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方国安投敌
    多铎的话就象魔鬼般具有诱惑,让方国安恶从胆边生。

    “豫亲王此话当真?”问出这话的那一刻,方国安如释重负,这是个艰难的选择,如同选择慷慨就义一般地艰难。

    方国安经过仔细的计算,终于下定了决心。

    如果拒绝多铎,就面临着生死一搏,就算取胜,多年积累的力量就会折损过半。

    他无法象吴争一样白手起家,在方国安看来,象吴争这样的崛起,无疑是奇迹,不可复制。

    小朝廷如今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北有清军,南有隆武朝,东边临海,西边是隆武朝与清军共同占据,如果没有吴争奇迹般地占领杭州,绍兴府早已连喘息之地都没了,就更不用说战略纵深了。

    如果今日与多铎一战,自己就很难再有时间重新壮大,更没有财力支撑自己重新壮大。

    所以,决战这一项选择,方国安心里一早就否决了。

    方国安的选择就只有顺从多铎,与其两面不讨好,不如良禽择木而栖。

    至于良知、忠诚,在生死和利益面前,就是个屁。

    只要小朝廷灭亡,多铎已经亲口许诺,我方国安就是绍兴,乃至浙江的土皇帝,到时壮大实力,峙机而动,一切依旧掌控在自己手里。

    多铎笑了,明人终究是懦夫,眼前此人,竟居国公之位,明朝焉能不败?

    “当然。本王向来信守承诺。”多铎笑得象只狐狸,“不过你须听从本王之令行事。”

    方国安道:“请豫亲王明示。”

    多铎道:“你即率部东向,对绍兴府全力攻击。”

    方国安蹩眉道:“那豫亲王部……?”

    多铎立即板脸道:“本王部连日征战,须休整一日。你放心,在你进攻绍兴府一日之内,本王麾下绝不渡江,就在对岸休整,明日此时,本王率军接应你部。”

    方国安心中松了口气,还好,若是多铎立即令大军渡江,自己在南岸的无数积累,恐怕都保不住了,如今有一日的功夫,只要留下一支偏师转运,足矣。

    “属下遵命。”

    瞧瞧,立马称呼都改变了。

    ……。

    局势突然剧变,显得异常严峻。

    被朱以海依以朝廷两大柱石的越国公方国安,临阵叛变。

    居然率军进攻绍兴府。

    这如同晴天霹雳,击打在绍兴府臣民的头顶上,一片焦黑。

    绍兴府由此陷入了混乱。

    钱肃乐、张煌言终究没能成行,如此变故,哪还顾得上垂涎杭州府,哪里还顾得上君臣、上下?

    朱以海又一次想逃了。

    这次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

    三万多大军啊,冲过来不用打,直接一人一口唾沫就能将绍兴府淹了。

    绍兴府仅仅廖仲平一支近卫军,虽然扩编,可依旧只有一千多人,怎么挡?

    张煌言愤慨道:“殿下容禀,方国安倒戈不假,可他手下三万多人,都是我明人,就算方国安死心投靠鞑子,那些将士大部分都是被裹挟的,只要殿下振臂一呼,定能动摇方贼军心。可若殿下转进海上,只会将那些被裹挟的士兵推给清廷,如此我朝就真的无可救药了。”

    朱以海大骂道:“张煌言,孤历来对你优渥有加,不以你的张狂降罪,可你却屡屡抗令不遵,今日还谗言惑主,当孤不敢杀你吗?”

    说到此处,朱以海急怒攻心,再加上心中极度恐惧,竟一时失控,大声哭起来:“孤在台州待得好好的,是你们偏要拥立孤来绍兴监国。孤舍弃荣华富贵、安逸的日子不过,在此无一日不担惊受怕,这也就罢了,谁让孤姓朱呢?可时至今日,方贼叛敌,率三万多大军进攻绍兴府,离此不足半日路程,你们……你们还要孤留守绍兴府,这是在逼孤死啊。”

    钱肃乐气得是手指直发抖,这是自己一直辅佐的英明之主吗?

    你可是大明皇室,朱家嫡系啊。

    不就你一个人在受苦,这天下明人,谁不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时,朱以海还在发牢骚,“孤转进,不是贪生怕死,真要是效仿先帝殉国,孤也认了,可诸位可有想过,如果方贼攻入绍兴府,那孤……你……你们,全都将成为清军俘虏,到时不仅要受万般苦,更要丢皇室的脸,你们……教教孤,该如何应对?”

    所有人都静默了。

    话说到这,已经无话可说。

    其实朱以海已经算好的了,他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真死守,恐怕十有八九,君臣都会被俘,身死事小,失节事大。

    只有张煌言这个愣头青依旧对着朱以海喷。

    “殿下就算要转进,也可向杭州府转进,临安伯麾下数万大军,足以保护殿下。何必舍近求远,去舟山热脸贴隆武朝冷屁股呢?”

    “放肆!”朱以海大怒道,“一个十八岁的娃儿,得天之侥幸立下微薄之功,你让孤去投靠他的麾下?先不说他会不会接受孤,就算他肯接受,未必不会效仿曹孟德,你要孤从此成为傀儡吗?”

    其实朱以海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一旦绍兴府陷落,就会对杭州城形成三面夹击之势,陷落也只是时间问题,到时难道要自己再逃一次?那还不如直接转进海上呢。

    张煌言丝毫不为朱以海的怒意所动,“殿下此言差矣,君视臣如草芥,方有臣视君为寇仇,殿下以莫须有的猜测,去妄度殿下的大臣,如何令臣民心服?”

    朱以海彻底被张煌言激怒了,他大喝道:“来人,将这厮拖出去砍了。”

    这就严重了。

    大明朝君臣议事时发生龌龊,司空见惯,可就算崇祯,也没有在朝堂上以言杀人的先例。

    何况他一个监国。

    于是,官员们纷纷出列,为张煌言求情。

    朱以海也是一时气急,见众多官员都反对,于是就坡下驴,冲张煌言道:“看在诸公的面子上,孤不为己甚,饶过你这次,下不为例。”

    可张煌言绝对是个犟驴,他没见好就收,反而继续喷道:“殿下要杀臣,臣无二话,殿下今日若执意转进,臣也不反对。臣要进谏的是,殿下须向杭州府转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