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十五章 吴胜兆在犹豫
    吴易道:“我领兵前后也有两年多了,麾下人马多时也有近万人之众,三次占进吴江城,可指挥千人已是极限,指挥五千人以上则往往感到力不从心”

    夏完淳也道:“隔行如隔山,如论诗词歌赋,完淳绝不妄自菲薄,可论起行军打仗,确实力有不逮之处不过好在,我等年轻,可以边打边学嘛,没有人生而知之,我等这两年,不也这么过来了吗?”

    吴争道:“存古说得对,从战场上学打仗,是最好、最快的但付出的代价同样是最大的敢问三位,从你们手中损失的明军、义军有多少人?那可都是大明的忠臣义士啊!”

    这话让场面瞬间沉寂下来,只有真正经历过,才知道这背后的血腥味是多么浓重

    吴争继续道:“我今日问诸位这问题,真正想说的是,错了不要紧,但得改若苏州城光复,我等将面临一场真正的变革,如何组建朝廷?谁主事、谁掌内政、谁统兵?真要象弘光朝那样,坐拥半壁江山、百万大军,到头来一哄而散,诸位,我等如何面对那些死去的父辈亲友?”

    吴争的话,让三人都脸色凝重起来

    确实,按眼下的兵力格局,攻取苏州城已经不是太难之事

    但所牵扯出的问题是,一旦苏州光复,那么绍兴府将拥有五府之地

    这对于曾经只占一隅之地的绍兴府而言,将是一场挑战

    如何治理、如何防御,用哪些人?

    这些都是问题

    在场的除吴争之外,三个都是进士或者举人

    他们对这方面远比吴争强,可他们一样沉默着

    ……

    次日,总攻开始

    苏州城确实没有预料到明军会突然北伐

    他们甚至对夏完淳、钱肃典部的逼近,开始都以为只是当地义军

    等南门被围时,才警觉到明军要反攻了

    于是慌忙向应天府求援,并紧闭城门,采取了守势

    这应对本来是没错的

    但这种保守的作法,让夏完淳、钱肃典部几乎兵不血刃地跨过运河,逼近到苏州城下

    当然,这在寻常时,没什么大不了

    苏州城城墙厚实,城门坚固,城中兵力也不拘紧,就算来个五六万明军攻城,支持十天半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何况应天府必定会派来援兵,所以,守军并不认为这场防御战会输

    也正是这么想,守军几乎只在城墙、城楼上严阵以待,从来没有想过派兵出城袭扰明军

    可实际上,他们无法预料到,吴争会聚集起七十一门火炮(六十三门小炮,八门红衣大炮)对南门(盘门)进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炮火覆盖

    其范围之广、烈度之强,持续时间之长,前无古人

    不过就算是这样高强度的炮火,南城墙依旧没有垮,确实坚固异常

    可城门不见了,城楼垮了,城楼的守军几乎尽没

    小炮用得是开花弹,尽朝着城楼、城墙上招呼了

    红衣大炮可全用得是实心弹,那八门炮口指得可都是城门处

    一个时辰之后,吴争下达了攻城令

    骑兵冲击城门,步兵以云梯登墙

    这一战直至天色将黑,可谓是惨烈无比

    骑兵营面对已经破损的城门,硬就是冲不进去

    而来自于城墙上的抵抗,几乎是没完没了

    当天夜里,吴争在帐中召集了众将商议

    “大人,这事有些古怪,据细作打探,苏州城中也就二万八千的守军,要同时防守南、东两向三处城门,按理说城中的抵抗不该这么顽强才是”

    “是啊大人,除非敌军赌我军只攻南门,将所有人马全押在了南门”

    钱肃典看了一眼他的侄子钱翘恭,这一战,骑兵营的损失确实很大,六百多骑兵阵亡,几乎是眼下全军骑兵的一成,这才第一天的战斗啊

    “大人,要不明日我率骑兵兜去东面葑门试试?”钱肃典建议道

    吴易斟酌着说道:“我以为,或许是应天府援兵已至”

    夏完淳摇摇头道:“不可能,据我所知,应天府也不过三万守军,派军来援苏州,应天府岂不乱了?”

    这话说得有道理的,这么大一个南京城,多少明朝遗老遗少?

    占领才一年时间,谁敢唱空城计?

    吴争也在犹豫,该不该分兵去攻东面葑门,当然,真要分兵,仅派骑兵去肯定是不行的,可如果分兵,岂不攻城力量更弱?

    如果城中真的有援兵到了,万一出城反击,就麻烦大了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吴争道:“不必了,明日依旧按原定计划攻城,东面有松江吴胜兆部配合佯攻,不必去理会”

    吴易悠悠道:“大人莫要太相信吴胜兆,依我看,说不定他就临时叛变投了敌或许城中抵抗突然变强,就是因为此贼率部投了清的缘故”

    这话令吴争心中一动,这正好解释了今日城中抵抗源源不断的原因

    难道吴胜兆真的又一次投了清?

    可这个时候,绝不能动摇军心,吴争道:“本官相信他不会做这种无耻之事,城中抵抗变强,或许还有别的原因还望诸位明日作战,各司其职,力求破城”

    “遵命!”

    众将退去之后,吴争终究是不放心,决定派斥候往东搜寻吴胜兆部

    ……

    就在南门诸将都在怀疑吴胜兆是否已经投敌的时候

    距离东门不远的吴胜兆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要说投敌,吴胜兆还真不带眨眼的

    可吴易确实冤枉了他,他投谁也不想再投清廷了

    为啥?

    他恨啊!

    这世间的恨有些是有缘由的,有些是没有缘由的

    自从被清廷申饬、罚了半年俸禄之后,吴胜兆还真没有想过再投一回清

    他现在是在犹豫,究竟投绍兴呢还是投数千里之外的福建?

    该不该信吴争在松江城外对自己的许诺?

    吴胜兆已经到了东门,不过不是东南葑门,而是东北角娄门

    甚至比吴争还要先到,毕竟他先启程嘛

    可他下不了决心,攻不攻?

    只要一攻,就会有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