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十六章 洪承畴亲自增援苏州
    乱世之中,军队就是自己的命

    吴胜兆虽说在吴争面前叹苦博取同情,可吴胜兆只向强者曲膝

    如果吴争这次失败了,其麾下大军折损,那么实力就不足以压服自己,自己还用跟着他干吗?

    自己还不得向绍兴府再提提要求、待价而沽?

    可问题是万一吴争要是真赢了呢?

    到时自己如何交待?难道说,自己率军在东门外从头至尾坐视了一场战役?

    当明军大炮炸响时,吴胜兆有过一次进攻的冲动

    但发现后续明军并没有顺利破城时,吴胜兆的冲动就很快消失了

    自己需要做的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

    吴胜兆决定继续观战

    苏州城,清军确实有援兵到达了

    但援兵不足以激发守军如此高涨的士气

    随之而来的人,才是守军士气高涨的主因

    这来的人就是赫赫有名的大汉奸,时任招抚南方总督军务大学士洪承畴了

    这厮原本是在北京的

    因顺治对他的器重,任命他为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入内院佐理军务,授秘书院大学士,成为清朝首位汉人宰相

    可去年,多尔衮的“剃头令”激起了江南汉人的强烈抵抗,多尔衮只能派洪承畴取代多铎来江南灭火,任命他为招抚南方总督军务大学士,敕赐便宜行事,但对于“禁止机密”之事须与平南大将军贝勒勒克德浑参酌施行

    如今勒克德浑去了江西战场,杭州府被明军光复,且明军顺势而上,进行北伐

    这就让洪承畴在应天府有些坐不住了,如果苏州一失,那应天府就会被明军包围,成了江南一座孤城,那就无法向清廷交待了

    于是,细思之下,洪承畴亲自率一万镶黄旗八旗军前来支援苏州

    在洪承畴看来,这或许是大势之下的一朵小浪花,虽然夺目,但如流星一闪而逝

    在他看来,大明已经亡了,再顽强地反抗,只仅仅是徒劳

    既然如此,何不顺势而为呢?

    洪承畴决定,亲自来辗碎这只小蚂蚁,从而为自己在朝堂中的地位,再钉下一根铁钉

    ……

    第二日,战斗依旧惨烈

    连夜修复的南门终究还是无法抵挡明军的炮火,瞬间破碎

    可城墙上清军的炮火,一样在明军头上施虐

    骑兵依旧在对南门进行冲击,步兵依旧在悍不畏死地先登

    人命在这一刻,仅仅就是个数字

    哪怕他生前是一家的支柱,亦或者是人子、人夫、人父

    吴争已经丝毫不动容了,大大小小的战斗已经让他的神经大条

    他现在唯一的心思,就在东面为何还没有发起攻击,吴胜兆,你可千万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又是一天过去

    城墙依旧在清军手中

    就算有火炮的支援,明军的战损依旧比清军大

    两日进攻,明军的伤亡已经达三千人之众

    这几乎是参战兵员总数的二成

    这样的消耗战是很残酷的,比得就是谁抗不下去

    可也就是这一天下午,吴争终于知道城中守军为何会如此悍不畏死地抵抗了

    攻城时,时有守军士兵不断地掉下城墙

    有几个运气好的,摔在城墙下的尸体堆里,侥幸不死,就成了明军的俘虏

    从他们的嘴里,吴争终于知道,洪承畴到了苏州城

    这天晚上,吴争没有召集众将,只是一个人待在帐中木坐着

    “禀大人,找到吴胜兆部了,就在真义镇以西数十里处扎营”

    “可有进军动向?”

    “没有据当地村民讲,吴胜兆部已经驻留两日了”

    吴争闻听后,虽然愤怒,但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

    此消彼涨,如果吴胜兆部投敌,那敌人的实力就会大涨,现在至少能确定吴胜兆部还没有投敌,这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吴争想了想道:“替本官传信于吴胜兆,告诉他,苏州城中有洪承畴”

    “是”

    吴争不知道这话能不能让吴胜兆攻城,但吴争想试试,同时也告诉吴胜兆,清廷中有洪承畴这样的人在,就没有他吴胜兆的出头之日

    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自己将面对越来越多的清军涌来

    而且,绍兴府已经传来消息,台州府失守,清军已经向温州府进军,同时已经有前锋向绍兴靠近

    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虽然绍兴府有一万五千军队,可面对多铎和勒克德浑会师的兵力,恐怕是抗不住的

    必须尽快攻下苏州城,威慑应天府,攻敌必救,才能围魏救赵

    吴争开始召集死士营

    ……

    苏州城内,东城的府衙已经被洪承畴征用为行辕

    面对数十个文武官员,五十有四、脸型瘦削的洪承畴沉声道:“防守二日,我军依仗城墙之坚,居然数次被敌军攻上墙头,今日更是差点失守,诸位是想让本官在苏州城与城共亡吗?”

    从归降清廷起,洪承畴从不认为大明会赢

    与其让天下万万百姓在这兵火中煎熬,不如让清廷一统天下,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嘛

    “属下不敢!”众官员低头应道

    一个文官道:“禀大人,自大人亲自率军来援,城中军民士气高涨以下官之见,当遣一支偏师出城,袭扰城外明军,如此可乱敌军阵脚”

    一个武官出列道:“禀大学士,明军攻克杭州、嘉兴两府,继而逼降松江府,士气正旺,如果出城与之野战,恐怕结果未必如愿”

    文官回头反诘道:“董将军这可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难道董将军认为,大学士亲临苏州城督战,城中军民士气不如城外敌军吗?”

    武官怒道:“末将乃就事论事,这与大学士亲临城中何干?”

    另一名武官附和道:“末将以为董将军所言极是,出城野战,须分时机,我等能想到的,城外敌军主帅也能想到,若是遭遇伏击,恐怕得不偿失,请大学士三思”

    洪承畴板着脸冷冷道:“不必出城本官想看看,明日敌军如何攻城诸位,说说明日城防部署、如何应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