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松江提督吴胜兆有意反正
    董氏瞪大了眼睛,张大嘴巴看着张煌言

    张煌言呵呵笑着解释道:“他可是如今绍兴、杭州、嘉兴三府,炽手可热的临安伯,你也敢生受他的礼?”

    董氏赶紧向吴争福身道:“伯爷海涵,恕妾身无礼了”

    吴争这时已经回复心情,笑着骂张煌言道:“哪有嫂嫂与叔叔见礼的,莫非你玄著不当我是兄弟?”

    张煌言这才对董氏笑道:“我与夫人开个玩笑,夫人不必因此慌张”

    有此一闹,三人这才嘻笑着入了正堂

    这说是正堂,三人进去就显得太小了

    好在董氏手勤,隔着正堂门槛递进三碗茶水来

    倒不是因男女有别,而是这正堂再也挤不进第四人

    唱口茶水之后,张煌言切入了正题

    “吴争,此事关系重大,清廷委派的松江提督吴胜兆有意反正,已与南边隆武朝和我朝联络隆武朝联络的是肃虏伯、舟山总兵黄斌卿,据说隆武朝答应给吴胜兆定吴伯、平江大将军的封号我朝联络的张名振、沈大人还有我,张名振如今在台州任石浦游击,不便前来虽说松江府离绍兴府更近,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我朝如果不拿出一个让吴胜兆满意的官爵来,恐怕他会投靠南边”

    吴争大概听明白了,清廷任命的松江提督吴胜兆想归降了

    如今正在待价而沽

    “玄著兄,这吴胜兆人品如何?”

    “这……还得由沈大人来说,是沈大人首先与吴胜兆联络上的”

    吴争看向沈廷扬

    沈廷扬道:“我是崇明人,与吴胜兆其实也不熟,他要反正,自然是从他麾下义军归降者那探听,有人告诉他了陈子龙的住址,于是陈子龙派人找上了我”

    “陈子龙?”

    张煌言解释道:“这陈子龙声望极大,人称卧子先生这陈子龙可不是一般人物,弘光朝灭亡,鲁王初临绍兴府监国时,就慕名欲征其为兵部尚书,可陈子龙不应,接受了隆武朝的册封,为兵部左侍郎、左都御史但没有前往福建就任,而是留在了松江,监临、参谋太湖义师吴易所部,招揽当地义士反清”

    “哦,那陈子龙可有说起吴胜兆的人品事迹?”吴争对陈子龙没有什么印象,选择性地忽视了,直接问起吴胜兆来,因为在吴争看来,人品心性决定了以什么官爵去争取合适

    沈廷扬道:“据卧子先生说,吴胜兆原是辽东武将,清军入关时降了清军,后随多铎南下,去年多铎率兵离开苏州时,吴胜兆被任命为苏松常镇提督,驻守苏州当时清军刚占领苏州等地,多铎带兵一离开,太湖一带的义军就开始进攻邻近各县,今年正月,义军攻克吴江县,杀了县令,县丞等官吏吓得仓皇而逃吴胜兆得悉后,率军杀向吴江县,不想听闻他来了,义军早已逃之夭夭吴胜兆白跑一趟,很是沮丧,为了安抚部下,他让暗示部下可能在城里自由活动一下,部下心领神会,大肆劫掠之后离开清闽浙总督张存仁得知,上书参劾了他一本清廷迅速回复,罚俸半年!”

    吴争听得想笑,这种处理还叫处理?

    罚俸半年,多少钱?

    在城里劫掠一番多少钱?

    可让吴争没想到的是沈廷扬接下来的话

    “吴胜兆得知被罚之后,大为光火,大骂说,清军动不动就屠城杀人,在地方上烧杀抢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可曾听说过有谁被罚俸?他纵兵抢劫一次,竟然被罚俸半年,这天底下还有没有道理?至此,吴胜兆开始对清廷怀有怨恨”

    “之后,吴胜兆的同僚、与他一同驻守苏州的江宁巡抚土国宝落井下石,又向洪承畴告状,说吴胜兆招降了不少起义军,意图谋反洪承畴下令吴胜兆离开苏州,驻守松江府吴胜兆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有人间天堂之称的繁盛之地苏州,到了松江府驻守,不愤之下便动起反正的念头”

    吴争算是听明白了,这就是个典型的土匪山大王

    俗话所说的有奶便是娘,说得就是这种人

    说难听点,吴争对这种人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但如今毕竟是大敌当前,少一个敌人等于多一份胜算

    “他手下有多少人?”

    “大概八千人!”

    吴争一咧嘴道:“才八千人就想待价而沽?”

    张煌言一听大惊,忙劝道:“吴争,可不能率性而为,这八千人若是歼灭,你麾下总得有损失吧,可反过来,你麾下就能得到八千人,这笔帐算得过来”

    吴争安慰道:“放心,我不是不知轻重之人这样,你们是怎么安排的,说来我听听”

    张煌言道:“我已禀明监国,原本是想以张名振领其麾下水军从海上去接应的,但如今你提出北伐,那么就不必再让张名振接应了,可与你部会师,直接参与对苏州城的进攻”

    吴争皱眉道:“你不是说他还与南边联络吗?万一他不想投我朝,怎么办?”

    “这……但不管怎样,总能减少鞑子的实力,壮大抗清势力不是?”

    吴争点点头,这道理确实不错,可吴争知道,很多时候,这所谓的壮大实际上是祸害之源,所谓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就是这个道理

    “那你们还叫我来做什么?直接派人传信给他就是了”

    张煌言解释道:“如果派人传信,一来一往会耽搁很多时间,加上毕竟松江府在苏州府的管制之中,万一走漏了风声,反受其害我们是想,以你出兵进攻苏州、松江两府为障眼法,这样一来,苏州府无瑕它顾,便于你暗中与吴胜兆商谈反正之事”

    吴争点点头道:“好,这事我接了,不过事先说好,吴胜兆若朝三暮四、左右他顾,那我就弄假成真了”

    张煌言正色道:“那是当然,我朝也不能容忍如此丑恶之辈”

    事已说完,吴争笑嘻嘻地暴露出他的本意

    “沈大人,当年你替先帝制造、测试海船,可有船样、海图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