部的迎击,清军便会鱼贯而入,直捣黄龙。

    没有池二憨部的阻击,周大虎部根本顶不住。

    没有厉如海部的回援,周大虎部依旧顶不住。

    这三步,缺一不可。

    到此,城墙上胆战心惊的吴争,终于松了口气。

    挡住了!

    那就赢定了!

    多铎,可愿与本官在这城墙上共饮一杯西湖龙井啊?

    吴争如释重负地微笑起来。

    确实,吴争有志在必得的理由。

    城墙上望去,溃散的明军已经在将领的驱赶下向道路合拢。

    清军被围已成定局。

    七千人,对近五万人的合围,这说到哪去,都是个必败之局啊。

    可包括吴争在内的所有人,都预料不到,多铎的疯狂和强悍。

    ……。

    多铎不甘心,他还想再试试。

    他要再掂量掂量吴争的实力。

    他要进攻,而不是撤退。

    可他的命令被博洛的一句话给挡了。

    博洛急报,嘉兴城被明军占了。

    这个消息,是斥候带回的,博洛得知此事后,并没有直接禀报。

    因为当时多铎已经下令反击,大军已经出动。

    将这个情报禀报上去,徒乱人意。

    所以,博洛打算在战斗之后再禀报。

    此时,博洛确实忍不住了。

    战局演变成这样,是谁都无法预料的,至少在博洛心中,并不认为多铎指挥有错。

    太多的因原巧合,令这场原本该唾手可得的胜利,以己方的大败而告终。

    但博洛认为如今是真的不能再进攻了,再进攻就回不去了。

    身后明军降军已经合围,身边被明军三支部队咬着,再进攻,或许骑兵可以冲过阻拦,但步兵就得留下了。

    让几千八旗军留下,这个罪过可就大了。

    加上背后嘉兴城被占领,这对士气的打击太大。

    这个时候,应该突围。

    当多铎听完博洛的禀报,不动声色。

    这消息虽然震撼,但今日所遇到的事,哪件不震撼?

    见得多了就麻木了。

    多铎深知,博洛之言有理。

    可就算不进攻,此时后退也来不及了。

    麾下七千多人,骑兵可以突围,可步兵肯定会被合围的明军拦下。

    此时是进不得,退也不得。

    如果留下步兵、断臂求生,那仅凭三千骑兵,又如何闯过嘉兴府明军的拦截?

    多铎没有多想,迅速做出了决定。

    在博洛难以置信的眼神下,全军向杭州城突击!

    周大虎部、厉如海部,两部合计才六千人。

    经过这一场阻止战,士兵的士气和体力,都已经跌到了谷底。

    这时面对清军疯狂的强攻,确实是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