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突变
    明军防线开始松动

    池二憨意识到这一点,迅速下令停止了箭矢攻击,率部从侧面对清军发起了牵制攻击

    但依旧晚了

    清军骑兵以疯狂地姿态,以命换命,强行冲破了周大虎部、厉如海部的防线,生生将二部撕开了一道数丈宽的口子

    清军如洪水般地向杭州城涌去

    战局瞬息万变

    吴争和身边王一林脸色顿变

    吴争立即下令城上守军备战,其实这时,吴争已经不再担心了

    经过三部的强行阻击,之前溃散的明军已经合围完毕,正向杭州城方向收缩

    也就是说,不用太久,只要一柱香的时间,十来里地外的明军就会赶到

    城上人数虽少,但有火炮的支援,顶住一柱香的时间,还是有希望的

    陈守节已经奉命开炮

    这是今日第二次炮击,吴争的命令是把炮弹全部打出去,哪怕打到炸膛,也不得停止

    这里的炮击已经不以杀敌为目的,只会迟滞、阻拦敌人

    六十三门火炮的齐射轰鸣,令城墙外二、三里地的区域,盛开起一朵朵的泥花

    八旗骑兵穿梭其间,不时地有骑兵被气浪震飞,更有大量的战马,因恐怕而人立嘶鸣,将马上的士兵掀下

    可终究无法阻止鞑子骑兵靠近城墙

    鞑子身后的池二憨、厉如海肝胆欲裂,疯狂地指挥着军队追赶

    跑动中,甚至连身边擦肩而过的鞑子步兵都不放在眼里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回援!

    眼见着鞑子骑兵挺进到城墙前一里之地,吴争与王一林互视一眼,“呛啷”拔刀,准备拼死一战

    可战局再变,鞑子骑兵突然转向

    在庆春门外向北转向

    划出了一个巨大的弧形,城墙上的守军射出的弩箭,全都落空

    更为奇怪的是,与池二憨等部擦肩而过的鞑子步兵,随即转向,也往北而去

    莫名其妙!

    吴争脑子里只有这四个字

    鞑子要攻北门?

    有意思吗?

    明明可以有希望攻下庆春门,杀了自己,多铎为何要转北门?

    虽说北门守军只有五百,但相较于已经靠近城墙的清军而言,庆春门城墙上的火炮已经失去了效用,就算炮兵参战,庆春门也就六百余人,何必费老大的劲去攻北门?

    这与吴争想象中,多铎的性情不符啊,庆春门有自己在,多铎不正想着杀了自己泄愤吗?

    况且,就算多铎率军攻下了北门,自己这边一旦三军会合,可控之兵达四万余人

    这样的悬殊兵力,多铎能有把握以一门之力,挡住自己的全力反扑?

    吴争是真愣住了

    战场变得很古怪,跑得气喘吁吁的池二憨等部也傻了,愣愣地看着鞑子全军转向,站在原地蒙圈了

    几乎是眼睁睁地目送着鞑子的背影远去

    话得说回来,这个时候,池二憨等部就算想追,那也是没力气追的

    一心想回援的将士,使出了吃奶的劲奔跑,这个时候,看到城墙上吴争无碍,紧崩的弦早已松懈下来,哪还有追击的气力和心思?

    整个人都是软软的

    而完成合围向城方向赶来的明军,还在三、四里之外

    这么一个时间差,被多铎牢牢地抓住了

    多铎很懂人心,他知道一旦城门危急,所有阻击自己的明军,第一时间想到的,只会是回援

    距离城门四、五里地,就算是头牛,急奔下来也会没力气

    而八旗军冲锋的是骑兵,四、五里路根本不在话下

    至于八旗步兵,几乎是看着池二憨等部回援的,连阻拦都没有,省着力气向北转进

    身后起来的明军又鞭长莫及

    于是,一场几乎可以说是无损耗的转进,就在吴争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

    可谓酣畅淋漓

    得到艮山门守军急报的吴争,这才醒悟过来

    多铎并非要攻城,而是撤退

    鞑子路过艮山门,根本连城门都不看一眼,就扬长而去了

    而接下来得到的急报,让吴争彻底想通了多铎的意图

    嘉兴城光复了

    这就解释了,为何多铎会先北突围,那是因为凭他七千人的队伍,回不去了

    吴争没有下令追击

    因为没有必要,杭州以北是德清,那儿至少眼下还是鞑子的地盘

    加上经过今日这一战,将疲兵乏,已经没有了追击的锐气

    万一再被多铎设伏干上一仗,那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多铎之前强悍的反击,明军将士心有余悸

    随着东面明军返回,三军会师,庆春门外响起了欢呼的狂浪

    这场仗胜得确实不易,可以说是惊心动魄

    三折三起,如同做梦一般

    所有参战人员都有资格骄傲,哪怕是之前溃散的明军

    因为如果没有他们返回合围,池二憨等部根本无法力抗多铎七千多八旗军

    这三万多人形成的威慑,让多铎不得不选择北撤

    虽然跑了多铎,但吴争的收获颇丰,先不说稳固了杭州城和赚到的民心,就说多铎残部撤退,撇下的八门火炮,已经让吴争和陈守节父子笑咧了嘴

    这可是一千六百斤及二千斤中规中矩的明制红衣大炮,不象吴争现在手里的仿制西洋小炮

    不但射程远,而且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陈守节是激动地抱着火炮不撒手,就差拿嘴去亲了

    也难怪,爱炮之人,眼见着火炮一门门地失去,如今第一次见它们回来,心中的激动,可以理解

    城内百姓欢呼着涌向城门,这样一场敌我力量悬殊的战役,以明军的完胜而告终,实在是太值得庆贺了

    天色未黑,城中已经燃放起漫天的烟花,连成片的爆竹声,几乎与火炮声雷同

    这是一场改变江南力量格局的战役

    只要稍懂时局的人都明白,苏州以南鞑子的势力将因这块战役而消失殆尽

    杭州城,到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光复了

    百姓们喜极而泣,就算大明朝再昏暗,但做为明人,依旧心怀故国

    他们因此而欢庆着,拿出家中本已不多的粮食换酒,大有不准备继续过日子的打算

    今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