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十七章 攻入苏州城,但这就是个泥沼
    之前那个董姓武官道:“城外明军若无火炮相助,以这数万人马恐怕无法对苏州城造成威胁所以,要胜这场战斗,只须一个字——拖末将认为集中所有兵力于南门,与敌军打一场消耗战”

    之前那文官带着讥讽道:“董将军信誓旦旦地说,在南门与敌军打一场消耗战,敢问如何消耗啊,是消耗董将军麾下人马呢,还是消耗大学士带来的八旗军呢?还有,万一敌军分兵,从东面攻城,如果按董将军所言,集中大军于南门,到时如何应对,束手就擒吗?”

    董姓武将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回答?回答是,就是承认要消耗带来洪承畴的八旗军,那意欲何为?

    如果回答不是,好嘛,明日之后的消耗战,就你部去消耗吧,他敢应下吗?

    另一名武官助言道:“以末将看来,城外敌军所恃火炮之利,不会弃火炮而分兵,因为转移火炮实在太费劲,而仅仅凭普通士兵,要攻下东面两座城门,非常困难,至少明军无法分兵上万人去东面所以,末将以为,可往东面二门各派驻三千人,足以应对明军分兵之忧”

    洪承畴微微点头道:“此话有理,准!”

    董姓武将冲助言武将微微点头道谢,而冲了那文官狠狠地一瞪

    这些都看在洪承畴眼里,但他不加理会

    他要做的,只是化解城外明军的进攻,赶在多铎攻下绍兴府之前

    这样,平定江南的功劳才不会被多铎、博洛汲取

    而这关键之处在于,在苏州城消耗掉明军的有生力量

    由此,自己才能挥师南下,收复松江、嘉兴、杭州,与多铎隔江平分秋色

    至于这种麾下官员之间的龌龊,洪承畴不想参与、更不想管

    ……

    但洪承畴没有料到,城外明军会在第三日攻城时,以如此强悍的方式向他展示明人的血气

    从攻城一开始,在明军冒着矢石接近至城墙、竖起云梯

    这战场的气氛就不一样了

    登上云梯的是吴争的死士营

    他们为钱而战,但他们不仅仅是为钱而战

    利益的趋同,让他们悍不畏死

    这很重要

    军心、士气,在于上下一统,利益相符

    任何没有利益做支撑的理想、信仰都是耍流氓

    这句话,放在任何时代都是真理

    只是这个利益,有大有小,有公义,也有私利

    城墙上的守军,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

    他们依旧用惯用的方式,以箭矢、擂木、石块、金汤、滚油等手段,阻挠着明军登墙

    当第一声炸响后,守军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反应,巨大的气浪,吹翻了周边方圆数丈内的任何物体

    而接下去,接连不断地爆炸声,伴随着一朵朵浓烟,从城墙上涌起时,已经无法阻止了

    吴争忍着眼眶中流动的酸意,果断地下令总攻

    南门随即告破

    明军骑兵鱼贯冲进城门,与城内迎面而来的清军交战在一起

    无数的明军从云梯上登上城墙,然后冲下城去,如潮水般涌进每个街道

    城破了吗?

    没有!

    仅仅是城门告破

    城内的清军,有计划地进行着抵抗

    特别是洪承畴带来的镶黄旗汉军骑兵,战力相当强大,幸亏只有三千之数,否则吴争麾下近六千骑兵,恐怕会一战尽没

    但破城门之后,明军步兵与清军之间的攻防劣势也消失了

    在这场血腥的城内巷战中,比拼得是坚韧和决绝

    吴争不怕

    因为他带这来的是,从嘉定城经过的军队

    那座城池中血战而死的英魂和屈死的百姓冤魂,会激励着将士奋不顾身、悍不畏死

    而洪承畴虽然震惊,但同样不慌乱

    他也是久经沙场的儒将了,对破城只有惊,绝没有慌

    洪承畴惊得是明军何时具备了如此强悍的战力?

    要知道,这可是有三万八千人防御的大城

    城外明军不仅有如此多的火炮,足以压制城墙上己方火炮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种强悍的气性,在洪承畴二十多年的戎马生涯中,这也不多见,除了最初在镇压各地义军时,偶尔有过,其它时候……哎,老了,又想起了当初

    洪承畴迅速下令,清军依据各条街道进行抵抗,同时他将带来的八旗军五千步兵,部署在了府衙南边的衙置

    这一是防备明军万一突进,威胁到府衙行辕

    其二也是为了保护衙署西北方向的府库房安全,这府库可是重中之重啊

    洪承畴有条不紊地布置着,他到现在也不相信,区区数万苟延残喘的明军,真能击败自己

    而事实上,洪承畴的估量没错

    明军确实陷入了苦战

    吴争麾下大军的成份复杂,没有足够的时间整训,作起战来,很难形成统一

    夏完淳麾下二万多人,那更是混杂,所谓义军,顾名思义,就能领会其组成之人的成份

    幸好冲进了城,在这房舍、街道中各自为战,还真符合了这批人马的风格

    这也是能撑下去的主要原因

    否则,可以准确地说,攻入苏州城,就是取死之道

    听起来兵员很多,但遭遇上洪承畴带来的那些鞑子正规军,一万鞑子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何况还有守苏州的驻军

    吴争轻敌了

    在他看来,只要城门一破,大军往城里一冲,那么苏州城将手到擒来,这或许是前面几场规模不大的战斗连战连捷的原因吧,亦或许是吴争太渴望拿下苏州城,回去祭奠他叔了

    战斗就这么持续到下午

    这个时候,双方的实力基本都已经摆在了台面上

    吴争和洪承畴都已经看清了对方的路数和实力

    洪承畴心中大定,只要战到晚间,明军肯定支撑不住,必会溃散

    一家欢喜一家忧,吴争开始慌了

    这几万大军可是吴争赖以生存的基础,今日如果全部折损在此,再想翻身恐怕难了

    可问题是根本没法撤,任何军队都撒出去了,与清军胶着在一起,怎么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