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大的诱惑?
    于是,大军分兵,一路向南,一路向北。

    吴争此时虽然决定救援江阴,但依旧没有打算继续北伐的意思。

    回师,无非是救江阴百姓是水深火热之中,同时吴争也判断去江阴的清军不会多。

    因为从应天府而来的清军主力都集中在之前一战,清军没有足够的兵力调大军去屠一个已经没有多少人口的县城。

    所以,吴争认为以二千骑兵,足以解救江阴城之危。

    二千骑兵连夜赶路,至天明时,赶到江阴城外三十里处。

    稍作休整之后,吴争下令,攻城!

    这场仗没有任何悬念,土国宝太湖水盗出身,早年被洪承畴招降,得了一个总兵官职,从此成为了洪承畴的走狗。

    洪承畴降清之后,土国宝就变成了洪承畴手中一柄屠杀明人的刀。

    再屠江阴,其实也是出自洪承畴的命令。

    洪承畴在苏州兵败,撤退路上苏醒之后,就想到清军的困境。

    如果吴争趁势北上,那后果不堪预料,于是一面派人传信应天府来援,一面急令时任江宁巡抚的土国宝急进江阴,进行屠城。

    用意无非是想以此来吸引吴争的主意力。

    可洪承畴没有想到的是,吴胜兆的追兵被轻易击溃,而吴争部并没有紧随。

    这让洪承畴醒悟到明军的兵力不足,正好应天府援兵至,于是,一场反击开始了。

    更让洪承畴无法预料的是,吴争竟以寡击众,在高桥附近,以不到一天的时间,几乎全歼了一万多追兵。

    而这时,奉命前往屠城的土国宝才到达江阴两天,这两天,也就是数十个百姓从江阴赶到无锡城外官道,向吴争求救的时间。

    这两天中,土匪出身的土国宝没有按洪承畴的命令立即屠城,而是先在城中搜刮了一番。

    直到再也榨不出油水来,土国宝才令江阴知县协助屠杀。

    奈何刘知县虽然是清廷委任,可毕竟是读书人、汉人,这种天人共愤的事,自然明白做不得,于是拒绝了土国宝的命令。

    恼羞成怒的土国宝下令杀死了刘知县,于是一场屠杀开始了。

    好在土国宝带来的人数不多,仅三千人。

    想要屠杀满城一万多人口,不是一、二天能做得到的。

    而此时,大半年前十多万条人命的血腥味还未消去,满城的忠魂让江阴城中的百姓,有着与别处不同的血气。

    反抗,在大街小巷中暴发,土国宝部在满城杀人的同时,也在被百姓杀。

    就是这个时候,吴争率军到达江阴,对江阴城发起了攻击。

    已经不足三千的清军,根本无法控制住一个县城,甚至在满城百姓的反抗潮中,自顾不暇。

    何况土国宝根本就没有想到,明军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江阴城。

    在他看来,洪承畴已经与应天府援军会师,对明军的反击已经展开。

    明军就算不溃败,也无力染指江阴城。

    吴争带着二千骑兵,并没有从城门进入江阴,而是另辟蹊径。

    经过四十多万人鏊战的江阴城墙,早已破烂不堪,清廷也没有时间、没有财力去维修和整固。

    在那几个江阴少年的引领下,吴争部从一处倒塌的城墙处入了城。

    江阴城城池就像船一样,南面是它的头,北面是它的尾,吴争选在中间段入城,随即兵分两路,一路向南,一路向北,对城中正在与百姓缠斗的清军,进行了狙杀。

    清军猝不及防,他们早已分成了数十股,各自为战。

    在土国宝看来,城中义军不过是乌合之众,分兵进行各个击破,完全没有问题。

    这就造成了明军骑兵几乎是毫无迟滞地向南北两个方向推进。

    所过之处,清军纷纷溃败,转而被蜂涌而来的义军辗碎。

    此时,搜刮了城中钱财的土国宝,混然不知灭亡之时已经到来,他正在县衙清点着这几日的收获。

    一边点,还一边骂着,这一城的穷鬼。

    整个城搜刮下来,得了近十万两,确实穷了点。

    可问题是,这个城,早已在半年前,成了一座死城。

    尸臭依然淡淡地飘散在空气中。

    被焚烧的二万七千堆骨灰,足以堆成一座山。

    如今的一万多人,能搜刮出十万两,已是不易。

    就在土国宝惆怅没有达到目的之时,吴争率一众亲卫击破县衙大门冲入。

    土国宝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明军士兵团团围住。

    他还想抽刀反抗,被一名明军迅猛地一踹,软倒在地。

    几名明军一涌而上,将土国宝死死地按在了地上,然后五花大绑起来。

    至此,江阴城光复,城中除了零星的清军逃窜,已经再无大的战斗。

    而那些逃窜的清军,终究无法从当地百姓的眼皮子底下逃脱。

    一个个如老鼠般被捉了出来,然后死无全尸。

    这些场面太过血腥,可对于江阴城百姓而言,再血腥也不解他们心中之恨。

    等吴争走出衙门之时,江阴城中再也寻不到一具完整的清军尸体。

    不,准确的说,还有一具。

    不,不应该说一具,而是一个活人,土国宝。

    吴争自然不会仁慈到去赦免一个罪大恶极的汉奸、屠夫。

    但土国宝显然有自保能力。

    他的反应非常快,在被俘虏之后,见到吴争,从吴争口中得知一万多清军追兵几乎全军覆没时,他的第一句话是,“只要不杀我,我有绝密相告。”

    吴争开始不信。

    但土国宝接下去的话,让吴争动了心,“我发誓,这个绝密足以改变整个江南战局。”

    土国宝是江宁巡抚,又是洪承畴的心腹,从这两点,吴争不能不动心。

    “说吧。如果你所说属实,本官不杀你。”吴争沉声道。

    土国宝追证道:“你发誓。”

    吴争道:“本官发誓,若土国宝所言属实,本官绝不加害。”

    土国宝信了,这个时候想不信也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他开口道出了一个秘密,“应天府中已经没有八旗军了,在一万人马奉命增援常州后,应天府中仅有五千明军降军,而且皆是老弱病残。”

    吴争闻之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