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你诳我?
    “兴国公,朝廷每年拨付了粮饷,这各地赋税定海军就不可截留了。”

    王之仁眼神微缩道:“你也是带兵之人,应该知道这区区二十万两难以养兵吧?”

    吴争道:“兴国公不如听吴争一句劝,有道是见好就收,方为知时务者。”

    王之仁“呯”地拍案道:“吴争,你以为本公怕你么?”

    吴争丝毫不理会王之仁的张狂,伸手抚去桌上被王之仁大力拍下,震出的酒水,这才回答道:“那以兴国公之见,该是朝廷或者吴争怕兴国公和定海军了?”

    这话令王之仁大怒,他伸手直指吴争,吴争坦然而视。

    二人就这么僵持许久,一言不发。

    终究是王之仁服软了,他不得不服。

    定海军确实具有战力,这一点吴争清楚,从王一林带三千人支援自己时,吴争就知道。

    从这一点上来说,王之仁带兵确实有一套。

    这也是吴争愿意与王之仁谈判并且有所妥协的原因所在。

    否则,吴争早已凭实力辗压过去,这世道早已不是崇祯朝,甚至崇祯朝时,也已经纲常崩坏,以实力说话了。

    吴争连朱以海都敢掀翻,哪会在乎再干趴一个国公?

    王之仁同样明白,面前的小年青已经不是那个初到绍兴府的哨官,他能在此与自己谈判,那肯定是得到了朝廷的首肯和诸臣的支持。

    以定海军对抗朝廷和吴争联手,都只有一条路——死路。

    从这一点上来说,吴争说得没错——见好就收。

    “交还沿海四县赋税权可以,但定海赋税必须由本公掌握。”

    吴争沉默。

    王之仁有些急,“如今这世道,战事频繁,说打就打,一人一年不足七两,恐怕说不过去吧?本公听说,你吴争梁湖千户所兵员,那可是一月二两的兵饷。”

    吴争轻叹道:“兴国公为何话只说一半,梁湖所一人一月二两不假,可那是吴争自掏腰包付给的兵饷,与朝廷何干?况且,也仅是梁湖所之兵才有此待遇,从攻下杭州城之后,归附的降军,也就一人每月一两饷银。”

    王之仁一下子抓住吴争话中语病,“好,那就按你一人一月一两的兵饷出,如果朝廷一年拨付我三十六万饷银,我可以将所有赋税交还给朝廷。”

    吴争郁闷了,他知道只要加以逼迫,王之仁也只能认下,毕竟现在的话语权不在他那。

    可吴争不想这样,如今方国安已经溃逃,其麾下军队已经改编,其实绍兴府的兵员并没有增加,不过是从方国安处分成三份,朝廷、吴争,现在加上王之仁,各占了一部分,而事实上,朝廷负担的军饷还少了一些,因为有数千人去了王之仁那,计入了王之仁那一块。

    以绍兴府的财力,供养四万多军队还是没问题的。

    将定海军压得太苛刻,反而不美。

    于是吴争道:“那就如兴国公所愿,定海赋税暂时由兴国公掌管。”

    王之仁闻言大喜,“啪啪”用力拍打着吴争的肩膀道:“这就对了嘛,怎么说咱们也是过命的交情,哪有胳膊肘往文人那拐的道理,你放心,本公说话算数,其余四县的赋税,今日起本公绝不染指。”

    吴争又吁出一口气。

    王之仁“骨嘟嘟”地牛饮一碗酒后,道:“吴争啊,你我带是带兵之人,当知带兵难啊,特别是作战之时,军令无法上传下达,那是贻误战机啊。如今我听说朝廷要想定海军派驻监军,可有此事?”

    吴争微微皱眉道:“兴国公此话从何而来,吴争为何没有听说?”

    王之仁古怪地打量着吴争道:“你诳我?”

    吴争反问道:“我诳你有何益处?”

    王之仁想了想道:“倒也是。看来这群文人连你都瞒!”

    吴争心里一动,这事儿,还真有可能,这帮子老头儿心里所思所想就是如何限制武人,加上自己兵围绍兴府这一出,他们就更为忌惮。

    背着自己来这一出,还真有可能。

    不过吴争同时也对王之仁有了一丝戒备之意,他的消息真灵通啊,自己控制着绍兴府,还不如他消息灵通。

    “此事我真不知道。”

    王之仁点点头道:“我信。这群文人不会将你视为同类,早已将你划入武人行列,要不,你与我联手,明日让他们好看。”

    吴争摇摇头道:“此事未必是真,或许他们也是随口一说,至少目前,他们还无法对杭州、嘉兴两府军队派驻监军。你我要是联手一闹,反而陷自身于不忠不义。”

    王之仁想想也是,“那依你说,此事若真怎么应对?”

    吴争答道:“这事兴国公不必太纠结,若有一日,吴争麾下军队派驻监军,那兴国公照葫芦画瓢就是。”

    王之仁的眼神又古怪起来,但这次他认同了吴争的说法。

    确实,如果连吴争都接受了朝廷派驻监军,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于是王之仁不再纠缠此事,“那朝廷中若要对你我麾下军队恣意调遣,又当如何?”

    吴争这下算是明白了,王之仁是想拖自己一块下水。

    “兴国公尽管放心,如今朝廷已经有了四卫之兵,没有什么意外,应该不会对兴国公麾下军队指手划脚,如果战事紧急,那就算朝廷不调遣,想来兴国公也会主动派兵应战不是?”

    王之仁点点头道:“但愿如此。”

    ……。

    与王之仁完成利益交换之后,吴争去了张国维府。

    “吴争,谈得怎么样?”张国维让座之后,急问道。

    与之相应的是钱肃乐等人焦急的脸。

    不可否认,王之仁在朝廷中的份量不轻,哪怕现在绍兴府有着吴争这一支大军支撑,王之仁的份量也依旧举足轻重的。

    毕竟他手中有着一支强大的水军,除了南边郑家,恐怕包括清廷在内,再无人可与之抗衡。

    吴争能体会他们的心情,这些人确实是忠义之士,但对他们来说,维护正朔之余,同样也在为小集团的利益考虑。

    绍兴府就这么大一块蛋糕,那边分多了,这边自然少了。

    新监国就位,就该有新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