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让人意外的莫执念
    这话如果从任何人口中说出,吴争都会忍不住嗤他一脸

    可对于面前这老头,吴争信

    能花百万两赎买一家性命的人家,养百来个厨子,做这区区数两纹银小吃,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吴争“唔”了一声,道:“这东西好吃,入口即化、甜而不腻”

    “伯爷要是喜欢,老朽送伯爷一个厨子,也好替伯爷时常做些?”

    “啊?……不,不用,既然在坊间就能买到,何须养个厨子,我想吃时,派人去买就是”吴争说的是实话,要吃蛋干嘛养只母鸡啊?

    可吴争的话音刚落,莫执念就忍俊不禁地笑了

    “怪我,怪我”莫执念轻轻地拍了一下他自己的嘴道,“怪老朽没说清楚,伯爷有所不知,这带骨鲍螺与坊间卖得,还是有些差别的”

    “哦……有何区别?”

    “乳,须是初乳,取出时,须在一柱香光景烹调,少一刻味不够浓郁,晚一刻则起皮,佐以香木烩制,熬、滤、钻、掇、印等十几道工序,更显厨子手艺”

    吴争听得是云里雾里,就总结出几个字,“那得多少钱?”

    莫执念问吴争问得一愕,哭笑不得,他哪知要多少钱?

    好在吴争也不想刨根问底,尴尬地笑了笑,心中真不是滋味

    堂堂兵部尚书张国维宅中,几个朝廷重臣围在一起,佐酒的是雷打不动的老三样,加起来不过百文,好嘛,杭州城中一个投来降去的富户,一杯甜品竟要数两纹银,这还只是坊间的价钱,这世道,是怎么了?

    这种心情上的错落,吴争对后续的数十道新菜,已经如同嚼蜡

    看着侍女们象蝴蝶般地穿梭在堂中,吴争的心思已经全不在菜上了

    莫执念老成世故,也已经察觉了吴争心情的转坏

    只是他不知道究竟是哪出现了问题,从吴争入府之后,他已经尽心尽意地侍奉了,没有何处有一丝不周啊

    但莫执念知道不能问,没有多废话,安静地陪着吴争吃完

    然后将吴争引到了右面厅堂

    在奉上一杯明前茶、几款时令水果之后,莫执念终于开口入了正题

    “老朽今日请伯爷来,是有一事谏言”

    吴争闻着那缕缕茶香,心情平缓了许多

    “说吧”

    “这……”莫执念斟酌着,“老朽这一时还真不知道从哪说起才好,让伯爷见笑了”

    吴争有些好奇起来,这老头是人精,请自己来有事,会连怎么开口都没想好?

    “不妨事,想到哪就说到哪”

    莫执念这才清清嗓子道:“那老朽就放肆了敢问伯爷,在你心中我朝灭亡的原因为何?”

    吴争“噗”地一声,将口中的茶水喷出,差点就喷了莫执念一身

    这老头,殿前问对呢?

    好歹自己是名副其实的临安伯,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自己也算是一言九鼎、执掌生杀大权之人

    这老头却冷不丁地考校起自己来,确实有够放肆的了!

    莫执念赶紧令侍女送上汗巾,然后请罪道:“老朽妄言,望伯爷不怪”

    吴争倒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只是有些措手不及罢了

    “不妨事只是要说大明灭亡的确实原因,本官心里也不知道,不过以本官看来,无非是君臣不和、政令不通,各地皇族、豪门压迫百姓过甚,以至于各地叛乱连绵不断,朝廷疲于奔命,引发财政崩溃,加上天灾人祸,建虏恰好趁机南下,捡了个大便宜”

    吴争聊聊数句,基本概括了明朝灭亡的原因,自认就算有所疏漏,也非重点

    但莫执念却开口道:“伯爷所言,虽然并无错处,但老朽以为,最重要的其实就一个字”

    吴争挑眉道:“哦?”

    “这个字,那就是钱”

    吴争暗骂一声,草!

    但自此时,莫执念开始说的话,让吴争开始集中起了精神

    “伯爷说得没错,我朝灭亡的直接原因是财政危机朝廷财政困难,导致发生灾害、饥荒时,没有钱去赈济;发生战争,没有钱支付军饷没有钱赈济灾民,饥民作乱;没有钱发军饷,致饥兵作乱,饥民与饥兵结合导致大规模的国内叛乱军队缺乏战力,导致国家既无法消除外敌入侵,也无法肃清内部叛乱财政危机导致军事危机,军事危机导致更大的财政危机,如此恶性循环,我朝最终走向灭亡而那区区数十万建虏,其实不过疥癣之患罢了”

    吴争开始聚精会神,无论这老头的用意何在,但仅凭这番话,吴争知道,这老头还是有些见地的

    “然,表面上的原因是如此了,但老朽以为背后有着更深的原因朝廷为何发生财政困难?难道说我朝如此广阔的疆土,近二万万人口,赋税收入居然还无法应付一些意外的灾害以及大规模的战争么?要知道,纵观史上,许多比我朝小得多的国家,进行更大规模的连年军事行动都尚且游刃有余远如战国时期的就不必说了,赵国、秦国,许多次战争都动用几十万大军,以后的如后汉三国、五代十国等等都可以举出许多例子,近如建虏,从金至清,二十年的战争,也没有将他们拖垮至此啊反观我朝,不必去说名册上军队数量多少,真正动用军队十万进行一次战争已经是接近极限,超过二十万则朝廷财政就已经无法维持这么大一个的国家,拥有耕地十万万亩,人口接近二万万,赋税收入居然少到连招募二十万精兵维持一年以上战争都做不到,那这样的赋税收入只能说,已经少到了极其可怜的地步”

    “太祖立国之初,万废待兴,朝廷大规模地修建城池,发动数次大规模的北伐战争,以及发生饥荒的时候赈济灾民,都没有碰到过财政崩溃纵观大明这三百年,与立国之初相比,此时的农、商发展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无论是田地亩产、商贸兴盛程度,都远远超过立国之初难道是农、商兴盛繁荣了,反而收不上赋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