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莫执念主动投效
    吴争愣了,至少从自己的记忆和切身体会中,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

    当初自己一个从七品哨官,在张国维家中,当着三人的面,就数次妄言了“大逆不道”的话,也没见被治罪。

    而朝堂之上,象张煌言一个区区七品御史,也敢屡次指着朱以海的鼻子顶撞,也没见他被治罪,这时的政治不可谓不宽和,至少没有听说以言获罪。

    从始宁镇百姓的生活,和吴庄的过往,确实也没有听闻谁家被赋税逼迫得活不下去。

    难道,这真是事实?

    莫执念道:“我朝税收过重之说,皆因出于文臣的谏言,谏言嘛,总得言过其实才能为上所动,这无可厚非。但事实是,崇祯十二年,朝廷杂税岁入为三百七十八万两,这是除农税之外,包含盐、茶、酒等所有税收在内的数字,把这摊到我朝一万万多人口里,每人每年尚不足二十文,折合成粮食,也就十斤米。伯爷还以为我朝赋税沉重吗?”

    吴争哑然。

    “七大钞关中,除了九江外,其余六个河西务、临清、浒墅、北新、扬州、淮安都在运河沿线;门税、崇文门税的征税对象是出入北京的货物;通过税中有五十万两左右都集中在运河沿岸及京城、南京附近。其时国内商路的开辟已经有相当规模,可征税设卡相对滞后,连江湖要津的设榷都难以充分。”

    “山西汾阳县,一年商税是才六千两白银,当地官府上疏朝廷税额过高,请求降税,何其荒谬?其实这个税额本身来说很低了,其所谓的高也是与其他地方低到几乎等于没有的商税相比。再如江南,伯爷应该知晓,金华县已是很繁荣的地方了,它一年所列出的商税定额竟不足七两,而这七两商税,竟也拖欠朝廷三年之久。何其荒谬?”

    莫执念饮了一口茶,“再说市舶税,崇祯十年,朝廷市舶税仅四万两,而据福建的南安候郑芝龙,他下令凡海舶不得郑氏令旗,不能来往,每舶例入二千两,岁入以千万计,以此富敌国。而茶税就更象是个笑话,浙江乃举世闻名的产茶大省,一年茶税仅六两。”

    “纵观前朝,唐大历年间仅食盐一项即达六百万缗,占收入的一半。宋绍兴末年,盐、茶榷货为二千四百万万贯,占当年岁入五成。至淳熙、绍熙年间,茶、盐、酒等榷货更高达三千七百万贯,占据岁入之六成。”

    “最后说到临时加税,前朝遭遇战事,临时征税司空见惯。唐肃宗即位时,遣御史郑叔清等籍江淮、蜀汉富商右族訾畜,十收其二,谓之率贷。诸道亦税商贾以赡军,钱一千者有税。这就相当于对每个商人征收二成的税了。

    又如,度支使杜佑计诸道用军,月费一百余万贯,京师帑廪不支数月,杞乃以户部侍郎赵赞判度支,以为泉货所聚在于富商,钱出万贯者,留万贯为业,有余官借以给军。敕既下,京兆少尹韦祯督责颇峻,长安尉薛萃荷校乘车,搜人财货;意其不实,即行榜,人不胜冤痛,或有自缢而死者,京师嚣然如被贼盗,又以僦柜纳质积钱货贮粟麦等,一切借二、三成之多。”

    “可到了我朝,在清军南下至关紧急之时,皇帝加征三饷,都被朝中重臣竭力抵制。不可谓千古奇谈矣。”

    吴争此时胸口如有一团闷气郁结,不吐不畅。

    看着面前的莫执念,吴争就象见了鬼似的。

    这老头究竟想做什么,说了这么秘事密闻,究竟有何图?

    “莫执念,直说你所图吧,不必再顾左右而言它。”吴争冷冷说道。

    莫执念一愣,突然起身,走到吴争身侧。

    在吴争莫名其妙的注视下,整衣束襟,然后曲膝下跪,揖手正视吴争道:“若临安伯不弃,老朽携莫家,愿奉伯爷为主上,此生效忠,绝不背叛。”

    吴争脑袋里乱得象一团浆糊一般,等等,今日自己是来赴宴的。

    然后是莫执念说有事谏言。

    再然后是说到了大明灭亡的原因。

    怎么就突然要奉自己为主,宣誓效忠了呢?

    不会是别有所图吧?

    吴争打心里对这老头有了一种惧意,这可不是一般的奸商,他有与寻常商贾不同的政治洞察力和……野心。

    没有野心的人,不会去在意大明是怎么亡的,不会象他这般熟知能详。

    “呃……莫老丈,你看,本官今日牙没刷、脸没洗就来莫府赴宴……这事不急,要不再让本官想想,过两天答复于你?”

    “临安伯,老朽一片赤诚之心,唯天可表。难道伯爷要视同弊履而弃之不顾吗?”莫执念神态庄重,语气沉稳。

    吴争差点就信了。

    可吴争知道,如果面前的这人是个二十岁的青年人,那可信。

    可这人却是饱经风霜、城府极深,且有着投靠鞑子经历的花甲之人,自己若轻信于他,被他卖了还可能替他数钱呢。

    于是吴争想了想道:“既然莫老丈有意投于本官麾下效力,且对大明的弊端甚是熟稔,自然是已经有了对策,不妨说来与本官听听,如何?”

    莫执念看着吴争好一会,才点头道:“伯爷之命,老朽自当遵从。”

    于是保持着跪姿道:“老朽以为,杭州府占据入海口,有着极大的便利,只要伯爷组建水军,把控住吴淞口,设立市舶司,收取关税,便可一本万利,莫说七万大军,就算十七万,也不在话下。”

    吴争试探着问道:“一年能有多少银子?”

    莫执念比了个手指。

    吴争有些意动,“单通商关税就有一百万两,确实够我养这七万兵了。”

    不想莫执念大摇其头道:“伯爷说笑了,老朽所比划的,不是一百万,而是一千万。”

    吴争张大了口,怔怔地看着莫执念,真有些不信自己的耳朵,一千万两,可能吗?

    这银子可不是石头,随便捡捡就有,白花花的银子,从何处来?

    整个天下的银子毕竟是有度的,不会凭空而来,也不会凭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