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章 大明绝非想象中那样不堪
    看着吴争一脸的犹豫,莫执念抬手轻轻一击,“去请孙小姐。”

    吴争来不及阻止,也不想阻止。

    见个面又何妨,就当是相亲了。

    “不是老朽自夸,老朽这嫡孙女,无论品貌、习性皆是上乘之选。老朽年青时,那也是去过秦淮河,见过国色天香的,虽说未能成为八艳入幕之宾,可献酒观舞也有过数次……这么说吧,如果将老朽孙女与那盛名的八艳并排而立,伯爷就会知道,什么叫天壤之别了。”

    吴争是真不信,听过王婆卖瓜,哪能这么轻易相信。

    不过吴争也没兴趣去驳斥莫执念,在吴争看来,这就是个筹码、纽带。

    象征性更重于实用性,就当在吴家多添了一双筷子,用不着多费思虑。

    可莫执念似乎不肯罢休,他极力地在推销着他的孙女,“伯爷有所不知,老朽孙女从未离开莫家半步,四书五经六艺,无不倒背如流……这还不算,关键是她从小不曾沾过阳春水,日常饮用、洗漱,皆用羊奶……。”

    “噗。”吴争一口茶水喷出,这是今日第二次了。

    这还叫人吗?

    能叫人吗?

    吴争瞪着莫执念,半晌发不出声音来。

    莫执念道:“不瞒伯爷,若非此次杭州城光复,老朽也曾想过,将孙女献给清廷豫亲王多铎,以换取莫家的保全。”

    吴争听了不由得怒目而对,可他知道,莫执念说得应该是真事。

    这老头或许是个小人,但也是真小人。

    “清儿见过祖父。”

    轻轻柔柔的呢喃之声响起。

    这声音就象是润滑剂,让人听了,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觉得妥帖。

    如同洗过澡,将整个身躯都裹在蚕丝被中,柔软、贴身、温暖,无有不适。

    “清儿,来,见过临安伯。”

    “见过临安伯。”

    吴争的眼神已经变得直愣愣了。

    自信绝不是色中饿鬼,可在这一刻,吴争差点就脱口而出,“神仙姐姐!”

    冰肌玉骨、蛾眉皓齿,肤如凝脂、吹弹可破。

    关键是那一双明眸顾盼之间,便似有无数话在向你述说一般。

    “免……免礼。”吴争有些结巴起来。

    莫执念道:“这便是老朽孙女,闺名亦清。”

    “好……好,很好。”

    莫执念莞尔,向莫亦清使了个眼色。

    “不女子告退。”

    倩影缈缈,吴争的眼睛依旧直直的。

    “伯爷觉得如何?”

    “骨嘟。”吴争明知道这老头此话中带着明显的调侃意味,可此时也不愿与他计较了,“莫老丈果然所言非虚,如此佳人,能见一面都是幸运。”

    莫执念笑道:“只要伯爷应允,清儿便是伯爷您的。”

    听见此话,吴争灵台一清,立马回过神来。

    虽说吴争惊艳于莫家女子的美色,可对于吴争而言,女人,更多的是一种传承的义务。

    这不是吴争有男尊女卑之心,或者轻视女人的意思。

    而是吴争明白,真正郎情妾意,还须心灵相通。

    可这世上,还有谁能与自己心意相通?

    既然没有,那就不用浪费时间。

    莫家女子确实美艳动人……不,应该是惊艳,但这对于吴争而言,不过是一瞬间的走神。

    “本官当然可以应允,但对于这条,本官一样有一个前提条件。”

    莫执念有些惊讶,“请说。”

    “但凡莫氏所出,不得争世子之位。”

    莫执念脸色骤变,他明白吴争的意思。

    就算莫家世袭国公,就算莫家有吴争枕边人,都无法继承吴争的家业。

    这一点,非常具有杀伤力,特别是对于莫家这样一个豪富之家来说,这不仅是利益,更关乎颜面。

    “伯爷是否再斟酌一番?”莫执念沉声道,“就算是莫氏所出,那身上一样有着伯爷的血脉,伯爷何必定下如此不近人情的规矩呢?”

    吴争冷冷答道:“世人都明白,这天下非一家一姓之天下。皇帝尚且如此,何况你莫执念?你想掌财权,本官应下了。你要国公之位,本官也应下了。你要与本官结姻亲,本官也允了,难道你还想要本官之位?”

    话冷,如剑锋。

    其中便是杀意。

    一言不合,反目相向,吴争毫不留情。

    莫执念愕然,他无法预料吴争突然变脸,甚至无法预料到,吴争内心会如此坚韧、强大。

    巨额钱财、唾手可得的利益、千娇百媚的佳人,还有那如同海市蜃楼般的远景。

    可一瞬间,吴争变脸了。

    权力如同一块蛋糕,你分得多了,别人就自然少了。

    吴争不介意与他人分享,但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分享到的权力,多过自己。

    这是一条底线,敢触犯者,杀无赦。

    摆在莫执念面前就两条路,顺者昌,逆者亡!

    ……。

    从莫家离开时,吴争回过一次首。

    不是为了那惊鸿一瞥的佳人,而是吴争知道,这一天是自己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

    虽说无法去判断莫执念对明朝灭亡原因的总结是真是假,但吴争心中确实对明朝有了一个更客观的认识。

    这时的明人,准确地说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绝非象后世想象地那么不堪。

    至少,他们每年需要交纳的赋税,仅后世的三成甚至是二成。

    三十取一的商税,耸人听闻啊,后世哪个人不承担十取一以上的商税?

    意外所得税那可是五中取一啊。

    所以,从这个时候起,吴争不由得对这个已经形将灭亡的朝代,有了那么一点欣赏。

    三百年这样走过来,着实不易!

    回去的路上,吴争与厉如海闲聊。

    将莫执念对明朝灭亡的总结,大致和厉如海说了一下。

    然后问道:“你做捕头那么多年,可时有官府欺压民众之事?”

    厉如海答道:“很少,不,几乎没有。县衙办案,大都是邻里、街坊纠纷,当地豪强欺凌百姓,偶发凶案,也是个案。”

    说到这,厉如海奇怪地问道:“大人也是上虞禀生,应该知道啊。”

    吴争苦笑道:“人在局中,便有些看不清楚事情的本质了。”

    厉如海半懂不懂地道:“据大人方才所说,属下倒觉得莫执念说得有些道理。”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