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想食言自肥,羞辱我钱家不成?
    张煌言心里,其实并非完全象吴争以为的那样在想

    在他看来,杭州、嘉兴两府日后将直面清军的攻击,他虽说也带过几天兵,可那是事急从权,对于指挥作战,他不在行

    去了吴争处,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自己的才能更擅长组织和政务,加上如今朱媺娖监国,朝廷正需要新气象,他留在朝中,或许能为吴争争取到更多的支持和助力

    当然,自己的才能也能得到更多空间的发挥

    “吴争,保重!”张煌言正容拱手道

    吴争回礼,“保重!”

    ……

    三日后,吴争在码头登船,准备返回杭州

    左数右点,不见钱翘恭的影子

    “钱翘恭人呢?”

    “回大人,刚刚还在的”

    “他不知道今日要回杭州吗?”

    “属下已经知会过钱百户了”

    这时,有亲兵指着来路喊道:“来了,钱百户来了”

    顺着方向看去,见三骑伴随着一顶绿昵小轿往码头方向而来

    吴争看见心中一动,我拷,这要唱哪出?

    其实吴争知道这事避不过去

    钱肃乐看不惯自己,可与他对朝廷的忠心和执拗的脾气而言,牺牲女儿用来监视、防备自己这事,他干得出来

    可吴争也郁闷了,钱肃乐已经派了他弟、他儿子在自己身边了,还要塞个女儿来,自己与他有这么大仇吗?

    这思索间,钱翘恭已经到了面前

    “吴争,你这就要走吗?”阳光的钱翘恭此时不阳光了,他瞪眼的样子象煞了钱肃乐,连语气都那么象

    吴争沉声道:“钱百户,这是与上官讲话的态度吗?钱大人的家教就是如此这般?”

    抬出钱肃乐当幌子,钱翘恭立马就没辙了

    他负气拱手一礼道:“属下见过吴大人”

    吴争“唔”了一声,这才端着架子道:“今日便要回杭州,何故珊珊来迟?”

    这话就很不地道了,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钱翘恭一挑眉毛便要发作了,“吴大人莫非忘记了与家父,当着满朝众臣的面,应下之事?”

    “应下之事?本官这次回绍兴,应下的事多了,你说的是哪件?”吴争就装傻了,你奈我何?

    “与舍妹之亲事!”钱翘恭的怒气,是噌噌地往外冒啊,“我钱家虽非皇室贵胄,可也是清白书香门第,大人难道还想食言自肥,羞辱我钱家不成?”

    吴争装不下去了,话说到这份上,再装也没意思了

    吴争原本也就想,只要这事不点明,大家心知肚明混过去也就是了

    可一旦点明,那就是颜面的问题

    象钱肃乐这样的人,面子比命重要,今日他不出现,而是让儿子前来,这也是给双方一个回旋的余地

    吴争苦笑道:“钱兄,这事你应该不比我糊涂,无非是权宜之计罢了,再说了,当时我也没有答应啊,钱大人可以为我作证”

    钱翘恭怒道:“舍妹的清誉,也是能用来权宜的吗?如今绍兴府谁人不知道,你临安伯与舍妹在满朝文武面前定了亲,你若悔亲,让舍妹如何做人?”

    这就将话说绝了,留给吴争的就两个选择,一是转身就走,爱咋滴就咋滴,无非是名声不好听,谁能奈我何?

    还有一条路,那就是应下这桩婚事,做个言而有信的美男子

    吴争的心性,是不轻易受人挟迫的,典型吃软不吃硬的脾气

    同是小年青,血气方刚,加上年龄相仿,这也是往日与钱翘恭一直针锋相对的原因

    钱翘恭怒意具有传染性,吴争也恼火起来

    你说男欢女爱、婚姻嫁娶,本是水到渠成的好事,哪有强迫的?

    特别是当着这些没点眼力见的、捂着嘴偷乐的下属,吴争一股怨意往上冲

    连面都没见,就要自己娶个老婆回家,这万一要是个歪瓜裂枣、身有不忍言之瑕疵的,找谁说理去?

    这可是正妻,吴争是一脑门子的郁闷

    “钱百户,本官命你立即上船,这是军令”看吧,这就是做官、做上官的好处

    怼不过了,就能以身份压人

    可钱翘恭显然是不吃这一套,“吴争,今日你不把事情说清楚了,我……我不上船”

    瞧瞧,这连血气方刚的钱翘恭,怒气勃发之下,也就敢称“不上船”

    这本已经是服软的话了,虽然需要吴争去体悟

    可吴争做的是痛打落水狗,趁你病要你命

    吴争一甩袖,转身道:“行,那你就回去吧,转告令尊,我吴争麾下没你这种不遵军令之人”

    钱翘恭这下傻眼了,走,还是不走

    眼见吴争已经转身,钱翘恭怼道:“吴争,你这是卸磨杀驴,我替你训练骑兵营、炮营,你……你就这么对待有功之人?”

    吴争理都不理,他x的,连这都拿来当要挟自己的筹码了,没了你钱屠夫,我吴争就要吃带毛猪不成?

    钱翘恭见吴争不理他茬,急得直跺脚

    “吴大人留步!”

    听到这一声女声,吴争心里不受控制地一叹他知道,自己怕是得直面对方了

    这女声带有一股难以描述的味道,让人心中恬静

    就象是一股清泉注入干渴的心田

    平静、谦和,不带一丝火气

    让人有一种闻声就能对声音的主人产生信任感

    吴争与钱翘恭的争执,至少有一半是说给轿中人听的

    能知难而退,双方都可以解脱不是?

    可当这一声响起,吴争在情在理,都没法继续离开

    吴争停住了脚步,回过头去,数丈外的轿子纹丝不动

    轿中人也没有下轿

    “吴大人,虽然不合礼数,但小女子还是要劳烦大人上前来,不知可否?”

    社会风气就这样,没办法,未出阁的女子绝不能大庭广众抛头露面,否则清誉有损,在这一点上,明朝的严厉远甚于唐、宋

    吴争只能移步上前

    “哥哥,请你暂避,我与吴大人有话要说”

    钱翘恭皱眉道:“妹妹,我还是在一边候着吧”

    “哥哥放心,堂堂临安伯,手掌数万人的大将军,怎会为难我一个弱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