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这女人有些本事
    吴争无语,这女人有些本事,至少她懂得先拿话堵住自己可能会对她的不利举动

    世家子弟,果然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钱翘恭看看轿子,又看看吴争,然后挥手让轿夫们一起退下

    “吴争,为何不愿应下这桩婚事?”

    这语气非常平静,平静地就象自己家人才聊天,要知道,她所面对的是一个伯爵,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

    在这个时代,就算已是夫妻,也要向对方敬称一声夫君、老爷的情况下

    敢直呼其名,已经足以令人惊讶了

    可吴争听来,却没有丝毫违和的感觉,可吴争无言以对,只能选择沉默

    “你不想说,不如我来猜猜?你是嫌弃我容貌丑陋,难以胜任伯爵夫人?”

    “不钱小姐误会了,吴争都没有见过小姐,怎会嫌弃小姐的容貌”

    “那我再猜猜,你是觉得我才德浅薄,不足以侍奉翁婆、姑子?”

    “呃……不是钱小姐多虑了”

    “那就是家父、兄逼迫太过,令你起了逆反之心?”

    “呃……”吴争有些张口结舌

    这世上有一种女人,天生就有一种魅力

    温柔、大方不足以形容这种魅力

    她就象是一个包容的母亲,片言只语,就能轻易化解你的……不安、焦躁、委屈、郁闷,甚至于你的所有不良情绪,都会因她的一句话,而烟消云散

    吴争就这么在她的话语中打开了话匣子

    “国破家亡之时,吴争只是觉得难以……顾及家人”

    “你是怕被我拖累?”

    “也……不完全是”

    “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总需要传承吴家香火”

    “啊?……我已纳了侧室”

    “大丈夫三妻四妾,并不为过”

    “呃……没那必要”

    “你是……不喜欢与女子亲近?”

    吴争急忙道:“我……不是”

    “那是你吝啬一个伯爵夫人的位置?按你此时的权势,日后封候拜相指日可待,你的妻子将会是国公夫人,受朝廷诰命若是此原因,也在情理之中”

    “不,不是”

    “那是你嫌弃钱家门第低,不配为伯爵夫人人选?”

    “哎,真不是”吴争吐露出心声,“这么说吧,吴争并非柳下惠,但也非色中饿鬼,如今国难当头,吴争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儿女私情娶一侧室,那是父命难违,身为吴家独子,当有传承香火的义务可就算如此,吴争与她也是聚少离多,难以兼顾,既然如此,何必再招惹是非,祸害了小姐呢?听吴争一声劝,你……还是另觅良人吧”

    “我听明白了你是怕你领兵在外,妻妾争执,宅内不宁,拖累了你?”

    “这……就算是吧”

    “那就简单了,你可以安心在外,我过门之后,自然会侍奉公婆、姑子,友爱侧室,无须你过问家中事务,如何?”

    “你……这又何必呢?”

    “钱家家训,女子当从一而终,若你悔婚,我便只有一死以谢父母既然家父将我许配于你,我便是吴家人”

    吴争无奈道:“你可曾听过,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之语?虽说我手掌数万大军,可若有不测,岂不害了你?”

    “那便是我命你放心,若你为国捐躯,我当侍奉公婆于终老,绝不改嫁他人”

    吴争是真没辙了,这样的女人,任谁都没辙

    “若你应允,请派人去我家提亲,名不正则言不顺,于你名声有碍,此事大意不得”

    吴争终于应道:“好吧,既然你已下定决心,我便派人传信吴庄,遣人去你家提亲”

    说完,吴争霍地转身,冲钱翘恭大喊道:“着人送你妹回去,即刻上船”

    ……

    站在船头,吴争胸口有股说不出的沉闷

    自己连她的面都没见过,这女子就成了自己的妻子?

    这事着实可笑,可笑到了极致

    看着身边偷乐的池二憨等人,吴争怒道:“笑什么,过几日少爷每人发你们一个婆娘,让你们知道家中悍妻的滋味”

    这话本是吴争与二憨等人的玩笑话

    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一边钱翘恭怒了,“吴争,你什么意思?倒象是我钱家死皮赖面要赖上你了?我妹妹秀外慧中,哪一点配不上你,让你如此糟践于她?”

    吴争这才意识到自己话中有不妥之处,悍妻,在这个时代,怕是在七出之列

    可吴争是个酱油倒了架子不肯倒的主

    “钱翘恭,少爷我忍你很久了,怎么,听不得啊?来,少爷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忍无可忍!”

    于是,杭州湾的海面上,一出准郎舅的斗殴戏暴发

    ……

    所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此时的杭州府,已经在天下各省中首屈一指

    它下辖钱塘、仁和、富阳、余杭、临安、於潜、新城、昌化、海宁等九县,九县辖下人口已经达到三百多万之众,尤以杭州城人口最为集中

    其富裕程度,也令人叹为观之,甚至不下于后世

    当然,这程度是摒弃科技发展这个选项而言

    就以粮食,这个历朝历代都无法忽略的硬性标准来衡量

    当时杭州城内居民的人均年消耗米量,已经接近四石

    这数字很恐怖了,一石二百斤(与后世的斤有些差距),四石那就是八百斤

    除此之外,杭州府百姓的副食品消费也异常可观,城中无论僧行,不饮酒食肉者,百中无一人饮食器用及婚丧游宴尽改旧意,贫者亦捶牛击鲜,合飨群,与富者斗豪华,至倒囊不计焉

    万历年间的《广志绎》中有云:杭俗儇巧繁华,恶拘检而乐游旷,大都渐染南渡盘游余习,而山川又足以鼓舞之,然皆勤劬自食,出其余以乐残日男女自五岁以上无活计者,即缙绅家亦然城中米珠取于湖,薪桂取于严,本地止以商贾为业,人无担石之储,然亦不以储蓄为意即舆夫仆隶奔劳终日,夜则归市肴酒,夫妇团醉而后已,明日又别为计

    典型的超前消费思维啊,这倒与后世的美利坚消费观有些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