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人有脊梁
    ps:感谢“书友20190412105505499”打赏。

    这一抹悲壮,竟与南宋灭亡,数以万计的人投海自尽如此得相象。

    谁说南人没有脊梁?

    谁敢说南人没有血性?

    从崇祯上吊到清军渡江南下,扬州十日,江阴八十一日,嘉定三屠,南人死了多少人?杀了多少鞑子?

    竟让有些后人如此糟践江南百姓?

    如果没有南人不计代价的抗争,如果南人也象北人那么遮脸乞降,哪来三十多年残明悲壮的抗清史?

    明人有血性,南人更甚之!

    江阴城不该这么被攻破。

    江阴周边各县但凡有一、二县响应、策应,或许还能坚持地更久些。

    可当时同属常州府的其他四个县,却顺从地剃了发,做了满清顺民。

    这不得不令人悲哀,一样江水养百样人啊!

    而数百里外的松江府陈子龙、夏允彝也在率领义军搞清;嘉定府也因奋起抗击遭受了与江阴城同样的惨剧。

    或许这一切本可以避免,可就算避免了,那又能如何?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就在吴争思绪万千之时,老头一把掀开包裹的麻布,“大将军请看,这便是当日鞑子二王所率百人登城时所穿甲胄。当日鞑子二王被杀,割下了头颅,他所率百名登上城墙的鞑子也被全歼,阎公令人剥下这些甲胄,只是当时我军是守城,用不上这些,就一直囤积在西城寺塔之中。如今大将军欲克常州,定能用上。”

    吴争上前两步看去,甲胄乃数层牛皮粘合而成,一层便有一节手指厚,何况是三层?

    最外一层,还挂以铁片遮护,怪不得枪刺、刀砍皆伤其不得。

    吴争伸手,拎了一领甲胄,可差点没拎起来。

    吴争的力气不算小了,一只手竟没一下子拎起,这让吴争有些惊愕。

    聚起劲,吴争再次用右手往上一提,这才拎了起来。

    顿了顿,吴争感觉,这一领铠甲,少说也有五六十斤吧,这要是体格稍士兵,穿上之后怕是走不动路了。

    钱翘恭好奇地上前,从吴争手里接过铠甲。

    吴争故意将手迅速一松,钱翘恭手忽地一沉,要不是他反应快,将另一只手递上,怕是单手接不住,掉在地上了。

    钱翘恭双手颠了颠,终于红着脸摇摇头道:“我恐怕用不上。”

    身后将领眼馋这些铠甲,一个个上前来试,可惜竟无人能自告奋勇去试穿铠甲。

    吴争有些脸红,手下仅没有一个让他长脸的。

    这时吴争想念起池二憨来,要是这小子在,应该可以承受得了这领铠甲。

    老头微笑着看着吴争,道:“大将军何不让其他军官也来试试?”

    吴争眼睛一亮,就是,体格这东西因人而异,这数千军队中,找出些体格强健的应该不难吧?

    于是吴争下令,令前行的军队原路返回。

    好在此时大军前行没多久,也就走出几里路。

    一会儿,大军就返回至江阴西门。

    果然,试到百户一级军官时,就有三人能穿上铠甲,行走自如了。

    这三人便是吴易麾下义军头领,孙兆奎和沈自炳、沈自駉兄弟。

    吴争见状大喜,立即下令,以孙兆奎为百户,沈自炳、沈自駉兄弟为副百户,从军中遴选一百体格强壮之人,就地组建先登营。

    这时,老头领着两个十五六岁少年来到吴争面前。

    “这是当时替阎公制造弓弩的黄鸣岗遗孤,名黄得胜,当日在城破之时,躲于桥下逃得一命。黄家家学渊源,或能为大将军效力。”老头指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说道。

    “你愿意在本官麾下从军吗?”

    “若能替先父报仇,我死都愿意!”少年黄得胜回答道。

    吴争点点头,“那就跟在本官身边吧。”

    老头又将另一少年推上前来,“这是当日义军首领季从孝的幼弟季从廉,随他兄长配得一手剧毒之药,也能为大将军效力。”

    那少年季从廉向吴争单膝跪下,拱手道:“我愿追随大将军杀尽常州建虏。”

    吴争一愣,看着季从廉眼中一抹坚定的神色,点头道:“不仅仅是常州建虏,还有这天下建虏,皆须扫清。”

    季从廉抿嘴改口道:“我愿追随大将军杀尽天下建虏。”

    “好!”吴争赞道。

    在江阴百姓的帮助下,将大缸火药置于板车上,大军再次开拔。

    吴争向对面江阴百姓拱手长揖,大声道:“不独为礼让之邑,江阴实称忠献之邦,长江砥柱,允足表峙东南也。北伐有成之日,吴争当返此地,为江阴城十万忠魂树碑立传。”

    在吴争看来,扬州十日是史可法带领大明正规军打的,这是一个政权面对另一个政权的斗争,虽然也很了不起,但也是份内之事。

    嘉定三屠,吴争叔叔与数百勇士战至最后一刻,以身殉国,虽说悲壮,也是份内中事。

    但江阴城就不同,这是一个小县城里的普通百姓自发的抗争,在一个已经退休的典史阎应元的指挥下,抱定必死的决心,与二十多万清军作战,以一座小小孤城,竟坚持了八十一天。

    全城九万多百姓最后仅存五十三人。

    这些人才是汉民族,真正的脊梁!!!

    江阴抗清所取得的成就,确实是个个例,不具可复制性。

    首先是江阴人的血性,其次是主将的才能。

    如果不是阎应无、陈明遇、冯厚敦等人的指挥能力、人格魅力和号召力,换个人统帅,就不可能有此成就。

    这倒不是贬低其它各地明人的能力,只是江阴城中所发生的一切,是由无数先决条件综合在一起,有其客观性,当然也有必然。

    譬如江阴城抗清之前,是已经降了清的,这不是说江阴百姓也曾走错路,毕竟只是普通百姓,难以力挽狂澜,救大明江山于将倾。

    所以,在清廷颁布剃发令之后,由民间乡绅、诸生引导反抗,才将整个城的百姓带动,这一点勿容质疑。

    有句话说得好,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任何时候,一个或者几个卓越的领导人,足以改写历史。