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军议
    朱大典前后防守金华城三天时间,按理他的求援信应该去往福建或者绍兴府。

    可直到城破殉国,绍兴府都没有收到任何求援信。

    而隆武朝自从与绍兴府互杀来使之后,已经不相往来。

    于是,根本就没有考虑向绍兴府求援。

    金华城就是在这么一个荒谬的情况下,被多铎和方国安攻破。

    由此带来的后果是,绍兴府的后背,被清军安上了一根刺,锥心之刺。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绍兴府还没有对金华陷落做出反应之时,又一个噩耗传来。

    武昌、九江战场,明军大败、南溃。

    清军兵锋南下,湖广一路已至常德,江西一路已抵饶州。

    这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武昌、九江战场一旦溃败,造成的后果不仅仅战线南移,而是整个浙江都在清军的包围之内。

    吴争奉召,连夜赶往绍兴府。

    “臣见过监国殿下。”

    吴争到时,堂内已经坐满了人,连鲁王朱以海在坐在朱媺娖旁边。

    或许是军情紧急亦或者是第一次召集如此重大的军议,朱媺娖有些慌张地直接问道:“临安伯,如何应变?”

    吴争只好冲她安慰地微笑道:“臣此来正是与诸公商议一个稳妥的方略,还请殿下不要着急。”

    朱以海道:“金华府陷落清军之手,如此绍兴府背后就得承受随时到来的袭击,以孤之见,应起兵攻金华府,收复失地。”

    张国维不同意道:“金华府地处要隘,能收复固然好,但金华城中有多铎在,恐怕十分不易。如今湖广、江西战场溃败,清军兵锋已至饶州府,此时派大军收复金华,先不说金华城有上万敌军,能不能收复,就说饶州清军增援,到时打成一场消耗战,绍兴府还有何力去应对北面来攻的清军?”

    这话也对,如今绍兴府就三大主力,一是朱媺娖掌控的四大卫所,二是王之仁部,三是吴争部。

    要收复金华城,必须从这三路人马中抽调大军。

    这么一来,防御力自然就降低了,如果在金华打成一场胶着战,那么以绍兴府的财力,肯定是负担不起的。

    朱以海皱眉道:“张尚书的意思是坐视金华府沦陷而不顾?”

    兴国公王之仁难得开口道:“本公以为张尚书所言在理。如今绍兴府三面受围,各县被清军攻占,司空见惯,若以此派大军一一光复,明军早已疲于奔命了。”

    “你……。”朱以海终究没有和王之仁争辩下去。

    王之仁道:“以本公看,清军占领金华,与饶州之间连成一片,已经无法阻止,如今之计是如何保住台、温两州。金华、台州数百里路,若多铎奔袭,怕是二、三天就会陷落。”

    张国维道:“兴国公担忧之事在理,若台州陷落,则往南之路就被堵死,绍兴府就会成为一座孤城。”

    孙嘉绩道:“我看多铎不会奔袭台州,虽说金华失守,但从清军屠城三日来看,清军的伤亡也不在小数,且金华城中百姓未必不抵抗。金华未定,就仓促奔袭台州,这可能性不大。”

    熊汝霖道:“孙侍郎所言极是,多铎不是庸人,金华地处要隘,他自然能想到我朝会出兵争夺,这个时候,他不会分兵奔袭台州。依熊某看,多铎会等饶州清军会合之后,再有所动作。”

    ……一番观点和争论之后,显然已经排除了收复金华的意向。

    只是在讨论如何巩固台、温二州的防御。

    这让吴争很无奈。

    事实上,吴争也不想去收复金华,因为金华往南便是福建地界,对于隆武朝而言,危机更加紧迫,天塌下来自然应该由高个子去担着,低个子起什么哄啊。

    如今绍兴府十万大军,去进攻任何一个城池,攻下问题应该不大。

    但问题是,攻下之后呢?

    地盘越大,需要的兵力越多,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道理。

    而金华城已经被打得一团稀烂,再加上鞑子三日屠城,用尽力气去光复一个这样的城池,显然是得不偿失的。

    钱肃乐开口了,他一开口就将矛头指向了吴争。

    “临安伯可有高见?”

    吴争只能开口了,“高见谈不上,替诸公抛砖引玉罢了。”

    “金华就占,绍兴府就暴露在鞑子兵锋之下。好在鞑子需要兼顾隆武朝的反击,所以短期之内,进犯绍兴府的概率不大。可如果选择坐视,唇亡齿寒的道理,诸公都清楚。”

    王之仁睁开微眯的眼睛道:“临安伯,有话直说。”

    吴争点头道:“行。那我就直说了,我的意思也简单,就八个字。”

    “何八字?”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王之仁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以攻代守?”

    “虽不中,但不远矣。我的意思无所谓防守,真等到清军对绍兴府发动合围,所有的防守都是空话,既然清军势如破竹地南下,为何我朝就不能势如破竹地北上呢?”

    “你是说北伐?”王之仁饶是预料吴争的奇思异想,也被吴争的大胆惊到了。

    “正是,虽说以十万人北伐,有些狂妄了,但收复苏州、松江,兵临应天府,这应该不狂妄吧?”

    所有人都惊愕起来。

    是啊,如今杭州府兵锋已经进至嘉兴府,与苏州、松江两府仅二、三百里地。

    光复这两府,应该不费吹灰之地。

    可北攻应天府,这就有些……狂妄了。

    应天府做为曾经的京城,其防御能力可不是杭州、嘉兴等府可以比拟的。

    所以,满堂众臣,从未去想过反攻应天府。

    在他们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防守,如何守住这来之不易有地盘。

    这确实是种悲哀。

    看着满堂俱惊的表情,吴争大声道:“清军所向披靡,已是骄兵悍将,这一点经杭州城一战,我深有体会。杭州府虽拥七万大军,可这七万大军大部是降兵,真正能派上战场的,恐怕不足五成。这些人面对强敌,就会心生惧意,可如果用在顺风战场,却能奋勇杀敌。与其台回绍兴府与多铎在金华死磕,不如北伐,避敌锋芒,击敌软肋,以图围魏救赵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