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小人物干了大事情
    但这可能吗?

    先不说方享会不会向上反应这件事,就算真去反应,清廷或者多铎能买一个区区县令的帐?

    更何况方享早就降了清,哪还将自己视为明人?

    等民众一散,他便写了一道密信,派人送往常州府,欲交于时任常州知府宗灏,信中称江阴已反,速派军前来征剿。

    可方享没有想到的是,县衙之中可不都是象他这样的贰臣,有人早将他的举动传了出去。

    一夜之间,这消息传遍了整个江阴城,次日凌晨,数万闻风而至的百姓,带着擒获的方享派出的信使,赶到县衙,将还在被窝的方亨以及县衙主簿莫士英抓了起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箭发难收了,秀才许用与季世美等人倡言守城,两人登高一呼,万众立即群起响应,民众一致推举典史陈明遇统领守城。

    陈明遇本就有勤王的意愿,自然一口答应,接下来他会集各路义民,于文庙明伦堂设下明太祖朱元璋的牌位,举行抗清守城誓师大会,举起了反对剃发令的大旗!

    自此,江阴正式脱离清廷,造“反”了。

    陈明遇当时做了三件事,一是放不愿顺从抗清的百姓出城,二是打开武库,给义军发放库藏兵器,三是号召民众捐款捐物。

    当时有一侨居江阴的徽商程璧,一个人就一下子捐了三万五千两银子!

    六月初五,陈明遇率军,在江阴城西南十八里的秦望山下设下埋伏,击退了前来袭击江阴的常州府清兵。

    在俘虏口中得知城中有细作与外联络,于是下令城中凡举报奸细者,赏银五十两!

    由此陈明遇得到了回报,从一名细作身上搜出了标有兵力部署的手绘江阴地图一张以及一封被关在牢里的方亨,写给豫亲王多铎的求救信。

    信中还牵出了江阴城中秀才沈曰敬、县吏吴大成、任粹然等人,陈明遇迅速下令抓捕。

    沈曰敬侥幸逃脱,吴大成等人都被斩首。

    任粹然与陈明遇是旧识,在临刑前对陈明遇道,清军武器精良,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陈明遇回报冷笑,我的事无需你操心,你好自上路吧!

    之后,陈明遇下令处决了县令方亨、主簿莫士英以及前守备陈瑞之等人,只有陈瑞之的长子因擅长制造军械而被赦免。

    此时清常州知府宗灏,一面紧急向南京的豫亲王多铎求援,一面又派出数千人马,水陆并进,企图把江阴义军消灭在萌芽状态。

    陈明遇闻讯派北门义军首领季世美领兵前去迎击。

    正是此战,江阴义军遭受了首次兵败,出战的义军全军覆没,义军首领季世美等阵亡。

    由此陈明遇认清了一个事实,他体悟到义军中虽然有大批热血男儿,但这些人毕竟都没有军事经验,不懂用兵之道,用来冲锋陷阵还行,要统帅全军则难以胜任。

    细思之下,他想到了一个人,阎应元。

    阎应元,字丽亨,直隶通州人,此人武秀才出身,不仅善于骑射,而且精通兵法,是个罕见的将才,是江阴前任典史。

    阎应元在江阴是有战绩的,江阴临海,几年前有海盗大举入寇,正逢知县不在,阎应元临危受命,在大街高声一呼,聚集起上千人,每人发一竹竿,就这么率领一群乌合之众,击退了来势汹汹的海盗,由此一战成名。

    陈明遇于是去请阎应元出山。

    阎应元一听陈明遇来意,慨然应允。

    带了数十家丁,告别家中老母,随陈明遇去了江阴城。

    壮士一诺值千金。

    请得阎应元的陈明遇不恋权柄,将统帅全城的大权让渡于阎应元。

    阎应元也不客气,接过大权,立即做了四件事:首先,下令将前任兵备道徐世荫、曾化龙所储存的火药、火器全部收集起来。

    其次,召集城中富户、乡绅,请他们捐钱捐物,之前一人就捐了三万五千两的徽商程璧,此次更是毁家杼难,捐出白银十五万两之多。

    然后阎应元下令统计城中住户,将青壮全部集合起来,并分配各主将具体负责哪个方向,同时下令封堵城门,一天十二时辰必须有人值守。

    最后,以季从孝、何常、何泰等人为主将,组建起一支名叫冲锋营的军队。

    自此,江阴城义军的战斗力上升了不止一个台阶。

    可也因此,江阴城悲壮的一幕正式上演,就象老者之前所说,满城百姓,破城之后,幸存者仅五十三人,无一人降者。

    八月二十一日,清军调集数十门红衣大炮,狂轰江阴城东北角。

    城墙被轰塌之后,清军冲入城中。

    正在东门城楼指挥作战的阎应元,明白无力回天,他从容提笔,在城楼木门上写下了传诵后世、令人回肠荡气的一联,

    “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

    十万人同心死义,留大明三百里江山。”

    写完掷笔,原想率身边数百人突围,可终究晚了,被清军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此时的阎应元已身中三箭,自知不可能突围了,平静地对身边士兵道,天意如此,非战之罪。

    说完,投入身边的水塘自尽。

    可水塘浅,淹不死人。

    他也不象夏完淳他爹,有着足够的时间,活活将自己憋死。

    四面涌来的清军,用拖钩将阎应元从池塘中钩起,阎应元被俘,后因伤势过重,于次日殉国。

    清军攻破江阴城,可大街小巷的战斗依旧在继续。

    血性的江阴义军依旧在各自为战。

    陈明遇战死在大街上,尸体靠在临街墙上,手中还紧握着钢刀,他的家人在城破之时,举家自焚,无一人偷生。

    冯厚敦在文庙明伦堂自缢,家人则悉数投井。

    中书舍人戚勋、秀才许用等举家自焚。

    季从孝力战而死……。

    令人震撼的不只是这些,满城百姓,妇孺老弱,竟不约而同地选择赴死。

    或投梁,或跳水,或蹈火,或自刎。

    这一夜,江阴城中的池塘、水井,已经不够用了。

    仅一口四眼井中,投井之人竟多达数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